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直忘了说,我有多爱你》 第二章(7)

一直忘了说,我有多爱你 作者:苗亦有秀


聂唯平出身在医学世家,在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经常被一个电话喊走,不管在做什么,只要有病人需要他们,都会立即赶过去。

聂唯平十分憎恨那部总在不恰当的时候响起的电话,就因为它,夺去了父母对自己的关注,让他无数次被父母丢下,过着无人过问的孤独生活。

直到后来,他因为一时意气走上了这条路,才真正明白,最怕电话声响的,永远是那些随时待命的医生……

而现在,在他早已习惯了自己照顾自己的生活,在他已经忘记了小时候最简单的渴求时,有一个人却记挂着他,细心猜测着自己的心思。

那娜捧得手都酸了,而且沸水泡面隔着薄薄的一次性纸碗,烫得她快坚持不了了。

那娜倒是不担心聂唯平会嫌弃方便面是垃圾食品,医生是最讲究的,有时候却又可以最不讲究。他们会很注重营养均衡,拒绝不健康食品,即便再讨厌,只为了其中富含的某种营养,也会强逼着自己吃下去。

但是上班的时候,忙起来可以一直饿着肚子,吃油腻不卫生的食堂大锅菜,或者三更半夜在值班室分享从小护士那里扒拉来的各种零食。

所以现在聂唯平一直神色莫名地静默着,那娜只以为他还因为之前的误会别扭着,连忙冲他讨好地咧开嘴。

“我在里面加了卤蛋和火腿……聂医生别嫌弃啊。”

聂唯平皱起眉,不情不愿地接过来,挂着迁就的表情不耐烦道:“行了行了,你加再多材料也掩盖不了它是垃圾食品的事实。”

那娜松了口气,搓了搓手笑着说:“偶尔吃一次嘛……那聂医生你趁热吃吧,我不打扰你了。”

那娜刚要走,却觉得手腕一紧,惊讶地回头问道:“怎么了?”

聂唯平一手托着泡面,一手拽着她的胳膊,口气不善地命令道:“张开手!”

那娜愣了愣,听话地摊开了手掌。

柔软的掌心被烫得很红,甚至有点微微的肿。

聂唯平牢牢握着她的手,垂着眼一言不发。

那娜不安地缩了缩手,小心翼翼地开口:“聂医生你放心,我泡面之前洗手了,很干净……”

聂唯平:“……”

聂唯平一用力,猛然甩开她的手,不自然地干咳一声,冷冷地嘲讽道:“房间里有托盘没看见吗?白瞎了贼大的一双眼!回头烫伤了又可以诬赖我虐待你了是吧!”

那娜被吓得脑袋一缩,鼓起勇气解释道:“我看托盘里放了……呃,东西,以为不能随便拿出来用……”

聂唯平冷笑,不客气地鄙视了她一眼,然后退后一步踢上门。

那娜满脸茫然,嘟着嘴冲房门挥了挥拳头,小声嘀咕道:“真难伺候!”

聂唯平有些恼怒地关了门,果然是小土包子,连宾馆里什么能用都不知道!

将泡面放在桌子上,聂唯平一眼就看到了托盘,摆在桌子中间十分醒目。更醒目的是……托盘里颜色妖娆包装暧昧的安全套。

好吧,托盘里的东西果然不能随便用……

聂唯平拿叉子的手一僵,脸色有些不太好看,暗骂这破宾馆果然不上档次,一点也没有高档酒店的含蓄。

因为第二天早上就要开始手术,晚上两人都没有出去活动,吃完泡面早早就睡了。

早上六点多,聂唯平起床在屋里活动了一会儿,打电话叫了两份早餐。

动脉瘤手术经常会出现各种突发状况,手术时间不一定,所以聂唯平特意吃得很饱。

等到医院的时候,正好是开始上班的时间,聂唯平一句废话也没有,直接带着那娜去手术室换衣服准备。

医院很小,手术室换衣间破旧不堪,聂唯平忍着角落鞋架上散发的臭味,飞快地换上手术衣,戴上帽子口罩就进了手术室。

整个医院只有不到十间小小的手术室,门口是刷手的水池,用的居然不是洗手液,而是肥皂水。

聂唯平心里叹气,拿起刷子蘸了肥皂水开始仔仔细细从指尖刷起。

条件这么差,万一术中出现什么问题,很可能病人就醒不过来了。

聂唯平进了手术室,那娜已经开始在旁边整理器械了。

病人毫无知觉地躺在手术台上,脑袋固定在C形钳里,已经由麻醉师气管插管过了,卢主任正在给他剃头发。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Copyright © 899彩票 www.qunyinsh.com 2005-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