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899彩之大神扛回家 > 第4章
  玩家「铁马冰河」成为「零星月篱」的夫奴……

  铁马冰河成为夫奴……

  夫奴……

  公告一出,以凌羽羽为中心,方圆十里内一片鸦雀无声!

  唯有游戏场景内玩家们的衣袂随风飘扬,漫天彩色纸屑纷飞,红绸舞动。然而那喜庆的气氛却一点点地冷却了下来……

  火红的嫁衣与十里红妆融为一体,鲜艳夺目,但怎么也不够那大红丛中的一点纯洁无暇的白色抢眼。

  凌羽羽心情愉快地移动着鼠标,让白衣少女走出人群,身影一跃,再度跳上了月老庙对岸的屋顶。

  凌羽羽点开频道对话,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敲字,最后还顺手打上一个笑脸。

  【附近】纯洁的小羽毛:最后不厚道地做个广告~如果大家有看上眼的大神,欢迎私信来预购,每位只要100金,首位预购的顾客还有优惠哦^-^

  周围随即一片哗然,等大家反应过来的时候,凌羽羽的身影已经从屋顶上消失了。

  不过在这一刻,众人更有兴趣的是,这场婚礼当事人们的反应。

  好好的一场婚礼,中途新娘莫名换了人,被换的方式还那么光明正大和有创意,新郎更是还被冠上了“夫奴”的名号。

  这简直就是一场闹剧!很容易想象得出两位“受害者”的表情会是多么的崩溃。

  不过,凌羽羽最后的一句话却轻易勾起了众玩家的翩翩联想,玩家们都觉得她似乎在隐约告诉大家一件事情:铁马冰河成为零星月篱的夫奴是早有预谋的!

  而这个主谋就是当事人之一、夫奴的现任妻主——零星月篱!

  在这么短暂的时间内,一众玩家早已经脑补了N种版本的“抢婚”理由——

  版本之一:零星月篱暗恋大神铁马冰河已久,无奈神女有心,襄王无梦,只能默默难过地看着铁马冰河和自己的好姐妹深深雪相亲相爱。但是这种辛酸楚日积月累,终于有一天,零星月篱的妒火无法抑制地爆发了,于是雇佣纯洁的小羽毛在这一天将铁马冰河夺了过来。

  版本之二:零星月篱虽然表面上和深深雪是好姐妹,暗地里零星月篱跟深深雪有仇,更是对她恨之入骨,跟她好只不过是为了让她放下戒心更好地接近她。直到深深雪和铁马冰河成亲,时机终于成熟了,于是零星月篱趁此机会给了深深雪沉重的一击,让她感受一下什么叫心碎的感觉。

  版本之三:零星月篱和铁马冰河是仇人,或者是现实中的女朋友或老婆,她故意接近深深雪,之后的过程同版本之二,目的是打击渣男和小三。

  ……

  版本之N:零星月篱喜欢的其实是深深雪,可是深深雪喜欢的却是大神铁马冰河,于是零星月篱因爱生恨……

  一时间众说纷纭,但无论如何归根到底总结一句:纯洁的小羽毛不过是受人所托,收了人家的钱财替人消灾而已,最终的罪魁祸首还是指向了那个人——零星月篱!

  于是凌羽羽就这样凭着简单的一句话,祸水东引了。

  至于零星月篱的昔日“好姐妹”们,自然也进行了各种脑补,纷纷指责起她的不是来。

  【附近】糖果雨宣:太过分了!月篱,我想不到你竟然会作出这样的事!

  【附近】茜草:就是!想不到你是这样一个人!

  【附近】零星月篱:不是这样的!阿雪,你听我解释,这完全是那个纯洁的小羽毛的阴谋!

  【附近】零星月篱:我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刚刚私信我说把铁马冰河还给我们,让我点那个“确认”,我才按她说的做,哪知道……

  【附近】糖果雨宣:(冷笑表情)她叫你做你就照做?真实可笑!难道你看不到提示框的内容?还是你早就觊觎铁马冰河了?妄阿雪一直对你这么好!

  【附近】茉莉梨花笑:我看这是早有预谋的吧?不然也不会那么巧合!

  【附近】糖果雨宣:是啊,故意捣乱阿雪的婚礼,很好玩么?

  【附近】深深雪:别说了,我很伤心,月篱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附近】零星月篱:!!!

  【附近】零星月篱:原来连阿雪你也不相信我?!

  【附近】深深雪:事实在眼前,没什么好说的。

  【附近】零星月篱:好,很好!

  【附近】零星月篱:既然你说没什么好说的,那我也不费力解释了!对,没错,我是故意的!

  【附近】零星月篱:我喜欢铁马冰河很久了,所以才故意破坏你的婚礼,现在铁马冰河是我的夫奴了,你就嫉妒我吧!这个答案,你满意了没有?!

  【附近】糖果雨宣:你——!!!

  众人继续哗然。

  不过零星月篱似乎再也没有耐心跟她们争执下去了,只见她突然拔出了自己的武器——两根尖长的峨眉刺,趁着深深雪没有防备,猛地冲上前将尖长的一端刺入了她的身体!

