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直忘了说,我有多爱你》 第二章(5)

一直忘了说,我有多爱你 作者:苗亦有秀


虽说那娜在深山老林里实习了一年,可正儿八经地作为三甲总院护理代表,上山下乡进行医疗支援还是头一次,小兴奋的同时还有一点点自豪。

虽然是个无关紧要的跟班,但好歹也是总院来的人。

那娜和聂唯平被医院的专车送到目的地,县医院的院长和外科主任已经带领十几个人在大门口等候许久了。

那娜率先跳下车,立马被这阵仗吓了一跳,受宠若惊地跟每个人握手寒暄。再一看随之下来的聂医生,冷峻的脸上挂着疏离的微笑,对众人微微颔首,便神色淡漠地立在一边,浑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冷。

院长赔着笑上前,想跟风头正盛的外科新秀客套一番,还没张口就被聂唯平打断了。

“时间不多,先说说病人的具体情况吧。”

院长脸上的笑立马有点僵硬,招手示意后面一个人上前,介绍道:“这是病人的主治医生,卢主任。”

聂唯平点了点头:“你好,麻烦你先说下病人现在的状况。”

卢主任鼻梁上架着副厚重的眼镜,头发稀疏,鬓角灰白,操着浓浓的地方口音说:“病人情况比较稳定,术前检查一切良好,X线片显示有两个瘤体在椎动脉……”

聂唯平听得很费劲,皱眉问道:“病人的年龄、病史、药物过敏史等等情况呢?”

卢主任哪里记得清这些东西,支支吾吾地说:“病人五十多岁吧,既往病史没多大妨碍……应该没什么药物过敏的吧,之前没怎么体检过,否定高血压史……哦,对了,病人叫王术……”

“名字不用说了,告诉我病号就行。”聂唯平有点头疼,“药物过敏史也不清楚吗?算了,现在去病房,把病历给我看看。”

卢主任忙不迭点头,却被院长推了一把。

院长冲他使了个眼色,转过脸笑呵呵地对聂唯平说:“不急不急,聂医生远道而来,这都中午了,咱们先一起吃个饭,休息休息,下午再去看病人。”

聂唯平停下脚步,冷冷地看着他,镜片反射出锐利的冷光,语带嘲讽地问:“如果卢主任没说错,病人脑子里有两个动脉瘤对不对?你应该知道这两个动脉瘤随时有爆裂的可能吧?病人脑袋里装了两颗不定时的炸弹……你还有心思让我跟你公款腐败?”

院长被这番不客气的话说得面红耳赤,他也是按照国内不成文的规则做事,上头有人前来,理所当然要摆出些名堂“接风洗尘”。

一派好心,不领情也就算了,还被冷嘲热讽一番……院长怎么说也算小有权力,在小县城最大的医院任职久了,冷不防被人抽了一耳光,心里很有些生气。

不过长期居于高位的人都善于装腔作势,不管多不高兴,依然笑得孙子似的赔不是:“对对对,聂医生一说我才意识到,动脉瘤随时可能危及生命,片刻也耽误不得……聂医生不仅医术高明,医德更是崇高,真是让我们佩服……治病救人最重要,病人的健康才是第一位。”

聂唯平心里很不耐烦这些虚情假意的应酬,嘴巴更是不会留情,轻蔑地斜了他一眼,继续讥讽道:“还得我提醒才能意识到啊?您这神经可真够粗壮的,很对得起您这浑圆的啤酒肚……好在您个子够矮,不然神经线太长,传导会更久,反应岂不是要更慢?”

那娜头垂得很低,下巴都戳到胸前了,死死咬着唇憋住笑,生怕自己一不小心笑出声来。

聂唯平的毒舌,等闲之人哪里扛得住,院长深恨自己嘴贱跟他客气,脸色青白地败下阵来,灰溜溜地找了个借口遁走,决定在这尊瘟神离开前坚决不露面。

院长一走,剩下的只有倒霉的卢主任,谢了顶的脑门一片光亮,全是密密麻麻的汗水,阳光一照,煞是喜感。

那娜颇为同情地瞅了眼卢主任颤巍巍的背影,默不作声地走在聂唯平身边。

聂唯平工作起来一向雷厉风行,更何况医生本来就是跟死神较劲,早一点时间,就能多一分生机。所以他才会在一开始就冷言冷语,将没必要的应酬干脆利落地阻挡回去,省得又要费尽口舌去推托。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Copyright © 899彩票 www.qunyinsh.com 2005-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