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茶香飘十里 > 第146章我知道你的意思

第146章我知道你的意思

  额……

  李想容也别扭起来了,看看手里的糖葫芦,再看看依旧一脸宠溺的柳扶风。

  扶风把她当成孩子哄了?

  “元良,你去找佟毓聊天吧。”柳扶风下逐客令。

  “你是不是把我当小孩子哄了?”元良走后,李想容噘着嘴问道。

  果然,自己喜欢的人,就连嘟嘴的模样都这么可爱!

  柳扶风笑得更深了:“容容,我大了你整整六岁。”

  “真把我当孩子了!”李想容小脸一皱。“我已经成年了!”就算现在这具身体才不过15岁的年纪,可是她拥有两世的阅历,加起来,年纪比柳扶风还要大!

  “嗯,我知道。”柳扶风的笑突然有些玩味。她第一次来月事的时候,他就在身边。

  “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什么?”情绪一激动,李想容说话的声音变得有些大。

  林默他们不由闻声看过来,又迅速转过头去。

  李想容脸一红,拉着柳扶风走出店铺,想要找个人少的地方,但走了好几处,都不满意。

  “行了容容,就在这里好了。”柳扶风拉住雄赳赳往前走的姑娘。“我知道你的意思。”

  他的语气温润,如细腻低缓的琴声:“容容,我曾苦恼自己比你大这么多,但我也同样庆幸自己比你大。知道为什么吗?”

  兴许是他温润低缓的声音具有安抚人心的功效,李想容的心境也跟着越发平静下来。李想容摇头。

  “我苦恼自己比你大太多,是因为遗憾自己多出那些年的生命里,没有一个你和我一同存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也庆幸自己比你大,因为这样,在遇到你以后,我便有足够的能力去保护你!”

  “容容,我心悦于你。今生今世,我必爱你如珍宝,宠你如女儿。所以,所有你可能会喜欢的东西,我都会找出来,送到你面前。”

  李想容咬着嘴唇不说话。

  “怎么了?”柳扶风以为她还是生气了。

  只听李想容憋了一会儿,才抓着自己胸前的衣衫,道:“扶风,我的小心心呐!”激动得都快跳出来了。

  太感动了有木有?

  这么宠她的男人。

  这么会说情话的男人。

  这么好看的男人。

  居然正好也是她心仪的人!

  柳扶风一愣,随即兴奋问:“你的意思是,我是你的心肝儿?”

  不,不,不是这个意思!李想容依旧捂着自己的小心心,猛点头:“嗯。”

  你颜好,你说什么都对!

  李想容脸上的幸福与喜悦仿佛快要溢出来了。若是在前世,眼前这个男人,应该算她的男票了。“你过来,把头低下来。”李想容对柳扶风勾了勾手指。

  咻——

  一个轻吻下来,柳扶风嘴角荡漾出一个弧度来。

  “这是糖葫芦的奖励。”

  ……

  小孩子的问题解决之后,李想容和佟毓正是腻歪的时候,两人都不想立即就回店里去。

  “对了,扶风,你还准备买房子吗?”容风的大本营就在这里,柳扶风总不能一直住在客栈吧?

  “有这个打算。”其实他最想的是直接跟她住在一起。不过可惜,他们现在还未成婚。

  “那,不如我陪你一起去周围转转?”

  “正有此意。”

  两个人都是临时起意,并没有就一定要把房子买下来的意思,更多的只是想要享受一下二人时光。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走在大街上,遇到感觉还不错的房子就进去看看,慢慢悠悠地,一个时辰转眼便就过去。

  “累不累?”柳扶风将李想容的一绺碎发别到她耳后,看了看日头,道:“时辰也不早了,再不回去,伯母该担心了。”

  林默果然就担心的站在店门口张望,见他们回来,立即上前去,数落李想容:“你这孩子,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出去这么久才回来,不知道娘会担心吗?”他们可是还有镇国公这个难缠的敌人呐!

