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899彩之大神扛回家 > 第40章
  在床上翻来覆去折腾了一个晚上,凌羽羽逐渐睡了过去。

  属于过天就忘事那种人的凌羽羽并没有继续纠结下去,第二天一觉醒来就把昨天烦恼的问题给扔到脑后去了。

  自从那一天过后,凌羽羽的生活似乎又恢复了平静。

  唯一不同的就是,凌爸爸和凌妈妈的态度变得越来越奇怪——

  她看得出,他们对顾安铭的印象很不错。

  但是,为什么他们好像是想要将自己交托给顾安铭照顾一样?还很放心的那种?!

  是她的错觉吗?

  是的,在那件事之后,凌爸爸和凌妈妈就经常在凌羽羽忘记带钥匙的时候,突然说他们要出差或者直接连留言也没有一个就消失不见——

  等到凌羽羽回家的时候才发现两人早不见了踪影,接着满世界找不到人……最后事情的结果很容易猜到,凌羽羽就只好硬着头皮去打搅顾安铭了。

  虽然顾安铭看上去并不介意被打搅,但凌羽羽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他们就这么理直气壮?

  就好像很放心将自己的女儿交代给某个长辈一样——但顾安铭分明不是什么长辈啊!

  于是凌羽羽悲愤了。

  她觉得做父母做到像他们那个份上,真是令人觉得匪夷所思。

  不过因为这样,凌羽羽开始真正地认识了顾安铭。

  那样的他给了她跟之前很不一样印象,颠覆了她对他之前所有的认知。

  就像一个邻家的大哥哥,顾安铭对她亲切关怀,包容她的错误和缺点,总在她有困难的时候对她伸出援手。

  即使两人共处一室,他也没有做出什么过份的事情。平时两户人家也有互相来往,不过真的只是邻里互相帮助。

  就这样,凌羽羽跟顾安铭两人逐渐熟悉了起来,她对他的印象也改变了不少。

  也许女王大人说的是对的。

  宅在家里久了的确会胡思乱想,所以才导致了之前她对顾安铭不好的印象?

  于是凌羽羽虚心听从了离栾的建议——除了码字需要待在家之外,在有空的时候,她开始约一些朋友或者接受朋友和同学约会的邀请,到外面出去玩。

  不过这样一来,问题就出现了。

  开始朋友之间的约会还算是正常的,可是久而久之,随着她们熟络起来,在约会的时候她们会叫来一两个还没有女朋友的异性,有意无意将他们介绍给她,甚至还拉着她去一些表面上是聚会实际是联谊的。

  ——这根本就是变相的相亲!

  凌羽羽明白她们的好意,但是并不代表她可以接受。

  她开始找各种理由推脱这些聚会,但是一发不可收拾,即使多么不情愿,好几次她都被朋友们硬拉着出去了。

  在中秋节这天,凌羽羽终于找到了退掉这样的联谊聚会的借口——她要跟家人一起过节,但仍然无可避免地收到在聚会上见过几面的一个男生的玫瑰花。

  这天她依照凌妈妈的吩咐,到楼下给顾安铭送去她们家自制的月饼。

  可是才刚出门,她就收到花店送过来的玫瑰花一束。

  “请问是凌羽羽小姐吗?麻烦签收一下。”

  当一大束还粘着露水的娇嫩红玫瑰放到她的面前的时候,凌羽羽不觉浑身一僵,立刻下意识往身后看了一眼。

  发现凌妈妈和凌爸爸并没有跟出来后,凌羽羽赶紧把玫瑰给签收了,她可不敢把花拿进家里去。

  送花的小哥完成了任务就匆匆离开了。

  可是面对着一大束鲜艳的玫瑰花,凌羽羽突然有些头痛起来。

  那个人,是怎样知道自己家地址的?

  凌羽羽连把这束玫瑰花放下也没有,直接带着它按响了顾安铭家的门铃。

  片刻之后,门打开了。

  也许是一天没有出门的缘故,顾安铭穿着得很随意,一件简单的衬衫和深棕色裤子,简简单单的装束并没有任何的违和感。

  “中秋节快乐,老妈让我给你来送我们家做的月饼。”不等他开口说话,凌羽羽已经微笑着说出自己的来意,将手中食盒交到了顾安铭手上。

  顾安铭怔了怔,下意识接过盒子,目光却被凌羽羽手上的红玫瑰花吸引了过去。深邃的黑眸划过一丝微光,他用状似随意的口气问了一句:“羽羽,你怎么拿着一束玫瑰花?刚刚买的?”

  “不是。”少女清丽的脸上浮起了几分无奈之色,她简洁地说道,“哎,别提了,是聚会上认识的一个人送的。”

  “别人……送的吗?”听着凌羽羽的解释,顾安铭眼底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复杂神色,可是他收敛得很快,心烦意乱的凌羽羽并没有察觉到他的异样。

  “要进来坐坐吗?”顾安铭修长的手指随意搭到门把上,微笑着问。

  “好啊。”

  对于顾安铭的提议,凌羽羽欣然答应了,因为她正琢磨着找个藉口将这束玫瑰花放在顾安铭这里,让他帮忙处理掉。

  现在既然他给了她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她自然不会拒绝……

  也许是“做贼心虚”,揣着小心思的凌羽羽像个做错事的小学生一样看着自己的脚尖跟着顾安铭进了屋,一路相出各种合理的借口。

  “羽羽,你要喝水还是果汁?”

