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直忘了说,我有多爱你》 第二章(13)

一直忘了说,我有多爱你 作者:苗亦有秀


一夜安眠,那娜睡得很沉,醒来的时候还有点反应不过来,懒懒地翻了个身,一下子撞进了衣衫半敞的怀里。

硬硬的精练胸膛绝不是同性所有,那娜顿时惊恐地感受到自己的赤裸,尖叫一声手忙脚乱地拽过被子裹在身上。

聂唯平拧着眉,不满地睁开眼,一脸被吵醒的暴躁,扒了扒头发不耐烦地问:“叫什么叫,吵死了!”

那娜一副被恶霸欺凌了的黄花大闺女模样,双手扯着被子紧紧按在胸前,悲愤地吼道:“你……你……你个流氓!你昨晚……你对我……”

那娜憋得脸色通红,实在说不出口。

聂唯平打了个哈欠,漫不经心地撑起脑袋,嗤笑一声说:“你又不是美若天仙,我能对你做什么?”

那娜闻言一愣,也的确没感到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疑惑地看着他问:“那我的衣服……”

“哦……”聂唯平漫不经心地说,“我脱的。”

那娜瞬间瞪大了眼:“你……你……”

“别多想!”聂唯平淡淡地说,“你昨天吐了一身,我是好心才帮你脱了脏衣服。”

那娜羞愤至极,憋了许久愤然怒吼:“那也不能脱我衣服啊!男女有别你懂不懂!”

聂唯平哼笑一声,懒洋洋地坐起来靠在床头,不无嘲讽道:“我见过的裸体比你见过的人还多。你放心,就你那该有的没,该瘦的肥,干瘪瘪的身材,我半点兴致都没有!”

那娜勃然大怒,脑子一抽,傲然道:“再没有,也比你强!”

聂唯平呆了呆,猛然大笑,边笑边摇着头说:“你跟男人比胸大……你也真够出息。”

聂唯平已经很久没这么开怀大笑了,只觉得这只小土包子格外有趣,一看到她那张软糯好欺的包子脸,就止不住地心痒难耐,想捏在掌心撩拨一番。

那娜又气又羞,尴尬地愣在那里,气鼓鼓地瞪着身边的男人。

聂唯平笑了个够,鄙视地在她胸前瞄来瞄去,悠悠然地讥讽道:“再说了,你那也算是胸?称之为胸都是对女性的侮辱。”

说着嘴角一翘,恶劣地笑起来:“你那啊……就跟背上长了俩青春痘一样,半点看头都没有。”

兔子急了还咬人,那娜脾气再好也受不了聂唯平那张缺德的嘴,最后一句太过毒舌,直接点燃了她隐忍许久的怒火。她奓毛地一蹦而起,恼羞成怒地扑上去,张牙舞爪地冲聂唯平扬扬得意的可恶嘴脸挠了过去。

宾馆的弹簧床太软,那娜被身上缠着的被子一绊,然后弹了起来重重摔在聂唯平的身上。

聂唯平反应很快,那娜一爪子挠过来的时候就迅速侧过了脸,却没料到小土包子头脑简单四肢却一点都不发达,直接砸了过来,结果仰起的下巴正好迎上了那娜龇着的两颗门牙。

“嗷——”

聂唯平被突如其来的疼痛刺激得忍不住惨号,锐利的牙齿直接撞到了骨头,痛得他眼泪都差点出来了。

那娜也很疼,几乎整个人都趴在聂唯平的身上,猝不及防之下一口啃上没多少肉来缓冲的下巴,磕得她牙根发酸。

聂唯平一把将人扯开,解救出自己的下巴,咬牙切齿地开口道:“你还要压着我多久?”

那娜这才发现两人衣衫不整地叠在一起,手忙脚乱地从他身上爬起来,一不留神膝盖重重顶在聂唯平的小腹下方。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Copyright © 899彩票 www.qunyinsh.com 2005-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