  穿着火红嫁衣的深深雪在纷飞红色纸屑中慢慢倒地,最终成了没有温度的尸体,这一幕场景凄美不已。

  见零星月篱竟然偷袭,深深雪的姐妹们都愤怒了,她们连忙拔出自己的武器迎了上去,群攻起零星月篱来。

  喜庆的婚礼场地顿时掠起了一片刀光剑影,杀气腾腾。

  而已成夫奴的新郎铁马冰河早已经溜之大吉了。好好的一个大神,就这么沦落为夫奴,面子都丢尽了,能不逃吗?

  一场美好的婚礼,就这样血流成河。

  大概凌羽羽也没有想到,在她看来只是卖广告的一句话,竟然引发了史上最严重的争夺老公群殴事件!

  而早已经看透凌羽羽本质的羽毛军团,对于这件事的反应,是这样的:

  【势力】〖羽毛军团〗[成员]爱羽毛爱羽毛:原来羽毛大人不是去抢婚,好失望好失望好失望!

  【势力】〖羽毛军团〗[势力主]羽毛的总攻:为什么失望?难道你就很想她去抢婚?(瞥)

  【势力】〖羽毛军团〗[成员]爱羽毛爱羽毛:当然!(握拳表情)然后我就可以把大人给抢回来了!

  【势力】〖羽毛军团〗[势力主]羽毛的总攻:……

  【势力】〖羽毛军团〗[长老]夜葭:胡说!羽毛大是我的!谁也不许跟我抢!

  【势力】〖羽毛军团〗[势力主]羽毛的总攻:都闪开,大大是我的!哇哈哈哈~

  【势力】〖羽毛军团〗[成员]花语小号:可惜我不是大大,不然那人牙子职业……直接把大大抢过来包养啊哈!

  【势力】〖羽毛军团〗[成员]蝴蝶飞啊飞:大人太腹黑了,再次一句话秒杀深深雪那一伙人。

  【势力】〖羽毛军团〗[长老]流沙:是啊,太腹黑了,我现在要去找大人预定我一直口水了很久的大神哦呵呵呵,不能让别人抢先了!

  【势力】〖羽毛军团〗[成员]抄作业ing:等等!我也要去!

  【势力】〖羽毛军团〗[势力主]羽毛的总攻:(挖鼻表情)其实,你们不觉得,催大人更文更加重要吗?

  于是第二天早上,凌羽羽惊悚地发现自己的文下多了一排披着各种幽灵马甲、格式无比整齐的催更留言,惊得她马上关掉了网页,泪流满脸地打开文档码字去了。

  魂淡颜栾,不带这么玩人的!

  草草更新了一章文后,凌羽羽揉着酸痛的手腕迫不及待地爬上了游戏。

  经过月老庙一战,她可是彻底出名了。

  昨天她离开月老庙不久,她的私信就开始闪个不停,害得她不得不立刻关闭了私信,每天限量接受玩家们的“订单”。

  今天的第一个单子是,高手排行榜排行第四,亦是排行榜前五名唯一的一个女玩家——百花艳杀天下。

  下单的玩家,却是高手排行榜排行第三的君子无品。

  凌羽羽接单的理由是因为,她觉得这个单子很神奇!

  凌羽羽所在服务器的老玩家都知道,君子无品和百花艳杀天下是仇人,两人从初入游戏就互相看不顺眼,每次见面都是不拼个你死我活不罢休的。

  若是说一天之内,两人没有PK过或者没杀对方一次,大概是没有人信的。

  现在君子无品居然向她下了这么个订单,莫非他想将百花艳杀天下拖回去S`M?

  还是说……这就是传说中的相杀相爱?

  不过秉承着顾客至上的原则,凌羽羽也没有多问君子无品原因。

  就这样,凌羽羽怀着好奇前往从“线人”口中得知的、百花艳杀天下正在刷的副本入口蹲点了。

  不过在前往副本的路上,她倒是见到了一个熟人。

  一个正在悠哉游哉地英雄救美的白衣剑客——

  路剑不平。

  凌羽羽经过的地方是一处狭窄的山崖,常常有猛虎出没,而且这些怪物还会主动攻击人。刚刚就有两个大概是新手的女玩家误入了这个区域,被一群猛虎围攻。

  就在她们快招架不住的时候,一位白衣大神从天而降,一阵剑影掠过后,猛虎倒地身亡。

  【附近】娜娜:哥哥,你好厉害!(星星眼表情)我好崇拜你!

  【附近】音音:对啊对啊,大神,你能不能带下我们?(崇拜表情)

  【附近】路剑不平:哈哈,我不过是路见不平而已。

  于是凌羽羽心情愉快地走上前跟他打了个招呼。

  【附近】纯洁的小羽毛:嗨~路剑兄,好久不见啊,还真是后会有期呢~

  她还顺手发了一个笑脸表情。

  可是路剑不平却像静止了一般,突然消音了。

  【附近】音音:大神,这个是你朋友吗?

  【附近】音音:咦?大神你怎么不说话了???

  不到一秒的时间,路剑不平眨眼人影就没了。

  他原来站着的地方,只留下一圈圈还未散去的柔光,正清晰地告诉着大家,刚刚站在此地的人狼狈地逃下线去了。

  凌羽羽忍不住嘴角抽搐。

  喂,她有这么可怕吗?又不是洪水猛兽,不用逃得那么快吧?

看过《899彩之大神扛回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