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899彩之大神扛回家 > 第28章
  【三界】频道围绕“铁马冰河和路剑不平谁才是最苦逼的人”这个问题议论纷纷。

  而铁马冰河现在大概悔得肠子都青了。

  他也许做梦也没有想到,因为他的“好面子”造成的一念之差,让凌羽羽将那对她极为不利的局面一下子扭转过来。

  即使拥有衙差令牌,他也无法战胜凌羽羽,还落得了如此苦逼的下场。

  之前在凌羽羽面前的耀武扬威全部成了笑话。

  在一片冷嘲热讽声和同情声中,他像是上一次一样,落荒而逃!

  铁马冰河溜之大吉了,只留下路剑不平一人在孤军作战。

  而热血的路剑不平的脸皮显然比铁马冰河要厚,成为了众玩家的笑料的他非但没有立刻逃下线,反而开始在三界上拼命刷邀请纯洁的小羽毛决斗的信息。

  【系统公告】玩家「路剑不平」邀请玩家「纯洁的小羽毛」在3号决斗场决斗。

  【三界】路剑不平:纯洁的小羽毛,有本事来PK场光明正大PK一场!

  【三界】路剑不平:纯洁的小羽毛,有本事来PK场光明正大PK一场!

  【三界】路剑不平:纯洁的小羽毛,有本事来PK场光明正大PK一场!

  ……

  可是凌羽羽就像销声匿迹了一样,路剑不平刷了许久依然没有得到他想要的回应。

  于是,他的话就像开了刷屏机一样机械般重复。

  最后终于有人忍不住跳出来告诉他真相。

  【三界】爱羽毛爱羽毛:别刷了,傻子,大人早就下线了。

  【三界】路剑不平:……

  【三界】路剑不平:(不屑表情)我就知道!纯洁的小羽毛那个卑鄙无耻的女人就会偷袭人,到真正正面PK的时候却退缩了!只会一点阴谋诡计,没骨气的阴险女人!

  路剑不平不知道,就在他骂得正兴起的时候。

  一个紫色的身影突然在他身后显现出来,没有犹豫地,就是一套连招发了过去!

  于是,路剑不平的血立刻哗啦啦往下掉。

  等到路剑不平发现过来的时候已经迟了!

  他的血条已经掉了一大半,光标还在输入框那里闪动着,他的动作来不及收不回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游戏角色血金倒地而亡!

  突然没有了声息的路剑不平让三界上的玩家感到奇怪,失去乐子的玩家们在无聊之下,居然开始猜测起路剑不平的“去向”来了。

  在这样短暂的时间里,玩家们已经YY出“路剑不平之结局”的各种版本。

  版本一:路剑不平对纯洁的小羽毛虐恋情深,可惜人家根本正眼也没给他一个,所以在他羞愤难平之下去跳东海了。

  版本二:路剑不平跟铁马冰河是好基友,见好基友被纯洁的小羽毛如此侮辱,又教训不到罪魁祸首纯洁的小羽毛,所以他跟随铁马冰河去了。

  版本三:路剑不平其实很喜欢被卖到皇宫,他刚刚是在表达对纯洁的小羽毛的感激之情,但是纯洁的小羽毛已经下线了,他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了,所以只能下线了……

  ……

  就在众玩家议论得正火热的时候,却见路剑不平重新在【三界】频道上浮头。

  【三界】路剑不平:哇!离栾大侠饶命!不要杀我啊!

  【三界】路剑不平:你听我解释,那不关我的事啊!

  【三界】路剑不平:是铁马冰河那个混蛋忽悠我帮他杀纯洁的小羽毛的!我是受了他的蛊惑,我完全是冤枉的呀!(冤枉表情)

  【三界】路剑不平:都说不是我的错,为什么还要追着我砍!救命!谁来救救我!

  【三界】路剑不平:不要再杀了,你去杀铁马冰河吧!已经第八次了!(流泪表情)

  这时,系统滚动出一条公告——

  【系统公告】玩家「路剑不平」被玩家「离栾」连杀十次,获得系统奖励的「最佳靶子」称号。

  怎么回事?

  路剑不平突然转了味道的话以及那一条系统公告,立刻像一颗投入了湖水中的石子,击起层层涟漪。

  【三界】イチゴのゼリー:刚刚路剑不平不是还气势汹汹地要讨伐小羽毛吗?

  【三界】狂気九海星:路剑不平这家伙真没节操。

  【三界】momo:我还刚想说,这家伙即使做了太监,至少还有那么一点儿骨气。现在就当我没说过吧囧!

  【三界】0神之物语0:没节操+1

  【三界】乌鸦妹妹:嘿,都已经是公公了,还要什么节操。

  【三界】残光de下弦月:!!!

  【三界】打酱油的彼岸:乌鸡姑娘,你真相了

  【三界】乌鸦妹妹:讨厌,人家是乌鸦不是乌鸡!

