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快穿之造梦师 > 第一百零六章 典妻(2)

第一百零六章 典妻(2)

  今天晚上张大山不会回来,柳芸闭上眼睛放心的睡了。

  半夜她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惊醒,睁开眼睛一看,张大山正蹑手蹑脚脱她的衣服。

  柳芸心中一怒,拉着衣襟问:“你要干什么?”

  张大山笑的恶心:“还能干嘛?你这块肥田让我播下种子,来年让那猎户替我养儿子!”

  柳芸啪扇过去一巴掌,接着拿过炕上的剪刀横在脖子上,眼神坚决:“从你亲自把我典卖出去,咱们就不再是夫妻,你今天要敢动我一下,我是奈何不得你,可我能让你人财两空!”

  张大山被打了一巴掌,怒火中烧,提起柳芸的衣襟骂:“臭娘们,还当自己是冰清玉洁的黄花闺女,老子睡了你多少次怎么今天就反抗了,说,是不是和那猎户看对眼了,想为你将来的夫君守贞!”

  柳芸轻蔑的看着他:“是又怎样,他比你像个男人!又不是真到山穷水尽的时候,你让自己的妻子被别人随意睡,为了钱财,一点脸面都不要了,你这样的人,禽兽不如!”

  张大山愤怒的眼都烧红了,一手提着柳芸的衣襟,一手高高举起:“我打死你这个……”

  柳芸索性扔了剪刀,一只手指着自己的脸:“你打,你往这儿打,你敢打明天我就吊死在县衙门口!你都不要脸了我还要什么脸,大家一块死得了!”

  听柳芸谈到官府,张大山哆嗦一下,放下了手捂住柳芸的嘴:“见官差的事是能随便说的?何况我自己的媳妇我想怎么做官府也管不着,要真是典妻能获罪,那些把媳妇抵给赌坊的岂不是要判死刑?别给我胡咧咧,尽显得你读书多。”

  说是这样说,张大山的声音还是低下来了。

  听说他们这种升斗小民进了衙门,官老爷要先打四十杀威棒,那棍棒里装了铅,一个要重百八十斤,一棍子打下来他就要丢半条命。

  这些都是当初柳家约束奴婢说的话,张大山以前做家丁时对官差的恐惧还藏在骨子里。今天被柳芸一提,他就知道怕了。

  见官的事,那是普通人能见的吗?

  柳芸一双桃花眼瞪着他,目光炯炯,依稀可见往日柔弱堪怜的风采,张大山心中一荡,就想上前。

  柳芸眼睛微眯:“滚下去!”

  张大山不知怎的真的下去了,他坐在炕上两脚找鞋,习惯性的问一句:“芸娘,我睡哪儿?”

  柳芸不耐烦的说:“我管你睡哪儿,赶紧滚!”

  张大山一怔,心想柳芸性格大变,肯定遭受了大打击,说不定这几日就要寻死,幸好明天就把她交出去,别的事……还是顺着她罢。

  第二天柳芸醒来,打开门见张大山睡在门外,睡的很香还打呼噜。

  柳芸蹲下轻轻拍打他的脸,张大山睡的死猪一样一动不动。

  柳芸悄悄从他怀中掏出一张纸,接着端了一盆水泼到张大山身上。

  “唉唉,你干什么你还上脸了你!”张大山被惊醒,带着怒气擦着脸上的水说。

  柳芸哼了一声,端了一盆洗脸水,回屋闩上门。

  她换上自己最破的衣服,洗漱好之后喝了昨晚藏在柜子里的一碗冷粥,接着去张婆子的房门:“娘,赶快起来,今天是我在家最后一顿,把咸肉和鸡蛋给我拿出来,不然我不答应走。”

  张婆子房间毫无动静。

  柳芸继续哐哐敲起来,张婆子被惊醒,大骂:“叫叫叫,叫魂呢!还想吃咸肉鸡蛋,多大的脸,外面的人连树皮都吃不起你还想吃咸肉鸡蛋,是生怕别人不知道我们家有钱,你这个搅家精,吃菜团子去!”

  菜团子就是让柳芸背着竹篓上山采野菜,回来之后把野菜剁碎,煮的半熟后团成团放锅上蒸。

  菜团子过水之后少了一些涩味,但没油没盐的,跟吃草也差不多了。

  何况村里大旱,村里人都去山上找吃的,现在别说野菜了,树皮都难找。

  “好,既然你饭都不让我吃,我回娘家去!”柳芸说完擦着眼泪从张家往外跑。

  周围村人都背着竹篓往山上找吃的去,见她抹着眼泪跑的飞快,都问:“张家的,你干什么去?”

  柳芸呜咽道:“我在这儿过不下去了,我回娘家去。”

  “多大的事啊。”

  “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你还有孩子,别由着自己性子。”

  “女人哪能不受委屈,忍忍吧。”

  “这几年张家对你可不赖,何必因为一点小事回娘家。你娘家同意你回去了吗?”

  周围妇人七嘴八舌的劝,柳芸抹眼泪抹的眼角通红:“这丧尽天良的张家,我为他们生儿育女操持家务,到头来因为两斗小米把我典到山里猎户家里替别人生孩子。我回家好歹有条活路。”

  一斗就是十二斤半,两斗小米也就二十五斤。

  周围人心想这不能啊,前些年张家典当新媳妇的衣服首饰得了不少银子,前几天听说柳家又赏了银两,张家怎么把能生金鸡的大家小姐典当出去,还只典当二十多斤粮食。

  柳芸也不管周围人的反应,一甩袖子,推开周围人的包围圈,跑的飞快。

  张婆子听说柳芸要回娘家,一叠声喊让她回来。

  谁知外面毫无动静。

  柳氏莫不是跑了吧。

  想到这里,张婆子慌慌张张穿好衣服往外跑。

  跑到村口还不见人,连忙问周围人,周围人都说柳氏跑回娘家了。

  张婆子一拍大腿,心说坏了,连忙跑向井边让儿子找人。

  一会儿山里猎户就来了,少了柳芸怎么交差。

  她气喘吁吁的跑到村南井边,张大山正在挑水。

  张婆子隔老远就喊:“大山,你媳妇跑了,你赶紧去追!”

  跑了?

  张大山一听,把木桶一扔,连忙跑到张婆子跟前,急忙问:“娘,她跑哪儿去了?什么时候跑的?”

  “听说她回娘家了,你可千万要拦住她,不能让她把那件事告诉柳家,不然咱们家就全完了!”张婆子拍着大腿一脸惊恐。

  心想就是柳夫人不慈,柳老爷还能任由别人卖了他女儿?

  张大山却放下心来,柳员外万事不管,柳夫人管着内宅,手段了得,只要她不想让这丑事传出去,柳氏一句话都传不出去。

  不过还是要去传个口信,万一柳氏真要寻死,柳夫人肯定要怪他办事不力的。

  (//)

  :。:

看过《快穿之造梦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