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茶香飘十里 > 第123章你有什么可以证明自己

第123章你有什么可以证明自己

  咚咚咚——

  外头突然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三人顿时身形一怔,警觉起来。

  这个点儿,天都还没完全亮透,谁会来敲门?

  白惊羽站起来,将出房门前准备好的防身匕首分给李想容和佟毓,然后轻手轻脚的走出去,隔着大门问:“谁?”

  “哥,是我,快开门!”

  “是惊寒!她回来了!”李想容大喜,忙跑过去。

  佟毓拉住了她:“民间向来有善于模仿声音的艺人。咱们还是小心点儿为好。”说罢,看了看白惊羽。

  白惊羽遂道:“你有什么可以证明自己?”

  外头的人一愣,紧接着穆老板的笑声传来:“惊寒丫头,看来你哥他们不欢迎你,走,去穆叔那里,穆叔请你吃好吃的。”

  白惊寒小心翼翼的问:“我能先跟我哥他们见个面,再去你那里吃好吃的吗?”

  “哈哈哈……”穆老板笑的更欢了。“行,随时都欢迎你。”

  外头的一老一少相谈正欢,而屋里的三人却哭笑不得。

  得了,能说出这样的话来,除了资深小吃货白惊寒以外,还能有谁?

  白惊羽无奈地开了门。

  “穆叔。”他先跟穆老板打了个招呼,然后看向自家妹妹:“你这丫头,真是……让我说什么好?”

  “本小姐什么都好!”白惊寒朝哥哥做了个鬼脸。“听说你为了找我,这两天一直在打架,本小姐很是感动,决定想你一下了。”

  说着,拉起白惊羽的胳膊,像小狗似的蹭了他肩膀头两下。“让哥哥担心了,哥哥辛苦了。”

  白惊羽一颗妹控心顿时爆棚!

  “你……”白惊羽伸手,想对妹妹使出摸头杀。

  然而白惊羽蹭完以后,立即将自家老哥扔在一边,跑到李想容和佟毓面前。“我还以为再也看不见你们了!”说着,小女儿的委屈之态终于露了出来,她一双眼睛红红的,可怜巴巴地看着李想容,伸出双手:“想容姐,要抱抱!”

  白惊羽再一次有了妹妹不是自己的了的感觉。

  李想容用力抱紧白惊羽,眼圈也跟着红了,眼泪啪嗒啪嗒落下来。“惊寒,对不起,都是我连累了你!”

  “快别说这样的话,想容姐,这不是你的错,赵家人早有歹心,我们防不胜防。”白惊寒安慰李想容道。“我反倒庆幸是自己被抓了,我比想容姐多懂些拳脚功夫,被抓了他们也不敢真对我怎么样,哈哈。”说话间,她还是那个神经大条的小姑娘,仿佛在赵府被人拿刀子在脖子上比划时,那种毛骨悚然之感从未出现过一般。

  李想容虽然不知道她经历过什么,但却非常清楚,那些经历,绝对不会有多美好。

  这样的白惊寒,反而更让李想容心疼。

  李想容的眼睛像坏掉的水龙头似的,眼泪哗啦啦流个不停。

  佟毓忍不住道:“想容姐,快别哭了,惊寒回来了就没事了。”

  若真说起来,白惊寒会遭此一难的最根本原因,其实在他身上!

  若不是因为他,李想容和白家兄妹根本不会跟赵三有太大冲突。

  白惊羽见不得女孩子间哭哭啼啼的场面,略带尴尬地咳嗽一声,对穆老板道:“穆叔,快进来坐。”

  穆老板抬脚迈入,感慨道:“这两个小丫头就像亲姐妹一样,感情真好。”

  白惊羽道:“那是,我妹最是讨人喜欢。”顿了顿,又补充道:“小丫头也不讨人厌。”说罢,耳朵隐隐有了发红的苗头。

  穆老板但笑不语,随着进了屋。

  眼下并不是哭的时候,李想容发泄了一小会儿,就擦干眼泪,问穆老板:“穆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穆老板道:“昨天手下人先跟惊羽去打探了消息,当时就他们两个人,人手根本不够,贸然行动,只会打草惊蛇,对惊寒不利。”

  “你们几个这些天一直精神紧绷着,只要一提营救惊寒这件事,就无法心平气和,到时候若是打起来,反倒不利于救人,所以昨夜就没通知你们,派了些人手,将惊寒丫头囫囵着从赵府带出来了。几位小友,还请莫要见怪。”

  “怎么会?我们感激还来不及!”李想容等人笑道。“多亏了穆

  叔您出手相助,才能顺利将惊寒救出来。”

  “是啊是啊,穆叔可厉害了!”白惊寒笑道,“穆叔把我救出来的时候,都没惊动赵家的人呢!”

