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茶香飘十里 > 第145章可是女孩子需要啊

第145章可是女孩子需要啊

  “想容姐,这就是你的家乡吗?好热闹!”赶了数月的路,一行人终于回到清河镇。佟毓撩开车窗,看到外面的景致后,不由惊叹一声。

  李想容道:“和保金县大同小异罢了。”

  “不一样。”佟毓目光灼灼,“我一直在想,能养出想容姐这样妙人的地方,究竟是怎样的钟灵毓秀之地,今日,终于能有幸见一见了!”

  李想容笑了笑。若真这样说的话,佟毓应该去她前世所在的世界看看了。现代的世界,那才叫与众不同!

  “元良,先停一下。”柳扶风叫住外面赶车的元良,然后对李想容解释道:“你许久未归,咱们在集市上买点礼物带回去。”

  “是,公子。”

  可是,到底该买什么好?

  如今的林默已经不像以前那样生活拮据,尤其在吃食一事上,外面做的东西,未必就有林默的手艺好。

  正当李想容犯选择困难症的时候,柳扶风建议道:“去首饰店看看吧,你的眼光,伯母会满意的。”

  “好。”

  佟毓还是第一次到首饰店里逛,进去之后,柜台上摆的每一件首饰他都很感兴趣。

  李想容突然意识到,佟毓拜师以后,似乎没有从她这里捞到实实在在的好处过!

  佟毓以前卖茶叶的时候好歹还能赚不少银钱,如今虽然吃穿不愁,可是身上却没有银子傍身,这对于一个十三岁的男孩子来说,其实是很尴尬的。

  李想容心里一阵自责,便道:“若是有喜欢的,便跟我说。”

  “不用了想容姐,我不需……”

  “你是不需要,可是女孩子需要啊,”李想容对他善意一笑。

  佟毓的脸顿时一阵爆红!

  “想容姐,我……”

  “好了,你跟着我做工了这么久,我还一分钱都没给过你,这就当你的一部分工钱好了。”

  心知李想容是真心体恤自己的,佟毓抿唇犹豫了几秒,最后点头道:“谢谢想容姐。”

  柳扶风突然幽幽来了句:“想容,不许笑!”

  佟毓顿觉一阵寒意,忙道:“想容姐,你先选着,我再看看其他的。”说完,赶紧跳离李想容五步之外。

  “你干什么!”李想容蹙眉,锤了柳扶风一下。

  拳头被柳扶风一把握住!

  柳扶风用大拇指温柔地抚摸着她手背细嫩的皮肤,一脸幽怨,小声道:“容容,不许对别人笑!”

  李想容:“……”

  胳膊用力一缩,手就挣脱了束缚,李想容瞪柳扶风一眼:“不要闹!”

  毕竟是在外头,就算自己和容容都可以不在乎,可是唾沫星子能杀死人,他不希望容容因为自己而被人说三道四。

  柳扶风:“容容,你对你的小徒弟也太好了点!”

  李想容:“扶风,你这个做未来师公的就不能大度点?”

  柳扶风:“不能!”

  佟毓无奈,看了看因为直男属性而站在门口不愿进来的元良。

  元良摊手。看我做什么?

  被柳扶风这么一搅和,佟毓也没了细心挑选的心情,随意找了一根中规中矩的簪子,交给店小二,就到门口同元良大眼瞪小眼去了。

  柳扶风给了佟毓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心满意足,拉着李想容挑了一件又一件。

  最终,他们选定了珠玉系列的头面。

  林默不喜奢华,因为年纪的关系,也不适合年轻女孩子那种颜色鲜嫩的头饰,这套珠玉头面顾名思义,便是以珍珠和玉料为主,辅之以少量鎏金,样式雍容典雅,又不会太过耀眼。

  趁着伙计去将首饰包起来的功夫,李想容拿出荷包,准备付钱。柳扶风拦住了她。

  柳扶风仿佛化身霸道总裁,潇洒地将自己的荷包递给了伙计。

  伙计笑着接过,道:“二位客官,您稍等。”

  “扶风,我有钱,真的不用你……”

  柳扶风打断她:“容容,到现在你还要跟我分得这么清?”

  “我……”李想容俏脸一红。

  她似乎一不小心捉到一只传说中的“别人家男朋友”!

  抢着付钱不说,关键是颜值还高,想想都激动啊有木有!