  柳扶风道:“抱歉,伯母,容容她是陪我去看房子,这才回来晚了,您要说就说我吧。”

  “你们……”柳扶风如此直白的在自己面前管女儿叫“容容”,这让林默忍不住忧心,毕竟之前柳扶风的负气离去还有李想容的失落难过,她全都看在眼里。“你们是真的……决定好了?”昨天女儿刚回来,因为不忍心看孩子疲惫的模样,林默便没有多问。今天早上又

  来了这么多人,就更没有时间问了。

  被当娘的问起恋情问题,李想容顿觉羞涩起来。

  “伯母,”柳扶风十分认真地看着林默,“已经决定好了。之前我与容容只见是因为误会才分开的,现在误会解决,虽然时间有些仓促,但我是真心想向您求娶她的!”

  “可是……”林默想的比李想容要多。

  毕竟,柳扶风的身份……

  “扶风啊,你的家人会同意吗?”

  柳扶风道:“我对容容是真心的,与其他人没有任何关系,更不会因为其他人而放弃容容,伯母请放心,我的家人不会是我跟容容只见的阻碍。”娘亲若还活在人世,也应该会喜欢容容的!

  林默是过来人,柳扶风的话似是而非,林默一下子便听出其中的问题来。“这……”

  作为一个母亲,林默是真的不希望将女儿嫁给一个不受公婆待见的家庭。

  毕竟,林默自己,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自己走过的弯路,一定不能让女儿再重蹈覆辙!“娘,咱们先进去吧。”看出林默的犹豫,李想容主动缓和气氛,并趁机对柳扶风报以歉意一笑。

  林默所考虑的问题,对于一个女人一生来说,十分重要,柳扶风

  并未因此而生气,他目光坚毅道:“我能理解您的犹豫,伯母,我会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一定会对容容好的!”

  林默并没有立即就被柳扶风说服。

  想当初,李德娶自己的时候,不也说不嫌弃自己沦落风尘的出身,愿意与自己偕老一生么,到头来……呵!

  “扶风,伯母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可是我就只有想容这么一个女儿,她要嫁人的话,对方不是只嘴上说说就完了,还得过我这一关!

  伯母糊涂了大半辈子,不能让自己的女儿也跟着糊里糊涂下去,请你理解伯母。”林默的表情里带着前所未有的刚毅。此时此刻,为母则强四个字,在她身上得到了最真实的写照。

  “扶风明白。也请伯母相信,扶风不是花心滥情之辈,这辈子认定一个人,就不会再改变,您放心,我一定会放您心甘情愿将容容嫁给我的!”

  “那,伯母就等着看你的表现!”

  “是。”

  经过之前那段时间的相处,柳扶风的人品林默还是非常放心的。既然两人已经将事情说开了,林默也就卸下了心头的一个小包袱,率先进了店里面。

  李想容和柳扶风跟在后头。

  趁着林默不注意的时候,柳扶风先拉了拉李想容的袖子,在成功引起后者注意力以后,又十分罕见地朝她吐舌头做鬼脸。

  “噗——”李想容实在没忍住,笑出声来。

  林默转头问:“怎么了?”

  “啊?哦,没什么。”李想容转移话题,“就是看今天天气很好,所以很开心。”

  柳扶风的手还拉着李想容的衣袖,并未避讳,林默无奈地摇摇头,看来女儿是一门心思全都扑在扶风这孩子身上了,也不知对女儿来说,这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进去之后,二人这才发现付生也来了。

  “你们几个年轻人,真是让老夫大开眼界呐!”付生看到李想容和柳扶风后,笑道。

  哎,看来自家侄子是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付叔,您怎么来了?”见到这个一直帮助自己的老人,李想容发自内心地高兴起来,“您老看起来面色红润,想来这段时间一定身体康健。”

  “嗯,托大家的福,我这老头子身体一直不错,”付生点点头,“这不听说你回来了,就过来看看你,顺便来找孙老喝喝茶,聊聊天。”说罢,又转头看向自家侄儿的情敌。

  “付老,别来无恙。”作为晚辈,柳扶风主动开口。

  “别来无恙啊!”付生似嗔似叹。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年轻人,不论从长相、心性、还是从实力上来说,都比自己的侄儿更胜一筹。若是他自己有女儿,也一定会让女儿选择更优秀的那个。怪只怪,惊羽那个混小子当初自己不知道把握时机!“你们这是去哪儿了,我都来了有一会儿了。”对于眼前这个优秀的年轻人,付生其实并不讨厌,甚至可以说很欣赏。

  “上次离开的时候,将宅院卖了,刚才想容陪我四处逛逛,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房源。”柳扶风解释道。

  付生点头,他同这个年轻人并不熟稔,话说到这个份上,也就没有再继续扯下去的必要了。付生于是道:“老夫今儿个来,主要是给想容丫头道个喜,想容丫头,真有你的!”