  相比于白惊寒的笑意,李想容和佟毓、白惊羽笑得就意味深长了。

  穆老板对于他们几个而言,不过萍水相逢罢了,却帮他们这么大的忙,他有什么目的?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眼前这个中年男人谈笑间对赵府没有丝毫惧意,他究竟是什么身份?

  穆老板的目光洞明,佯装打了个哈欠,笑道:“行啦,既然惊寒丫头平安回归,那我这把老骨头就不在你们这里耗着了,我要回去补觉咯!”

  他之所以会无条件帮助这几个年轻人,不过是因为一直有跟主子有书信往来罢了。

  主子放在心尖儿上的人,他自然得倾囊相助。

  穆老板临走前,又看了李想容一眼。

  哎,就是不知道主子做好事不留名,某些人到底能不能有所回报?

  ……

  赵家。

  清晨,换岗的家丁来到囚禁白惊寒的小院时,大吃一惊。

  只见他面前横七竖八躺了一地挺尸的,而小院的大门,却是大开着。

  发生了什么事情,已经不言而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快醒醒!”换岗的家丁使劲儿拍了拍被迷香迷晕了的人。

  “唔……”躺在地上的一个个终于醒过来。“你们怎么过来了?”

  “我们怎么过来了?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辰了!人呢?!”换岗的家丁头头气急败坏对手下道:“还不赶快去报给老爷!”

  此刻赵员外正在温柔乡里安眠,被人吵醒后,火气甚大。“做什么?”

  “老爷,昨,昨儿个晚上,那位姑娘被人给劫走了!”对李想容等人来说,白惊寒回来了,并不代表事情就结束了。

  现在首要的问题是,接下来该怎么办?

  赵家能抓一次,就能再抓第二次。

  他们总不能一直待在店里不出去吧?

  等赵家发现白惊寒逃走,会采取什么手段来对付他们?

  “要不,你们先走吧!”李想容道,“你们都是过来帮我的,没道理因为我而受牵连。”

  发生在白惊寒身上的事情实在让她后怕。

  她不怕死,却怕和自己真心相待的朋友受到伤害。

  打定主意,李想容倏地站起来,拉着白惊寒的手对三人道:“趁现在赵家还没找上门来,你们收拾东西,赶紧走!”

  “想容姐,你说什么呢?”白惊寒制止她。“我们走了,你怎么办?”

  “就是,小丫头,连我们都不在,你还不得被赵家给生吞活剥了!”

  李想容道:“我就不信……”

  话还没说完,就被佟毓打断:“这件事说到底,是因为我而起,想容姐,我是不会离开的!”

  “开门开门!快给大爷开门!”正在这时,外头又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这说话声粗糙而恶劣,显然不是穆老板那样的人或者他手下会发出的。

  遭了!

  李想容心道不妙,叹了口气:“看来你们若想走,得先经历一番波折了。”

  白惊羽敛眉,道:“我们从来没说想走!”他一边往外走一边对三人道:“匕首都随身拿好了,我先出去看看!”

  “什么人?”白惊羽走到门口,冲外头的人道。

  从气息上判断,外头有大约四五十人之多!

  白惊羽脸色越发凝重。看来对方这次是下血本了!

  “里头的人听着,我们是官府前来捉拿嫌犯的官差,赶紧把门打开,不然耽误了大爷们办案,定要你吃官司!”

  “我们都是良民,这里没有你们要找的人!”

  “哼哼,那可就由不得你了!”张三冷笑出声来,又对领头的官差小声道:“我们员外说了,定要把那小贼捉拿归案,他老人家要亲自审。到时候,一定少不了你的好处!”

  赵员外忌惮白惊寒的身份,虽不敢杀了她,却也不敢轻易放人,

  想来想去,只好将这件事报给镇国公府定夺。

  然而信才刚送出去,昨儿个夜里白惊寒就被救走了!