  “总盯着我看做什么?”见李想容一只看自己,柳扶风笑问。

  “扶风,你好帅!”

  “帅?”

  “就是俊俏。”

  “那我以后常带你出来逛街,你多夸我几次。”柳扶风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啪啪响。原来帮容容付钱就能得到容容的夸赞啊……

  李想容:她上辈子一定拯救了银河系!!!

  “你是……是想容姑娘吧?”门口一名妇人进来,看到李想容后,有些犹豫又有些惊喜的问道。

  “正是小女。”李想容和柳扶风不得不暂时收住各自的小心思。“不知您是……”

  那妇人道:“想容姑娘可能不认识我,我是你们容风的老客户啦!之前一直听说你去了别处,你可回来了!”原来是容风茶的客户。

  李想容笑道:“今日刚回来。顺道买点儿东西。”

  妇人道:“昨儿个我兄弟从京城回来,听他说,皇上让你去参加国宴了?”说罢,一脸羡慕。

  首饰店的店小二还有其他客人闻言,也纷纷好奇起来。

  李想容淡然一笑,没点头,也没否认。

  这时,旁边以为小哥插嘴道:“我听说啊,人想容姑娘那是献了治水良策有功才能参加国宴的。”

  林默将佟毓的房间准备好以后,便拿过李想容买回来的食材,不过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做出了好几道美味佳肴。

  饭菜特有的香味儿传过来,乐三娘和魏燕燕也去厨房帮忙打下手。

  不一会儿,一大桌子菜就做好了。

  饭毕,林默等人继续看店,李想容和佟毓则要回各自的屋子里休息,柳扶风和元良也起身告辞。

  “公子,咱们……”

  元良的话被柳扶风一道凌厉的眼神憋了回去。

  “有什么问题吗?”李想容问。

  “没有。”柳扶风故意眨了一下眼,让李想容形成他说假话的错觉。

  “不对,一定有事!”李想容皱眉,转而看向元良:“元良,你来说!”

  林默等人见他们有话要说,默默去别处忙活,给两个年轻人腾出地方。

  元良道:“之前走得时候,公子已经把柳府给卖了,咱们现在还得现去找地方住!”

  “卖了?!”李想容非常吃惊。“为什么要卖?”

  柳扶风深沉而又隐忍地看着她,不说话。

  “还不是因为你!当初要不是你和白……”

  “元良!”

  元良不甘地深吸一口气,不再说话了。

  柳扶风认真安慰道:“他说话没脑子,你不要同他一般见识。”然而事实却是,柳扶风心里乐开了花。

  怎么以前没发现,元良还有如此神助攻的时候?

  李想容心中不由一阵自责,当初因为自己,他竟然把宅子卖了!他得有多伤心?

  “扶风,我……”

  “好了,什么都别说了。”柳扶风朝李想容温柔一笑,使得李想容更为自责。“事情都过去了,容容,你在就好。”

  李想容心头一热。

  “我先陪你去找客栈住下吧?”她主动提议道。

  “不用了,你一路上也累得够呛,赶紧回去休息吧。”顿了顿,语气不容置疑:“别让我心疼。”

  李想容只好退而求其次道:“那我送你出门总行了吧?”

  “嗯。”柳扶风点点头。

  ……

  第二天,李想容吃饭完饭之后,准备去找柳扶风,却被许多闻声而来的乡亲们堵在家里。

  李想容在京城中的事迹经过一夜的传播,已经在整个清河县轰动起来了。

  马有才、唐记老板娘、铁柱、丁贵丁二牛父子,还有其他一起跟着李想容种茶树的农户都来了。甚至连杨里长也不例外。

  杨里长是这些人当众最有身份的一个,走在其中,颇有些鹤立鸡群的味道,捋了捋自己的山羊胡,道:“想容丫头,恭喜啊!”

  这么多人来给自己道喜,肯定一时半会儿走不了了。

  “同喜,同喜。”李想容拱手笑道:“大家快请进。”

  “想容妹妹,你实在是太厉害了!”丁二牛真心赞叹道,心里也越发苦涩。一个能得到皇上赏识的姑娘,身边又有样样出挑的青年才俊,看来,他是真的一点儿希望都没有了!

  “就是,我马有才这辈子佩服的人不多,想容姑娘,你算其中一个!”马有才竖起了大拇指。“不单单有生意头脑,还能为圣上治国安邦分忧解劳,救南方灾民于水火之中,想容姑娘,你真是难得一见的奇女子!”

