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斩鹿歌 > 第五十一章 何言知子莫若父

第五十一章 何言知子莫若父

  草原上的雨来的太迟,不过下起来也不比**的小,雷声阵阵,清晨帐暖,诺敏归来头天晚上还是赖在周喻心的帐中,母女二人,都是散着发髻,在说心事。

  “苏合他,是不是有了心上人?”

  “娘亲看出来了-”诺敏发丝绕指羞涩道,“**人杰地灵。”

  “哈哈,敏敏一趟**回来倒是学会了话留三分的道理。”周喻心笑声刚止,又问道,“那你呢?”

  两匹骏马,绿地驰骋,一匹上是苏合,另一匹上则是乞颜的可汗,孛儿只斤-哈丹。

  苏合久违的和自己的可汗父亲一同打猎,可是今天心里烦乱,准头也不行,竟是穿了那黄羊的腹腔,哈丹看着黄羊在草地上抽搐,一针见血,“我知你心中不愿。”

  “孩儿已有心上人。”

  “就为这个?”哈丹在马上收起弓箭,“愚蠢!”

  “孩儿-”

  “你若生在一般人家,想娶天上的嫦娥我都不会拦着,看你能不能上得月亮,斗得过后羿。可你生在我名下,便是要听我的,你娶妻便是为部落,为了我乞颜部的未来。平日里你母亲教你读兵书,识战策,只是为了上阵杀敌吗?不然你母亲怎会让你亲自来找我?”哈丹说起来竟是动了真气。

  苏合苦笑,他怎么不知这道理,只是这恼人心事怎是单靠想得通就能解决的。

  哈丹气急反笑,“你这臭小子怎么就是脑子不转弯,有人告诉你女人只能娶一个吗?”

  乞颜帐内,做母亲的正在给诺敏梳洗,一人眉目若仙,如尾狐转眸,一人发丝垂臀,温婉风情,母女各有千秋,“我这做母亲的看不出你心事还能得了?”

  “母亲-”

  “好好好,不说了。”

  “你哥哥也是,那安又歌果真就百年一见。”

  “安医师确实非常人也。医术高超,悬壶济世。巾帼之风,一手好字,只怕不比那些个自诩书法大家的人差,同是满腹诗书却不张扬卖弄。可称得上百年难遇。”

  “那你怎么不拜了这安医师,反而称这鹿俊为老师。”周喻心抓到重点。

  “因为有趣。”

  “对,老师他很有趣。”诺敏反问周喻心,“我想问母亲,为何要教我读书?”

  妇人一愣,却是一时没想好怎么说,思忖了一下,道,“分辨是非的眼光,明智选择的能力。”

  诺敏粲然一笑,“我今年做了最明智的选择就是找了个有趣的人做老师。”

  哈丹终归是老了,好似哀求又好似命令,“与兀惕部和亲之事不要再商量了,你若还想等,便是先定下婚约,中元节之日便是婚庆之时。你大哥是个不成器的东西,我派他出去游猎周边。乞颜部的将来在于你。新帝登基不过三年,就把雁门关看的死死的,他迟早会对西胡动手的。”

  “父亲,正值壮年怎么说这种好似丧气一般的话,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昆仑神的子民怕过谁?”

  “怕,何曾怕过?人与兽斗,与人斗,与天斗,可断不可与自己斗,我自己的身体我再清楚不过。老了就是老了,伤痕是战士的荣耀,可也是催命符,新伤旧伤加一起,征战多年,早已过足了瘾,打仗这种事劳心劳力,还是你们年轻人来吧。”

  “父亲的伤都被族里的庸医给耽搁了,待过些时候请安医师来草原-”

  哈丹摆摆手,心上也没当回事,“你看上的人是你的事,若是请来了我也见上一见,看看什么样的中原女子才能把我儿迷成如此模样。”

  “那安医师可还并未答应-”

  “哈哈哈哈哈哈-”哈丹笑的猖狂,笑的开心,“原来如此啊,一厢情愿这种事,你又和急着嫁给你的萨拉有什么区别?”

  “送上门的肥肉总归没什么滋味,这话不还是父亲说的吗?”苏合憨笑,哪有半分要统掌乞颜部的样子。

  哈丹一脸无奈的笑道,“臭小子,坏的全从我这学了,射上两只黄羊,晚上回去烤了吃。练了这么多年的箭法,若是再不给老子一箭贯耳,我这鞭子可就不是抽在马屁股上了。”

  两人都已梳洗完毕诺敏小心翼翼的拿出‘馥郁’,心里还埋怨自己怎么忘了多带些回来,母亲肯定也喜欢的,转念一想,不知老师有没有送给安医师一瓶亦是绝无仅有的味道。

  “敏敏?”

  诺敏惊醒,才看到铜镜里,母亲给自己挽好的发辫,发丝交缠攀升,繁复的程度,也就只有周喻心有这个耐心了。

  “奇香异物。”周喻心闭目轻嗅,“哪里得来的?”

  “老师送的。”

  周喻心眉头一皱,语气稍显严肃,“敏敏,虽然清安是我故人,你若是喜欢鹿俊,那我不劝也不拦,教你读书便是让你明智选择,你心中所想所愿,便去做。敏敏,我再问你一件事-”

  被戳破心事的诺敏潮红未褪,细声说道,“母亲请说-”

  周喻心眯眼挑眉,“这安医师家世如何?”

  “三月前只能算是勉强度日。”

  “这安医师可有亲朋好友身居高位?”

  “未尝听说。”

  “呵,孤身女子如此的心气高昂,还真是百年一遇。”

  “若苏合顺利成亲,她可愿-,用中原话说,她可愿做小?”

  诺敏立刻摇头,笃定道,“断无可能。”

  周喻心摇头叹道,“你哥哥这事可真就难办了。”

  “兀惕部的萨拉对哥哥倾心已久,这都快成公开的事情了。”

  “兀惕和乃蛮一个鼻孔出气,若我乞颜真是去强打其他部落的游兵散勇,恐怕被兀惕乃蛮捡了便宜。而我那弟弟也不是吃素的,听说和他老师搞了个安身三策,弄得几位外姓侯怨声载道,若我乞颜不思进取,迟早成为别人眼中的肥肉。和亲是一个保障,再说了我看那萨拉,善骑射,好性格,而且还知书达理,实乃我儿良配。”

  诺敏心里发笑,嘴上道,“这件事,母亲其实心里是同意的吧,可怜我那哥哥被人卖了还不知情,哎-”

  周喻心覆额叹气,哭笑不得,堂堂乞颜部的可敦竟然被自家女儿调笑,随即手指旁边,“我看你老师给你送的《梦溪笔谈》,那可是好书,今天不抄完不准睡觉。”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看过《斩鹿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