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直忘了说,我有多爱你》 第二章(11)

一直忘了说,我有多爱你 作者:苗亦有秀


聂唯平很是有些震惊,没想到小土包子还真是半点酒量都没有,居然才一杯就已经醉了。

聂唯平不可置信地伸出手,在她眼前挥了挥,却被一巴掌打开。

那娜瞪着溜圆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聂唯平,让他突然升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聂唯平连忙端起手边的一碗甜汤,还没来得及灌给她醒酒,就见小土包子鼻头一皱,一脸委屈地大声道:“聂医生,你怎么那么小心眼!为了点芝麻绿豆大的屁事时不时找我麻烦,你这人真是小气又刻薄,讨厌死了!”

脆生生的话音一落,满室寂静,聂唯平的脸瞬间绿了。

那娜无知无觉地瞪着他,突然打了个响亮的酒嗝,咧开嘴傻呵呵地笑起来,眼神梦幻,流着口水花痴道:“不过你做手术的样子……超!级!帅!”

聂唯平的脸绿了黑,黑了白,五颜六色十分精彩。

不知道是谁,一个没忍住扑哧笑出了声,打破了诡异的沉默,包间里瞬时爆发出惊天动地的笑声。原本就喝高了的那些人更加肆无忌惮,一边大笑一边拍着桌子,嘴里还不停说些暧昧的话来调侃。

那娜压根搞不清楚状况,只觉得头晕晕的,身子轻飘飘的,茫然地眨了眨眼,皱着眉满脸不高兴地嘟囔:“吵死了!再吵……放聂医生出来,用嘴巴毒死你们!”

众人的笑声顿时更大了,还有人笑得太厉害打翻了碗碟。气氛高涨,只可惜这份热烈是用自己的笑话换来的,所以聂唯平一点也不觉得高兴。

聂唯平脸色阴得能滴出水来,镜片仿佛在冰水里淬过,寒光冷厉,盯着小土包子恨不能将她生吞活剥了。

聂唯平霍然起身,一把拎起那娜,极力压抑着怒火,冷淡至极地说:“谢谢各位的热情款待,明天还要赶回去,小那护士已经醉了,真是抱歉,我们得先走一步了。”

陈院长乐呵呵地起身挽留:“聂医生走这么早干什么,菜还没吃几口呢,多喝两杯再走,没关系的。”

聂唯平态度不容拒绝:“实在对不起,我们这就告辞了,各位玩得尽兴。”

说完,聂唯平再也不理会大家的客气挽留,提溜着彻底晕菜的小土包子大步离开。

幸亏那娜老实到骨子里,连喝醉了也不怎么闹腾,虽然有些胆肥,也不过是口头上撒撒泼,整个人还算乖巧,一路被聂唯平拽着也不反抗,倒是让他省事不少。

县城地方本就不大,没多久就回到了宾馆,聂唯平黑着脸走得飞快,抓着那娜进了她自己的房间。

那娜被粗鲁地丢在床上,酒劲上涌憋得她脸色通红,难受得蹭了蹭枕头,哼哼唧唧地蜷缩起身子。

聂唯平摘下眼镜,疲惫地捏了捏眉心,他当初干吗这么想不开,非要带上这么一个麻烦不可。

看吧,小土包子就是不让人省心!没折腾得了她报仇,反倒害得自己一再丢脸,这下倒好,丢人都丢到县城来了!

聂唯平无奈地叹了口气,走到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那娜。醉得人事不省的小姑娘难受地抱着被子,红红的小脸可怜巴巴地皱着,让他实在硬不起心肠将她一个人丢在房间置之不理。

聂唯平伸出手戳了戳她鼓鼓的小脸,滑滑嫩嫩的皮肤带着异样的热度,让他的指尖有些失控,不由得加大了力气,戳得那娜睁开了眼,雾气朦胧地瞅着他。

聂唯平不自在地收回手,语气不善地问:“醒了?”

那娜头痛欲裂,朦朦胧胧中看见床边站了个人,低沉好听的声音让她一下子愣住了。

聂唯平不知道为什么,被她这么直直地瞅着突然就有点心虚,刚想说点什么,就见那娜小嘴一咧,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像是受尽欺负的迷路小孩,那娜腾地直起身,紧紧搂住聂唯平的脖子,肆意宣泄着内心的委屈,号啕大哭道:“哥——”

猝不及防之下聂唯平差点被勒断脖子,条件反射地抓住那娜的肩膀就要将她从怀里推开,可感觉到脖子蓦地被温热的液体打湿,手上就再也使不上力来。

聂唯平低低叹息一声,双手缓缓滑过她的肩膀,将她抱在怀里,安抚地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长久希望渺茫的等待,独自一人扛下重担的艰辛,对未来生活的茫然,都在酒精的作用下涌上了心头。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Copyright © 899彩票 www.qunyinsh.com 2005-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