  “大家过奖了。这么夸我,我都不好意思了。”

  “我们也都实话实说而已。想容丫头啊,你实在太给咱们清河县争气了!”杨里长与有荣焉。清河县出了个在皇帝面前露脸的李想容,这在他未来数年的政绩里,绝对会是浓墨重彩的一笔!

  杨里长越想越兴奋,便问:“听说皇上和皇后娘娘都赏赐了你,想容丫头,何不把贵人们的赏赐给咱们大伙儿看看?”

  看是一定要看的,但是皇后的赏赐就……

  李想容想了想,道:“请诸位稍等。”

  皇后赏的是一套精致的掐丝头面,眼下外头人多眼杂,拿出来,难免会让居心不良之人眼红。

  可是如若不拿出来,一来传到皇后耳朵里,恐怕不大好,二来,人都是有猎奇心理的,说不准这反而让其他人对这副头面更感兴趣,到时候万一别人连看都没看头面就没有了,那她的罪过就更大了。

  须臾之后,李想容和林默分别拿着头面还有已经裱好的御赐大字走出来。

  一群人顿时就看呆了!

  丁贵嗫嚅一番,道:“这,这种御赐的东西,咱们是不是该跪下磕头?”

  杨里长道:“对,对,你不说我都差点儿忘了,咱们赶紧的!”

  然后一群人乌压压的跪了下来,一声接一声,头磕得非常实诚。

  拿着头面和字幅的李想容母女对视一眼,十分尴尬。

  这其实等于变相的跪她们娘儿俩!

  “杨里长,丁叔,大家快起来吧!”皇帝皇后又不在这里,跪了有什么意思?

  起身之后,一群人敬畏地观赏起来。

  某大娘道:“这套首饰得多少钱呐!”然后被自家男人拍了一下,道:“没眼力见的东西,这是能用钱衡量的吗?皇上皇后赏赐的东西,那可是能传世的无价之宝!”

  众人又是一阵赞叹。

  李想容见差不多了,就将两样东西送了回去。

  “哎,想容姑娘,怎么这就拿回去了?”

  李想容道:“昨儿个刚回来,还没想好该将这两件御赐之物放在何处供奉瞻仰,等我安排好了,一定再叫大家来看。”

  众人这才意犹未尽地点点头。

  再次回到客厅时,李想容和林默手中端着茶点和坚果出来。

  美味入口,铁柱忍不住感慨:“想容姑娘这里的东西,就是好吃。”

  “就是,”有人认同道,“想容姑娘的点子也好。跟着想容姑娘,如今大家伙儿都挣了不少钱,日子一天比一天好!”

  柳扶风远远的就看到客厅里相谈甚欢的场面。

  “公子,咱们不进去吗?”元良问。

  柳扶风和元良都是习武之人,耳力奇佳,纵然隔得有些远,主仆二人已经能将里头李想容等人的谈话听得一清二楚。

  “不了,里头那么多人,已经够她应付的了,咱们找个地方喝茶,等这些人走了,再过去。”

  “可是……”元良挠挠头,“公子,您以前可不会为了谁如此屈尊!”

  柳扶风目若星辰,看着客厅里的那抹身影,道:“她,值得。”送走这些乡亲们,已经是差不多一个时辰以后的事情了。

  一次性应付这么多人,李想容真心累了一把。

  柳扶风又等了一小会儿,才带着元良过去。

  路过卖糖葫芦的小商贩,他还特地给她带了几根。

  “累不累?”柳扶风将糖葫芦递到李想容面前,温柔而笑问道。

  “扶风!”李想容欣喜道,之前的疲惫也跟着一扫而空。“吃早饭了吗?”

  “已经吃过了。尝尝这糖葫芦味道怎么样?”

  李想容尝了一口,酸酸甜甜的味道充满口腔,她顿时就幸福的眯起双眼。对,就是这个味道!

  “好吃!”

  她的回答让柳扶风眼中的温柔更浓烈了。

  “元良,你也吃。”突然发现元良古怪地看着自己……手里的糖葫芦,李想容给他递了一根。

  元良猛地跳开一步:“我才不吃这种小孩子的玩意儿!”22百度一下“茶香飘十里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看过《茶香飘十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