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恭喜发财 > 第一百六十八章

第一百六十八章

  沙迦耶语落,他明显地感觉到了面前的人瞬间的窒息。

  在那张他熟悉的脸上露出了慌张的表情,然而男人的面色却并没有出现哪怕一丝的动容,他抬起手,从远处看过来就像是男人在亲密地替黑发年轻人拂去胸前沾上的花瓣,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沙迦耶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毫无温度地放在了他的脖子上。

  “我没有耐心把话重复第三遍,”沙迦耶的声音里终于染上了一丝丝的怒意,“你是谁,他到哪里去了?”

  紧接着,在场所有目睹了接下来一幕的人群都惊讶得很不拢嘴:他们眼睁睁地看着站在皇权者面前的黑发年轻人发生了变化——最开始是他的头发,那精神的短发在飞快地变长,墨一般的黑也在逐渐褪色——然后是他的身高在缩小,就好像整个人发生了溶解一般——最后,在人们眼中,此时此刻站在沙迦耶面前的不再是那个外表看似温和的黑发年轻人,而是变成了一个小姑娘,有一些大臣倒是对这个小姑娘有印象,他们记得她叫音花,是拜伦皇子从北方同他们未来的皇后一块儿打包带过来的人类。

  她只到沙迦耶腰间这么高,长发及腰,一双漂亮的瞳眸之中充满了水光,她死死地盯着沙迦耶,然后,“哇”地一声被吓得哭出声来。

  沙迦耶露出个无奈的表情。

  金色的瞳眸之中燃烧得更多的是焦急的情绪——这对于这位从继位登基开始,手段雷厉风行,向来说一不二且被誉为史上最冷静并具有临危不乱本领的帝皇来说,并不常见……人们面面相觑,压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直到这个时候,他们听见在身后的城门外,忽然发出了“呯”地一声巨响。

  大地颤动。

  起先人们还以为那是礼炮声再次响起,但是眼下的情景显然不适合再放礼炮,而且那巨响的声音频率完全不对,礼炮声应该是接二连三的,然而此时此刻,众人们听见的声音却完全没有规律可言,响声的程度也不一样……

  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人群开始窃窃私语,交换着不安的眼神;片刻之后,那些武将率先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皆是脸色大变,开始相续退场——有大臣退场这又惹起了众人哗然——然而,对于此,沙迦耶本人却仿佛全程都没听见一样,人们只是远远地看见他似乎是从面前那个小姑娘的手里接过了一张大概是信件的东西。

  沙迦耶展开信,然后不意外地看见信中是他熟悉的字体。

  财哥:

  展信佳。

  这是一封类似于家书的东西。

  非常庆幸你没有一个激动把音花掐死,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可能就看不到这封信了,整件事情跟她没有太大的关系,是我强烈要求的,你不要迁怒她。

  在你准备的房间翻箱倒柜我也就找到了一张纸一杆笔,资源有限,时间也有限,你派过来的士兵已经第三次敲门并送来你的威胁说音花再不从我的房间滚蛋你就要杀过来了——所以我也不好长篇大论(虽然非常想拿着笔写满整板墙)。

  现在来说说我们的事情。

  财哥,当你看见这封信的时候,我大概已经去找巫羽了……在我说明为什么我会跑去找他之前,我想有一件事我要跟你坦白:某一天我在瓦特伦的街道上走着走着忽然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就听懂了瓦特论语,这件事我谁也没说,因为我有些不安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过现在我很庆幸自己甚至没来得及将这件事告诉你,否则那天我就没办法听见你和拜伦说的话了——是的,我已经知道关于你的武器的事情,我的身体里有你的武器,没有武器你撑不过花月节,而从头到尾都没有所谓能把武器成功取出又不伤害我的办法,只要我死,你就可以拿回你的武器。

  最糟糕的是这件事你不会动手,而我想要自己动手也无能为力。

  我猜想,拜伦大概也是因为这个才起兵想要夺权的,他毕竟是你的弟弟,而你待他也一直相当宽厚,他那么大个人了,应该不会不懂那个道理——更何况,那一天你为了我一口回绝决定放弃瓦特伦甚至你的生命,我清楚地看见拜伦是如何地失望。

  整件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

  自打从幻兽黑市将你小心翼翼地揣在怀中捧回中古大陆g市的流浪者救助站,浴室门前跟你第一次正式见面,到之后的j市缘故战场,幻兽回收站,伽马a星,直到jay的房子里,我的房间,你的房间,到处都充满着你和我曾经共同存在走过的痕迹。

  人类的寿命这么短暂,你只不过是意外闯入我生命中的人,我有什么权利让你为我放弃这么多东西?

  我陆十二本应该就是五百年前就死在战场上的人,能莫名其妙跑到五百年后的现代重生,遇见了你,遇见了我亲爱的队友,遇见了沙巴克大爷门生姐姐,还再一次地拥有了自己的宠物店,人生看似美满得简直不像是现实,本来就是活多一天就是赚到,对此我已经相当感激。

  这一趟未来的世界我没有白来过,我非常满足。

  甚至觉得就这样到此为止也没有关系。

  ……

  你说君王也会有害怕和懦弱的时候。

  所以相反的,像我这样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类偶尔也可以有拥有爆发出无限勇气的瞬间。

  我决定去找巫羽并非出自冲动,考虑了很久最终决定让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替你或者拜伦甚至是我自己拿出你的武器——我不知道武器拿出来之后会直接回到你身边还是会暂时归巫羽所有,不过如果是后者的话,希望你能拼命把武器抢夺回来——并没有在开玩笑,老子在很认真地要求你,夺回自己的武器。

  这毕竟算是我给你的最后的礼物,算是弥补……你大婚当日新郎官跑路的遗憾?^_^

  大概就是这样。

  抱歉语序有些混乱。

  因为想说的东西有些太多,但是这会儿坐下来能安静地好好跟你说时候,却反而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

  ……

  非常非常遗憾不能跟你白头偕老,看你金发掉光然后嘲笑你满脸是褶子的模样。

  非常非常遗憾没能真的跟你拥有一大窝的熊孩子男的女的都可以长得像你还是像我都没有关系。

  非常非常遗憾临到离开之前都不能跟你好好道别。

  非常非常遗憾到最后也没能好好地跟你说一句“爱你”。

  我爱你。

  这大概是从你将我的手抓进你的手掌心就前所未有确认的事情。

  陆十二(书)

  作者有话要说:世界上最虐的事情不是文的内容虐,而是:虐,而短小。

看过《恭喜发财》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