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直忘了说,我有多爱你》 第一章(13)

一直忘了说,我有多爱你 作者:苗亦有秀


陈婕叹了口气,拍了拍那娜的肩膀,不动声色地打量了周围一番,凑近了小声嘱咐道:“记得,晚上除非病人要死了,不然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吵醒聂医生。”

那娜不解地眨了眨眼:“为什么呀?”

陈婕咳了声,淡定地胡扯:“聂医生工作量大,需要抓住一切可能的时间充分休息……他要是休息不够,脾气肯定不太好。”

那娜吐了吐舌头,聂医生脾气已经够差了,再坏的话……该有多么可怕!

陈婕不敢多嘱咐,生怕惹得她起疑,匆匆交代了几句就离开了。

陈婕完全是杞人忧天了,那娜压根不会多想,接手了她的工作就打电话通知毛丹晚上不回去,然后又叫了份外卖。

吃过晚饭,那娜就拿本书去了观察室。

观察室门口放了张桌子,专门给值班的护士准备,上面堆了病历和各种检查单,还有已经配好的药,贴了标签排在一边。

那娜极少来这里,观察室一向由轮班护士专门负责护理,她今晚要在这里待到十点半才能回值班室休息。

观察室里目前有六个病人,疼痛折磨得他们十分憔悴,身体单薄消瘦,个个的脑袋都被纱布层层叠叠裹着,看上去就像巨大的棉花糖。

那娜完全不知道自己苦逼的夜班已经开始,还心情轻松地捧着本杂志看。

到了十点多,那娜呵欠连天,巡视了一圈,没发现有什么不妥,就回到值班室去睡觉了。

白天忙了一天,那娜躺在值班室的小床上,没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刚迷迷糊糊睡着,铃声就突兀地响起,惊得那娜猛地坐直,差一点撞到上铺的床板。

观察室3床的病人疼得睡不着觉,请求加一支止疼针。

那娜轻声问:“哪里疼?怎么个疼法?”

病人是位三十多岁的男子,脑袋裹得像个大发面馒头,指着自己行动艰难的脑袋说:“这里疼,一直一直疼……我觉得好像有一万匹马踏着风火轮在我脑袋里跑来跑去……护士小姐,求你了,给我打支止疼针,让我睡一会儿吧……”

那娜没权力给病人加药,只得跑去敲响医生值班室的门。

敲了许久,门才从里面被大力拉开,聂唯平一脸暴躁地站在门口,显然刚刚睡得正熟,不耐烦地问:“什么事?”

那娜完全忘了陈婕的叮嘱,满心都是痛苦的病人,焦急地说:“观察室3床的病人疼得很厉害,请求加止疼药……”

“告诉他,止疼药没有!”聂唯平冷冷地打断她,“没事别来烦我!”

说完大力甩上了门。

那娜无奈,只得回去告诉病人:“聂医生不同意加药,你也知道,止疼药副作用很大,还有成瘾性,您还是忍一忍吧。”

那娜安抚了病人一番才回去继续睡觉。

疲惫地躺在床上,那娜心里有事不敢睡死,时睡时醒地躺着,没多久铃声又响了起来。

那娜看了眼墙上的电子版,还是3床的病人。

一晚上,那娜被叫醒好几次,每次去敲医生值班室的门,都被聂唯平满脸怒气地骂走。

最后一次铃响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

病人挨不住疼痛,拽着那娜哀求连连。

那娜慌了,生怕病人出什么问题,忙不迭再次去敲聂医生的门。

聂唯平这次开门很快,连眼镜都忘了戴,凶狠地瞪着她,阴恻恻地威胁:“这次要是没有大事,你就死定了!”

可惜那双睡意迷蒙的漂亮眼睛,将聂医生的冰冷暴戾大打折扣。

那娜缩了缩脖子,支支吾吾地说:“那个病人……3床那个,还是疼得厉害……不不,疼得快死了!他说疼得就像脑袋里有一万匹马……”

聂唯平冷笑一声:“等他脑袋里的一万匹马变成草泥马再说吧!”

那娜急了,挡住门生气地说:“病人真的很疼!你身为医生怎么可以这样?一点医德都没有!”

聂唯平不可思议地看着她:“整个楼层,没几个人是不疼的,各个都给止疼药……当这儿是戒毒所呢!”

那娜不松手:“可这个病人疼得睡不着觉……”

聂唯平崩溃了,他折腾这个小土包子干吗非得挑自己上夜班的时候!

报应来了吧!

“最后再说一遍!”聂唯平掰开她的手,关门前冷冷地开口,“除非有人要死了,否则不、准、叫、醒、我!”

那娜被不客气地赶走,狠狠敲了两下门换来一声冰冷的“滚”,只得讪讪地离开。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Copyright © 899彩票 www.qunyinsh.com 2005-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