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899彩之大神扛回家 > 第45章
  [恭喜我什么?]

  [没事,你别放在心上,刚才的短信是我发错了。]

  [发错了?]

  [手误手误,我只是让你别太担心。我先去工作了,有空再聊。]

  看着沈梁平最后发来的欲盖弥彰的短信,顾安铭隐约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但是还是没有往最糟糕的方面去想。

  不过是发烧,即使沈梁平想象力很丰富,他能脑补到什么地方?

  这么一想,顾安铭挑起了眉,也不打算继续理会他了。收起手机,顾安铭的视线转到凌羽羽身上,神色变得凝重。

  医院的注射科内。

  除了顾安铭和凌羽羽两人外,还有一位在陪儿子打点滴的母亲,儿子在母亲的怀里睡着得好安稳,而母亲也靠在墙壁上打起了呵欠。

  非常的安静。

  气压明显不对劲。

  “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有,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很清晰的消毒药水扑鼻而来。

  看着慢如蜗牛的药水从挂针的滴管滴落,凌羽羽已经彻底淡定了下来。

  先是莫名其妙被转移到医院;

  又再莫名其妙被接受了全身检查;

  现在又莫名其妙被“强迫”到注射科挂点滴……

  最后,护士小姐在她神志不清的时候突然给她狠狠扎了好几针,居然就这样让她完全清醒过来!

  一天之内经历了这么多又囧又狗血的事情,凌羽羽觉得现在自己实在是淡定得不能淡定——

  不过,与其说是淡定,倒不如说她的手麻木得没有了知觉,只能平心静气地跟顾安铭摊牌来说了。

  冷静下来后,她接连问了两个问题。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怎么连伞也不带就冲回家?回家也不把湿衣服换下,我看到你的时候,你脸惨白惨白的,满头是汗。”顾安铭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皱起眉看着她,语气带着责怪的意味,“发那么高的烧还不去医院,再迟下去就要烧成肺炎了。”

  哈?他还好意思怪她?

  “你还好意思说?如果不是你给我这么大的一个‘惊喜’,我会那么冲动跑入了雨中吗?”凌羽羽根本就是自动忽略了关于自己身体状况的句子,毫不客气地反驳顾安铭的话,“女王大人!”

  “……别叫那个名字。”顾安铭不自在地移开视线,有些无力地说。

  凌羽羽冷笑了一下:“之前你还顶着颜栾这个角色过得很快活吗?怎么现在又不愿意承认了?”

  顾安铭叹了一口气:“小羽毛,我一直觉得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两件事情是没有关联的。”

  “所以你就可以顺理成章顶着颜栾的角色在游戏里折腾我?”

  顾安铭:“……”

  他不免有些无力,“难道你生气……是因为这个原因?”之前那么激烈的反应,只是因为不满他用各种方式督促她写文。

  “当然不是!”凌羽羽很迅速就否认了他的说法,“我生气是因为……我先问你几个问题。”

  “你早知道我是纯洁的小羽毛了,是不是?”

  顾安铭安静地看着她,最后还是点了一下头:“是……”

  凌羽羽不满地哼了一声:“所以你就故意搬过来,然后假装不认识我,然后一次次在游戏和现实布局设套来捉弄我,看我出丑……”

  凌羽羽脑补的情节让顾安铭汗颜不止,再说下去他就真的变成她口中十恶不赦的人渣了,于是急忙出声打断了她:“等等!虽然我早知道你是纯洁的小羽毛,但是我是在送错快递那次之后才知道你是谁的……”

  凌羽羽愣了一下,又毫不客气地反驳:“那还不是一样,那都是欺骗!”

  顾安铭彻底没辙了,他叹了一口气,目光幽暗地看着她,只能以退为进:“好吧,我承认那都是我的错,我知道或许你永远也不会原谅我,但……”

  凌羽羽挑眉:“谁说我不原谅你?”

  顾安铭不觉有些惊讶,原先准备好的台词全部没用了,不按套路出招的凌羽羽真的出乎他的意料,“……你不生气了?”

  “谁说我生气了?”凌羽羽没好气地说。

  说实话,当得知顾安铭就是颜栾的那一刻,凌羽羽的确很震惊,震惊得连理智都丢掉了。

  紧接而来的是气愤,可是经过一段时间的冷静后,内心的气氛也逐渐淡化了,换而代之的是另外一种复杂的心情。

  如果只是为了看她的笑话,他就没有必要一次次地帮助她,在她陷入困境的时候出现在她的身边。

  在凌妈妈生病的时候,及时帮助她们的是他;在她陷入尴尬的处境的时候,帮她解围的是他;在她孤独无助的时候,第一时间出现在她身边的也是他……

  他对自己的帮助,凌羽羽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因为这么点小事,弄得自己很长时间都不开心,她像是这样没事找事的人么?

  当“顾安铭其实是颜栾”这个秘密揭开的时候,她的确有些生气,还有一种莫名的失落——就好像,一个对你很亲密的人瞬间变成了姐妹级别的人物……

  虽然这个生气理由连她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

  连她自己也不明白她到底是怎么了。

  不过到现在,她遭受到打击的心情并没有完全恢复过来,所以她也不能让某人太过得意。

  毕竟某人还是害她遭受打击的罪魁祸首!

