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斩鹿歌 > 第十九章 尊客在不高声语

第十九章 尊客在不高声语

  “柳儿,可要再去交代一遍,今晚庖厨辛苦些,随时准备好菜蔬米肉,皇上临门,咱们不知口味,定要准备的周全些。”裴府虽是大户人家,可是从不铺张浪费,老太太一辈子勤俭持家,教出了裴钰这个好儿子。

  “奶奶,都去说过三遍了,陈叔已经让那菜农又送来了新鲜菜,肉也是午时,张屠户刚割下的新鲜块,再说,我见过皇帝哥哥了,还像以前那么好说话,皇帝哥哥还给我送了礼物呢?”裴钰的女儿裴雪柳今年不过刚过豆蔻年华,生的灵动可人,少带点婴儿肥,拿着手中的琥珀珠串爱不释手,虽是衣裙在身,可是孩童天性尽显。

  在藤椅上半躺半卧的老太太头发雪白,满脸皱纹折起了太多年岁,不过眼中还是宠溺之色,“以后还是要称陛下,当皇帝的没有一个是不喜欢听敬语的,雪柳你这般不谙世事,我还说让你爹在京中给你寻一户人家,别说你爹职务所限不能常在在身旁护着你,若是真到了京师,还不被那些个饿狼吞吃了。”

  “奶奶,你不要说的京师多么可怖,雪柳不去便是了,就在家陪着奶奶,**水好人好,雪柳在这呆习惯了,才不愿出去呢?”

  “哈哈哈,好孙女,不过我老太婆活不了太久了,京师你还是要去的,你爹现在如日中天,听说你哥哥延文又在国子监,成了最年轻的新晋学士,陪着我着老太婆可是没意思,京师龙潭虎穴,可也是风花雪月,应该去看看。”老太太摸了摸手中的檀木珠串,又交代了一句,“柳儿,去后厨看着点,宴席上的事不能马虎。”

  手中重剑不离手的苏凤安正在裴府堂前向周幽说着今日之事,裴钰于一旁静听。

  “秋风堂主秋雨白为其妹向王芝玉寻仇,却被肖青槐当了弃子。”苏凤安说话简单,似乎永远是这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样子。

  “看来凤安到的还算及时,那王芝玉可有什么话要说?”周幽从一旁端起青花茶碗润了润嗓子,一路奔波,快到裴府才听的苏凤安说看见一人好似肖青槐,周幽便交代了一句,若是王芝玉遇难,便去救他一命。

  数年前,先帝还在时,王一文执掌江南道,遇洪灾曾立下大功,救下百姓无数,当时先帝金口玉言,说“朕欠一文一命。当以一命抵之。”

  才有了周幽交代苏凤安的话。

  “并没过多言语,那红衣女为王芝玉挡刀身死,看来王芝玉颇为痛心。”苏凤安略微回忆了一下当时王芝玉的眼神,若是自身功力不济,当即就要起身与肖青槐相抗。

  “由他去吧。王一文这些年兢兢业业,在**夹缝求生,也是过的颇为不易,卓厉看来还是老样子,三分鲁莽,却不妨震慑之威。”周幽脸上一直挂着笑容,虽是二十五六岁的年纪,不过嘴上有须,手上有茧,单薄的圆领袍在这稍显燥热的天气还算合适,脸庞棱角明显,比那周平更显老成,尤其是那双眉毛剑锋凸显,配上其下笑意不减的眼睛,有些不太合适。

  “肖青槐,也是好久不见。不如改日,凤安与我去找她喝上两杯。”周幽提到肖青槐,语气稍显冷峻。

  “凤安记下了。”苏凤安丝毫不拐弯抹角,尽管肖青槐叛出师门,给周幽添了许多麻烦,尽管青槐门打的是灭周旗号,但她还是苏凤安的师姐。

  “陛下,入门时下人还说了一件事,西胡来人了。”裴钰适时插了句话,尽量避开肖青槐。

  “西胡?正赶上平儿生日,莫不是我这外甥和外甥女来了?”周幽面色才是有些好奇之色。

  “正是小郡主和王爷。”

  “热闹!果然朕这一趟出金陵是对的,在宫里哪有这么热闹!**门迎八方客,若是我那皇兄这时能下来西山,那才是真的热闹。青槐门,西胡客。”周幽似是一吐郁结,世事无常。

  “不过,过几日**侯府有一场淇奥会,紧接着又是小侯爷的庆生宴,不出十日,又是这端午佳节,陛下来的正是时候。”裴钰才回来自然有下人将这些事一一禀报。

  “有凤安在,朕哪里都可去得!”

  苏凤安只在一旁闭目养神,重剑放于一旁方桌上,这把越心乃是苏凤安进宫时,周幽赏给他的。

  据说越心是一伙势力极大的盗墓者,破了一个春秋墓,死了数人,才从中拿出这一把剑,样式古朴,千年封存,出土仍是锋利如初,剑名‘越心’,越人之心,越人之恒心,非坚韧不拔者不可用此凶器。

  苏凤安越心剑下也不知斩了多少头颅,凶气更甚,戾气不减。但是只要一收鞘,却又不知踪影。

  “微臣这几日也建不起行宫,不过后院已经整个腾空,陛下只能将就一下。住在裴府了。”

  “老师,朕不是那铺张浪费之人,此次出行,微服出巡,不要做那些多余事情。”

  “不过,**有颇多美食,虽然陛下在宫中也吃得许多,但是毕竟原汁原味才是最得人向往,易水畔一座临江仙,在**屹立八年不倒,菜品丰富多样,有几道不传之秘,那是宫中都不能吃到的。说起来微臣还听说这王芝玉还自己开了一座满庭芳,专为士子留一片清雅之地,满庭芳茶水留香,点心一绝,这两处可是一定要去的。还有那翠涛酒,猪头肉,沿街小吃-”裴钰说起来**的东西如数家珍。

  只听得周幽点头轻笑,还未说话,只见门外仆人端着几个瓷碗过来了,还像是冒着白气。

  离近了,才看到,这白瓷碗不缀纹饰,碗中是冰块牛奶,还有各样切成小块的水果,皇宫中也是夏日炎炎,每日都会备下这些解暑良品,周幽看到眼熟事物,也是停了话头,只是伸出手去取了一碗,这**天气也是,昨日瓢泼大雨,今日骄阳灼热。

  “凤安也尝尝。”裴钰示意仆人端过去。

  “多谢尚书大人,凤安不喜甜食。”

  裴钰也不多劝,自取了一碗,驱散些燥热。

  “爹爹。皇帝哥哥。”裴雪柳从内门出来,少女心不改,早已把老太太交代的事给忘了。

  “雪柳,不得无理-”

  “老师,朕既是叫您一声老师,雪柳自然是我的小师妹,这有何失礼之处。”周幽出言解围。

  裴雪柳小嘴一撅:“庖厨将宴席已经准备妥当,我来是请皇帝哥哥一块去吃饭的。哼,爹爹教育我,有尊客在不得高声喧哗,爹爹不守礼节,不给爹爹吃。”

  “这丫头-”裴钰不禁失笑,听了小女儿这番话语,不知说何是好。

  “哈哈,老师还是比不过师妹啊。走,朕随师妹去尝一尝裴府的美味佳肴。”

  周幽也是笑出声来,其乐融融,自己有多久没经历过了?三哥,不知你在西山寺中过的可好?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看过《斩鹿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