  保金县还有宫里的事,付生都已经听白家的人说过了。

  撇开治水献策的事不说,付生在朝为官多年,宫里那些个娘娘到底是什么脾性,付生早有耳闻,能单qiang匹马把惠妃也得死死的,而且还能全身而退,想容这丫头可真是太不简单了!

  李想容道:“若非有白侯爷一家照顾,我也不可能那么轻松就全身而退。”

  “他们照顾固然是一方面,可若你自己没有真本事,再怎么照顾都没用!”付生摆摆手,“行啦,老头子我就是来给你们道个喜,现在喜已经道完了,你们该干嘛干嘛去,不用管我,有孙师傅陪着就行了。”

  林安邦和万宗辉于是抱着两摞账本过来:“两位东家,不如咱们现在对对账?”难得两个东家都聚在一起了。

  李想容笑道:“那好。”话说回来,她还从未同扶风一起查过账呢!

  古代的记账方法十分繁琐,连篇累牍不说,从头到尾,除了汉字以外,没有一个别的字符。对于用惯了这种方法的古人们来说,确实没什么,但对于已经掌握前世精简记账方式的李想容来说,这特么实在太遭罪了。

  从前柳扶风不在,李想容每每自己查账,以为没有人可以耍懒,不得不耐着性子一点点看完。可如今,柳扶风就活生生地坐在自己身边,李想容身上的懒虫便开始作祟,看了几页之后,她就看不进去了。

  李想容眼巴巴地看向柳扶风,那模样,像极了一只求抱走的小狗狗。

  万宗辉和林安邦视若无睹,安心地盯着那两摞待翻阅的账簿。

  “怎的了?”柳扶风转头,嘴角噙着温婉而淡然的笑意。“可是觉得乏躁了?”

  “嗯。”李想容点点头,然后问自己面前的三个男人:“你们都不觉得这账册繁琐至极吗?”

  林安邦和万宗辉对视一眼,迅速用眼神交流,两人都觉得可以抬头了,才抬头道:“不都是这样的吗?”

  那是你们都这样!李想容在心里咆哮。

  柳扶风大约猜到了李想容的心思,便一脸宠溺的问:“那你可有什么好的建议?”

  “有!”咱虽然不是专业的会计出身,别的不会,但abo数字还是用得很溜滴!

  “我有一套计数方法,简单易学,上手之后,账面上将会比现在简洁明显一百倍!”最重要的是,改用abo数字记账以后,除非还有其他穿越者,否则别人不可能看得懂!

  佟毓笑道:“燕燕姐快别夸我了,在保金县的时候,分店有个姓樊的师傅,那手艺才真叫一绝呢!”

  “哦?”魏燕燕好奇地挑眉,作为手艺人,对于技艺高超之辈,他们都会抱有一种好奇敬仰之心。“真想见见这位樊师傅。”

  魏燕燕的话让李想容和佟毓心头一沉。是啊,他们如今御状已经告完了,也胜利了,可樊师傅究竟如何了?

  “我……说错什么了吗?”魏燕燕对两人的异样不明所以。

  “无事,只是想起了樊师傅,也不知道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李想容心不在焉道。

  柳扶风道:“我让人去查查。”

  “嗯。谢谢你扶风。”

  柳扶风皱了皱眉,看向李想容。

  他们二人之间默契十足,看到柳扶风的表情,李想容立即就明白他是不愿意听自己对他说谢谢。

  魏燕燕他们都在,李想容于是只得讨好地对柳扶风报之一笑。百度一下“茶香飘十里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看过《茶香飘十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