  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以至于进门后顾安铭跟她说了什么,凌羽羽完全没有听到。

  待她反应过来时,却是一片安静,顾安铭正用询问的眼神和疑惑的看着她。

  “呃……不好意思,你刚才说了什么?”凌羽羽有些不好意思地问。

  “我是问,你需要喝些什么吗?”顾安铭重复了刚才的问题,只是他的语气有些奇怪。凌羽羽发现,他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落到自己手中的玫瑰花上……

  ——大概连他也觉得她大白天拿着一束玫瑰花很诡异吧?

  凌羽羽顿时觉得很是窘迫,下意识想将那束玫瑰花藏在身后——不过她突然觉得这样做似乎更加诡异了,于是动作顿住,跟顾安铭解释起来:“这束花其实我也没什么用,可以先放在你这里吗?因为……因为我家里没地方放……”

  言多必失!

  才刚说完自己的“理由”,凌羽羽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什么叫家里没地方放?这是什么狗血理由?!

  正要找另外一个借口填补漏洞,谁知道,顾安铭却像是毫不介意似的说:“没问题,你就先放在我这里吧,我帮你处理好。”

  哎?

  凌羽羽有些不能相信地看向顾安铭。

  “你是害怕被凌阿姨审问吧?”顾安铭十分善解人意地笑了笑,很顺理成章地接过了她手中的玫瑰花,“没关系,我帮你处理掉吧。”

  “那……麻烦你了。”

  “不用这么客气。”顾安铭对着她点了点头,捧着她的一大束花走入室内。凌羽羽却没有看见——他在转身的那一瞬间,嘴角所勾起的一丝神秘莫测的笑意。

  解决掉那束有点棘手的红玫瑰花,凌羽羽不觉松了一口气,心情也随之轻松起来。

  她坐到沙发上,百无聊赖之中,随意打量着顾安铭家的客厅。

  突然,她的目光被不远处的电脑屏幕上的什么吸引住了,不由眼前一亮!

  ……那个不是?

  不过隔着的距离太远,凌羽羽看不清游戏上的人物,她连忙从沙发上站起身,想要上前看清楚。

  这个时候,顾安铭恰好从室内走了出来,看到凌羽羽一脸激动的表情,不觉有些奇怪:“羽羽,你怎么了?”

  顺着她的视线看去,顾安铭又立刻反应过来,抢先一步到电脑前关掉了游戏,但那熟悉的游戏场景还是从凌羽羽的眼前一闪而过,虽然没有看清顾安铭的游戏角色,但凌羽羽还是认出了那个游戏——

  这是她最近天天沉迷得不能自拔的《云行天下》!

  “你也玩这个游戏吗?”凌羽羽有些失望地停下了脚步,不过还是耐不住激动地问,她顿时有种找到了知己的感觉,“我也在玩这个游戏呀!你是哪个服的?叫什么名字?”

  顾安铭的眼神闪烁了一下:“是啊,不过我没玩多久,角色也不怎么出名,只是听朋友说好玩,所以我就试一下……”

  “是这样吗?”凌羽羽还想说些什么,却发现顾安铭已经注销了用户,撤换到另外一个电脑账号。

  不过她仍然没有忘记刚才那个话题,只是无论她怎样询问,得到的答案也只是——

  “我还不太熟悉那里。”

  “没有留意到服务器叫什么名字。”

  “账号是朋友改的,并不清楚角色的名字。”

  ……如此之类的答案。

  凌羽羽暗觉奇怪,正要开口问些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

  屋外传来一阵吵杂声,夹杂着车轮子骨碌骨碌滚动的声音,还隐约传来了两个十分熟悉的人的说话声。

  “羽羽还没有回来,不用跟她说一声吗?”

  “她回家看到没有人,应该知道吧?反正这么多次,她应该都习惯了。”

  “也是……”

  ……

  听着这段模模糊糊但还是能勉强辨听出来的对话,凌羽羽立刻在心里叫了一声“不好”!

  意识到发生什么了什么事情的她连跟顾安铭打一声招呼也顾不上,立刻冲出了门,正好将带着大包小包行李要下楼的凌爸爸和凌妈妈堵在楼梯间。

  她视线落在他们的行装上,不悦地拧起眉:“爸!妈!你们又要出去哪里啊?”

  明明之前的几天,凌爸爸和凌妈妈并没有任何要外出的想法和行动,直到刚刚,他们还是一副安心待在家里过节的模样。怎么才一转眼,他们就收拾好东西完全是一副外出旅游的样子?

看过《899彩之大神扛回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