  今天一大早赵员外得到消息以后,赶紧去找平日里沆瀣一气的县令,让县令出动官府的力量,务必将人再捉回来。

  县令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儿,赵员外故意不告诉他白惊寒的真实身份,于是白惊寒就被县令随意冠上一个偷盗的名声,这会儿张三得了赵员外的命令,协助官差前来抓人。

  “张哥放心,咱们定然不会让贼人跑了!”说着,那官差又狠狠拍了几下门,“识相的赶紧给大爷开门,否则,爷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白惊羽手握佩剑,蓄势待发。

  “看来今天是免不了一场事端了!”李想容走过来,目光坚定。“我就不信了,这天下还是赵家的不成?”

  “就是,哥,这些人既然敢来,咱们就让他们好好见识见识白家人的厉害!”白惊寒也露出了铿锵铁骨。

  这样的小姑娘让佟毓也斗志满满,他也走上前去,准备迎接人生中的第一场反击!

  “他们既然不开门,咱们何不直接把门踹开?”张三恶意地提议

  道。

  那些官差平日里也是横行跋扈惯了,听完张三的建议,丝毫不觉得有何不妥。领头的官差挥挥手,道:“去,把这家破店给爷砸开!”

  砰——砰——砰——

  四五个身材壮硕的官差合力一下接一下撞击着大门。

  眼看着大门摇摇欲坠,白惊羽干脆从里头狠狠踹上一脚。这一脚他使了足了力道,外头的人没想到他会这样做,一时不备,被白惊羽连门带人一起踹翻在地上。

  摔到地上时,人在下面,门板压在人上头,白惊羽举剑踏到门板之上,将人踩在脚下,使得那些人哀嚎不已。

  “你们强入民宅,好大的胆子!”此刻的白惊寒目光凛冽,浑身尽是征战沙场的大将志气。

  “你,你居然敢打官差……你大胆!”官差头头被这样的白惊寒吓了一跳,指着他,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张三在一旁鼓动道:“怕他做什么?老话说得好,双全难敌四手,恶虎还怕群狼,他就算再厉害,也比不上咱们人多势众!再说了,后头还有几个不顶用的拖后腿呢!”

  一时间,分店门口顿时刀光剑影,打斗声不断!

  李想容等人本以为,就算官府跟赵家勾结在一起,但官府毕竟是官府,不可能真像赵家那样心存杀意,多少得收敛一些。

  然而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官府的人根本就没有人命观念,他们的每一刀每一个动作,都直指李想容等人的要害!

  之前去赵家要人时,白惊羽刀刀见红,却极有分寸,只让敌人失去战斗力,并没有杀人的打算。然而眼下这架势,却让白惊羽彻底懒得再有所顾忌!

  “可恶,他们还有没有王法了?!”李想容一边打一边骂道。

  相比于多少还有太极防身的李想容,佟毓才是四人中最狼狈的一个。

  庆幸的是,由于有以往的下毒经历,此刻他比李想容要嗜杀许多。“王法?哼,这里何曾有过王法?”佟毓费力的将匕首从一个官差身上抽出来,鲜红的血液喷了他一脸。

  但与此同时,一把冰冷的大刀从后方砍向佟毓的胳膊!

  “嗯……”佟毓闷哼一声,从未受过这种罪的他,顿时被抽离了所有气力,防身用的匕首掉到地上,他自己也跟着有些站不住。

  “佟毓!”离他有些距离的白惊寒惊叫一声。

  “你们找死!”白惊寒顿时双眼猩红,周身戾气横生,这会儿的她已经不似平日里那个天真烂漫的少女,而是一个从从无尽地狱里爬出来的修罗!白惊寒的衣服早就被鲜血染红,此刻她杀红了眼,周围来人便杀,刀刀直击要害,她用自己最快的速度来到佟毓身旁。

  “佟毓,你怎么样?”白惊寒顺手砍掉敌人一只胳膊。“坚持住!”

  到了这个时候,战争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若不奋力一搏,等待他们的就只有死亡!

  四人谁都没有束手就擒的意思。

  佟毓随手捡起一把大刀,撑着站起身来,咬牙道:“我没事!”说着,为了不给白惊寒拖后腿,勉强又加入打斗之中。

看过《茶香飘十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