  这么想着,凌羽羽又斜了心情雀跃的顾安铭一眼,毫不留情地打击:“不过,我也没说现在就原谅你。”

  顾安铭方才勾起的笑容僵在了嘴角:“……”

  “那你要怎样才肯原谅我?”顾安铭敛起笑容,一脸凝重地看着她。

  就是要这一句话。

  凌羽羽满意地扬起嘴角,开出了自己的条件:“第一,不准再以各种藉口让我请你吃饭;第二,不准用那些乱七八糟的吓人的催文招数;最重要的一点,以后不能再乱用离栾这个号阻止我玩899彩!”

  每说出一个条件,顾安铭的神色就僵硬一分,但最后他还是很无奈地叹出一口气,答应了她的不平等条约:“……行。”

  谁让他先得罪了这位小气的小姐呢?

  “还有,因为我很生气,所以我决定最近不更文了!”唇角在下一瞬间爬上满满的笑意,虽然凌羽羽很不想承认,但是看到顾安铭纠结的表情,的确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

  顾安铭:“……”

  ……喂,小羽毛,你确认你不是傲娇了?

  而且,她还说不是因为那个理由而生他气的?!

  不过……

  看着凌羽羽那双笑意满满的清澈黑眸,他的心就软了起来。

  叹了一口气,顾安铭将视线移向窗外。

  算了,只要她气消了,暂时不更文也是一件好事,而且……

  一想到那篇开头洒满狗血的文,顾安铭就忍不住一阵嘴角抽搐!

  商量着“不平等条约”,时间过得飞快,于是挂点滴的两个多小时不知不觉就这样过去了。

  挂完点滴,顾安铭不顾凌羽羽的反对,很坚决地将她扶出了医院。

  凌羽羽抗议无效,一路上很是尴尬地想要挣脱他的“束缚”:“喂……你放手啦!我没这么弱,可以自己走的!”

  她又不是一吹就倒的娇柔小白花,不过发烧而已,用得着人扶吗?更何况挂完点滴后,病都好得差不多了……

  “怎么了,你害羞了吗?小羽毛?”顾安铭双眸微微眯起,挑眉问道,“之前你也是这样被我抱你来了,怎么现在反而……”

  那是因为她那时候神志很不清醒,所以才会被他钻了空子好不好?

  不过要是说“是”的话,不就等于承认了她是因为害羞?

  “好吧,女王大人!”没有办法,凌羽羽只好任由着他折腾去了,不过最后一句话是她咬牙切齿说出来的。

  顾安铭抿嘴一笑,并没有说话,黑眸里盛放着璀璨的光芒。

  就这样,顾安铭一路扶着凌羽羽出了医院。

  在外人看来,这就是一对亲密无间的情侣——虽然凌羽羽脸上的神色是那么僵硬,但在外人看来那只是因为生病而痛苦的缘故。

  医院外的路边刚好停了一辆出租车。

  顾安铭跟凌羽羽先后坐上了出租车,关车门的时候出租车四级从倒后镜看了他一眼,有些讶然地说:“小伙子,又是你啊,带女朋友看完病了吗?”

  听到这句话,顾安铭第一个反应也是惊讶——怎么那么巧合?不过一想起之前这位司机大叔丰富的脑补,顾安铭只能勉强微笑着点了点头。

  大概司机大叔天生话痨,即使凌羽羽和顾安铭谁也没有开口说话。他发动了车辆后,一边开车一边跟凌羽羽叨叨絮絮:“这位小姑娘,即使男朋友做得不对,你也别那么不爱惜生命啊!轻生是最愚蠢的一件事……”

  一番话听得凌羽羽满头黑线。

  她不过是发烧而已,怎么就莫名其妙地发展成“轻生”了?而且听这位司机大叔的口气,好像跟顾安铭很熟稔似的……

  一定是顾安铭在她昏迷不清的时候,又胡说了什么!

  这么一想,凌羽羽立刻用充满怀疑的目光看向一旁的顾安铭。

  察觉到她的目光,顾安铭侧目,一脸无辜地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不过却在她转回视线的时候,露出一抹难以察觉的笑容……

  于是,凌羽羽就只能在司机大叔的话痨声中淡定了……

  只是,在司机大叔说得正兴起的时候,凌羽羽突然开口:“司机大叔。”

  “嗯?怎么了?”被打断的司机大叔有些疑惑地问了一声。

  “红绿灯过了。”凌羽羽淡定无比地说。

  司机大叔:“……”

  于是在下车结账的时候,司机大叔在临走之前突然摇下车窗回头对顾安铭说了一句:“小伙子,大叔突然有点理解你为什么……咳,不过你还是要好好对女朋友,祝你好运。”

  说完,汽车已经扬长而去,只留下一路的烟尘。

  还有面面相觑的凌羽羽和顾安铭。

  “他那是……什么意思?”凌羽羽皱了皱眉,疑惑地看向顾安铭。

  “我也不知道。”顾安铭同样用困惑的语气回答道,然后他稍微低头看着已经收回了视线、一脸困惑的凌羽羽,黑眸底下却染上了一抹笑意。

看过《899彩之大神扛回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