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斩鹿歌 > 第二十二章 长安八景芙蓉园

第二十二章 长安八景芙蓉园

  /

  天大亮,昨晚困意真的上来了,很快入眠,醒来看看,身旁躺着的还是只盖凉被的肖门主,鹿俊眯眼一笑,唉,难得啊,难得。手臂支起,本想好好看看这肖门主的睡相,却听到一声轻咦,肖门主睁开眼蹙眉看着鹿俊,“起开,压到我头发了。”

  鹿俊撇嘴起身,“长安好像比太 安还要热啊!”

  肖门主坐起掩住前胸,道,“快立秋了,天气还好,只是少雨,不比太 安。闭上眼。”

  鹿俊知道她要穿衣,便不再多言,闭目盘腿而坐,听着衣物窸窣之声,过了片刻问道,“今日肖门主可有空?”

  “无事,想到城内走走吗?”

  “自然要去啊,前日你还讲要带我尝尝五味美食,看看八景美色的。”

  “好。”

  鹿俊听着肖青槐在穿衣梳妆便又道,“肖门主,我曾听说女人有两件事不能催?”

  肖青槐一听她这口气就知不是什么好话,“你又从哪本歪书看来的?又是哪两件事?”

  鹿俊比出一根手指,“第一件便是穿衣服。”

  肖青槐顺手给了鹿俊一个脑瓜崩,“睁眼吧,果然是歪书之理。”

  鹿俊睁开眼便见面前人换上了紫衫,左胸前绣一槐树,长发一束,清爽怡人,鬓旁可见水滴耳坠,“肖门主说在下时常有美相伴,果然不假。”

  “今日心情好,不与你计较。穿衣服,我去吩咐早饭。”

  鹿俊正拿衣服,却又听得肖青槐回头道,“你说的第二件事呢?”

  鹿俊坏笑两声,再上下打量一下肖青槐,肖门主下颌微微上扬,“看什么?”

  “这第二件不能催的事,就是女人脱衣服时。”

  肖青槐秀目半眯,“哼,果然书生本色是为色。”

  说罢出门,留鹿俊在房中哈哈大笑,果然调戏一下肖门主还蛮有趣。

  二人结伴出了门,走到这长街之上,天清气朗,长街来往者众,看看这长街卖小玩意儿的少,卖吃食的却是很多,肉夹馍,凉皮,灌汤包,羊肉馆也是店连店,面食味道纠缠一起,分不清哪家是好味道。

  免得撑坏了肚子,便是各买一份,两人分食,话说这吃相才尽显人态,鹿俊自是不讲风雅,肖青槐也不是这拘谨人,又是东道主,用完饭,两手油腻,向店家借了胰皂,净了手,“今日带你去个好地方。”

  以前鹿俊到没机会去西安旅游,如今能来到千年之前,得去看看,想来那些景色都是有的,但长安自唐以后,开始破败,宋时也未修缮多少,如今宋亡不久,便是看看古迹也可,一念及此,便冲着肖青槐道,“肖门主准备带我去何处,大小雁塔?还是华清池?”

  “你未曾到长安倒是知道些,不过都不是,带你去芙蓉园转转。”肖青槐带路先行,鹿俊刚刚饱腹自然也跟着去溜溜食。

  “听说芙蓉园原是唐皇宫殿,可几百年来早已破败不堪。”

  “破败自有破败的看处,况且,你所不知的是,这芙蓉园由大丰钱庄资助,长安侯上表天子,耗十年之功,已将这芙蓉园恢复了十之六七。不过这进园观赏,一人需缴纳一两银子。所以也并非是寻常百姓常去之地。园中多有雅士,长安有半数的诗会都是在这园中举行。只是逢上节日不收银钱,皆可入内。”

  呵,一两银,鹿俊现在手里倒是宽绰,来了这么久也知道,虽说宋亡后,银钱略贬值,可这一两银子购买力得有前世五百块左右,门票这个价,确实能拦下不少人,转念又问肖青槐,“门主何时到的长安?”

  “不过月前。”

  “那就是我醉蓬莱开张后,门主才来的。”

  “不错。”

  “那算起来门主也不过来长安不足一月,何以对长安如此清楚明晰?”

  肖青槐笑笑并未作答,反而岔开话题,“长安侯与先父有旧,今日这芙蓉园便是给你省下一两银子。”

  鹿俊哪会在乎这,这肖青槐可是反贼,差点杀了周幽的人,一句长安侯与她爹有旧,这又是何许人,长安侯乃是国姓侯,同为大周皇家,再联系之前听王鹊说,肖青槐曾上西山,难不成?不敢想不敢想,跟着走便是了。

  出了西门,才看的到远处宫殿楼阁,想来就是芙蓉园了,招来马车,车驾行的缓慢,近得来,围墙高耸,五六米的米的高度,绵延数里,若是绕着走下来怕是得一两个时辰,门前还有人站岗,挎刀着甲,呵,倒还真的挺当回事。

  到了门前便见门前有人上前来迎,“鹿小姐。”

  鹿俊看着肖青槐,愣神后不由的嘴角泛笑,还真是用这名字上瘾了。

  “小姐,这位是?”

  “这是舍弟鹿俊。”

  “奥,见过鹿公子,侯爷已经在园中留了湖心亭给小姐。”

  “劳烦刘大人。”

  “小姐折煞小人,我只是个给侯爷当差的,侯爷吩咐了,哪敢怠慢,这芙蓉园颇大,小人给小姐公子引路,请入园吧?”三人拿了腰牌,入了园,眼见得这园是倚着曲江而建,一眼美景难以望尽。

  刘伴文侯府任职,眼力活,自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搭话的机会。

  “鹿公子,在下刘伴文,在侯府任个闲职。敢问鹿公子何处高就?”

  “刘大人莫要多礼,在下不过再**谋点小生意做。这次来长安来见见青姐。几日就要走。”鹿俊点明了对自己献媚也没什么用。

  这刘伴文也是聪明人,口气不变,“鹿公子到得长安,即是小姐家人那也是侯府贵客。”

  刘伴文倒也不讨人嫌,知道何时住口,快行两步,离两人不远不近,肖青槐才低声对鹿俊讲,“长安侯知我身份,旁人不知,我便用了鹿青的名,这刘伴文回去定会如实禀报,长安侯少不了查你,但你登门拜访还是免了。我去应付。”

  鹿俊明白,肖青槐毕竟图的非常事,不想让自己趟这浑水,“我知门主心意。”

  虽然知道前方人没听到,但肖青槐扭过脸,嘴角拉直,“外人在,还叫门主?”

  鹿俊急作讨饶状,“青姐,小弟知错了。”

看过《斩鹿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