  【三界】打酱油的彼岸:不都一样嘛,有什么好计较的,都是鸟。╮(╯▽╰)╭

  【三界】乌鸦妹妹:……

  ……

  事情接近尾声,一直被忽略的离栾对路剑不平发去了一句警告。

  【私信】离栾:再让我听到一句侮辱小羽毛的话,下次就不止杀十次这么简单了。

  【私信】路剑不平:离栾你还是男人吗?说起来你也算被纯洁的小羽毛欺负的一份子吧?难道你就不会愤怒吗?

  【私信】离栾:那也只有我一个能这样做。

  说完最后一句,离栾在路剑不平的愤慨声中悄然下线了。

  铁马冰河和路剑不平被卖的后续可是闹得轰轰烈烈,可惜已经下了线的凌羽羽并不知道。

  下线后,凌羽羽继续打开文档赶稿子。

  狠狠地教训了两个找麻烦的人,她的心情非常舒畅,所以这一次写起来尤其畅顺。

  将剩余的两万多字完成后,凌羽羽将文档以离线文件传送方式给颜栾发了过去。

  伸了一个懒腰,凌羽羽关掉电脑,再一看钟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

  想起还要到医院给凌妈妈拿药,她赶紧收拾了一下自己,匆匆出门去了。

  不知道是天气太热的缘故,还是人们都约好了在这个时间段来医院。

  凌羽羽赶到医院的时候,发现结账领药的地方人格外多。她排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的队伍,才领到了药。

  完成任务的凌羽羽拎着一小袋子离开了领药处,走向电梯口。突然前方有一个看上去很熟悉的身影在从凌羽羽的眼中一闪而过,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哎?

  是谁?

  但是只凭着那个只在眼前闪现了一瞬间的背影,凌羽羽一时又想不到那位“熟人”是谁。

  于是她怀着好奇心往前走了几步,却不料前面的人突然转身,出其不意地撞入了她的视线中!

  眼前这个一身简单的白色衬衫和黑裤子、清俊雅致的男子,不是顾安铭是谁?

  看到凌羽羽,顾安铭那双有如化不开的墨的黑眸中亦有一丝细微的惊讶之色闪过,随即恢复如常。“凌小姐,好巧,来帮凌阿姨拿药?”顾安铭挑眉一笑,温和地问。

  一点也不巧……

  这一刻,凌羽羽真恨不得拍死自己的好奇心。

  “是啊……”凌羽羽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随口敷衍了一句,“不过,你怎么会在这里?”她上下打量着顾安铭,他怎么看都不像是生病的样子呀?

  “我有个亲戚是这间医院的医生,他今天上早班,我来送一些东西给他。”顾安铭扬眉一笑,目光落到了她手中的白色袋子上,“你现在是要去乘电梯吗?”

  “是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凌羽羽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

  她说完这句,正要开溜,却听见顾安铭带着笑意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耳中。

  “那我正好跟你顺路。”

  凌羽羽脚下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她嘴角难以维持的笑容就更加僵硬了,她回过头看向顾安铭,眼中盈满了幽怨之色。

  顾安铭眸带笑意,显得分外清雅,可是落在凌羽羽眼中,她总觉得他不怀好意。

  刚刚她为什么没有说“不”?

  她宁愿下几层楼梯,也不要跟他共乘一部电梯!

  其实凌羽羽也不知道自己对顾安铭的抗拒感从何而来,总之她觉得,自己跟他单独相处的时候,就会莫名其妙地觉得……很尴尬。

  话已经说出口了,再后悔也没有用。

  凌羽羽只好跟顾安铭并肩走向电梯的方向,一路上凌羽羽都在看着自己的脚,两人都没有说话。

  叮!

  电梯打开了。

  顾安铭按着电梯的按键让凌羽羽先进去。

  两人就这样看着电梯的门闭上,谁也没有先开口打破沉默。

  尴尬的气氛令人透不过气来。

  凌羽羽从未觉得时间过得如此痛苦而漫长,她握紧了手中胶带的带子,期待电梯快点到达1楼,可是现实往往与愿望相反。

  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电梯的灯光突然闪烁了起来,忽明忽灭,很是骇人。

  “怎么回事?”凌羽羽有些惊慌地叫了起来,下意识扶住了旁边的铁壁。

  顾安铭同样是疑惑地皱起了眉。

  然而只在一霎那,电梯骤然“咣”的一声停了下来。猛烈的摇晃让凌羽羽站立不稳,差点摔倒在地!

  “小心!”

  顾安铭连忙伸手扶住了她,不过正因为这样,电梯一晃,他连带着凌羽羽压向了一旁的铁壁——幸运的是,两人都没有摔倒。

  电梯停了下来。

  “谢、谢谢……”凌羽羽站稳了脚步,自然而言的回过头感谢顾安铭的帮助,无声的,两人同时僵住了。

  很近的距离……

  两人身体离得很近,能清晰地感受得到彼此的气息与呼吸。

  于是,凌羽羽的脸,刷地一下红了。

看过《899彩之大神扛回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