正文

《一直忘了说,我有多爱你》 第三章(6)

一直忘了说,我有多爱你 作者:苗亦有秀


刘玫愉悦地笑起来,拍了拍她的肩膀鼓励道:“醉得好!继续努力!”

那娜愣住了,傻傻地张着嘴,疑惑地“啊”了一声。

刘玫畅快地笑着,冷冷地轻哼,幸灾乐祸地说:“我早就看他那一脸的臭德行不顺眼了!”

那娜有些反应不过来。刘玫的好奇心被满足了,站起身往外走:“傻愣着干吗,你不管你那小侄子了?”

那娜被转移了注意力,瞬间把那点子纠结抛到了天外,跟在刘护士长身后往办公室走去,那远依然乖巧无比地坐在原地等她。

“小远,这是刘阿姨。”

那远小朋友在外人面前一向礼貌懂事,立马嘴巴甜甜地喊道:“刘阿姨好。”

粉嫩可爱的小正太笑眯眯的很讨喜,没有几个女人能抵挡得了。特别是刘玫这样已经做了很多年母亲的“怪阿姨”,被萌得心肝直颤,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捏上那远肉嘟嘟的脸蛋,揉啊揉的舍不得撒手。

那远小朋友忍着怪阿姨的凶残蹂躏,包子似的小脸被揉捏得泛了红,才终于得以解脱。

那远刚一脱离“魔爪”就滑下椅子,躲在小姑的大腿后面,抱着她的腿往外拖:“小姑我们快去看医生吧,我牙齿又开始疼了……”

说着说着,那远还配合地露出痛苦的表情,哎哟哎哟叫了起来。

那娜对他的小心思自然清楚,可被小正太快萌化了的刘玫并没在意,闻言连忙让那娜带他去门诊楼。

那娜抄下刘玫就诊卡上的编号,拉着那远和大家道别。

上午的病人一向很多,很多人为了顺利挂到某位专家的号,都是早早就等在门口排队,就这样很多时候还有不少人排不上队,直到医生们下班了还轮不到自己看病。

那娜拉着小远在门口徘徊,看墙上贴的医生介绍,还没决定要找哪个医生帮忙,就听到身后有人喊自己。

那娜回头看去,看见魏哲笑着对自己挥了挥手。

那娜露出大大的笑容问:“你怎么在这儿?是下来突击检查的吗?”

魏哲玩笑道:“是啊,正好逮到你上班时间偷懒闲逛。”

那娜知道魏哲在逗自己,也不担心,拉过那远说:“我今天可不上班,我是带我小侄子过来看病的。”

那远乖乖地喊人:“叔叔好。”

魏哲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小宝贝你好,真乖!”

魏哲看了看候诊区的病人,直接对那娜说:“这会儿子估计都在忙……你跟我来,我带你去找赵医生,我的牙齿一直都是他看的。”

那娜连忙拉着那远跟上:“不耽误你工作吧?”

魏哲摇摇头:“没事,我也是忙完了才下来帮人到药房拿点药,正好遇见你。”

赵医生正好刚刚处理完一个病人,魏哲瞅到空隙立马叫道:“赵叔还在忙啊!”

赵医生显然和他很熟,看到他原本板着的脸微微和缓下来:“你小子又哪颗牙齿出问题了?”

魏哲摇了摇头:“这回可不是我,是这位小朋友。”

赵医生看了看紧跟着他进门的俩人,目光在那娜和魏哲之间转了转,面露了然,呵呵笑道:“你的小女朋友也是本院的?行啊,让小朋友过来吧。”

那娜尴尬得脸色一红,刚要解释两人不是那种关系,就听魏哲笑道:“小远别怕,赵医生看病一点都不疼。”

那远惶恐地躺在治疗椅上,一手仍牢牢拉着小姑不放,张大了嘴巴任医生拿着冰冷的器械戳来敲去。

赵医生一边检查一边问:“小孩多大了?”

“五岁多。”那娜说,“昨晚他右边牙齿疼得厉害,脸都肿得老高。”

赵医生放下器械,语带责备地说:“才五岁后面牙齿就坏成这样,家长也太不负责任了。那颗牙要十来岁才会换,过早缺失对以后牙齿的发育会有影响,现在必须做治疗。”

那娜忙不迭地问:“怎么治疗?”

赵医生淡淡地说:“打麻药然后根管治疗。”

那远一听要打麻药,立马害怕地坐起来,瞪着乌溜溜的大眼问:“打麻药疼吗?”

魏哲安抚地摸了摸他的脑袋,笑着说:“不疼。叔叔以前也打过,还拔过牙呢。这位伯伯技术很好,一点也不疼。”

那远不安地动了动,可怜巴巴地瞅着那娜:“小姑,可不可以不打针?”

那娜板起脸严肃地说:“不可以!小远乖,治好了以后就不会再疼了啊,听话!”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Copyright © 899彩票 www.qunyinsh.com 2005-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