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农家有女超凶狠 > 第235章很快就消失不见

第235章很快就消失不见

  加上外头那些不怀好意之辈的撺掇,早已使她乱了分寸。

  周老婆子见她这副样子就气得不行,上前就是一个大耳刮子。

  孙氏被这一巴掌打得懵了,抬起头来就见满脸怒容的周老婆子,心顿时一颤。

  “阿娘……你、你怎么来了?”

  周老婆子一把将她从椅子上扯起来,自己个儿坐了上去:“不是你让人写信叫我们来的吗?怎么看到老婆子我还这么意外?”

  孙氏捂着红肿的脸不敢说话,眼神却难以掩饰愤恨,谁知被周老婆子看了个正着。

  周老婆子冷笑一声:“看来你对我这个婆婆很有意见哪!那好,等老大回来,老婆子我要好好问问他是怎么管教媳妇的!”

  “娘,你这是啥意思?”孙氏脸上挂不住了,开口道。

  她不开口还好,一开口,周老婆子又是一个大耳刮子扇了过去。

  “你还好意思问我?!”周老婆子怒骂道,“你这个不孝不慈的东西!元元给了你们家多少好东西,你都瞒着我私吞了!连侄女的东西都不放过,有你这么当伯娘的吗?”

  孙氏被骂得脸色涨红,忍不住反驳道:“我没有!娘你是哪儿听来的风言风语?无凭无据的就指责我……我好歹是你儿媳妇,跟着大爷这么些年,生了两个孩子……”

  在京里待得久了,孙氏也沾染了京里的习气,称呼都变了。

  周老婆子哼了一声,眼睛眯了起来。

  她这副表情,和周媛几乎一模一样。几个儿子当中,周显瑞最像她,周媛自然也有几分像周老婆子。

  “无凭无据?元元可是说了,这宅子还是当初她出钱买的。”周老婆子不紧不慢说道,“还有你儿媳妇以前得的那些好东西,都是元元想方设法给你们的。”

  这话一出,孙氏的神情瞬间一僵,但很快就消失不见。

  “空口无凭,她说是就是了?她一个小姑娘家家的,才多大就有这么多银子?娘你可别被她给骗了。”

  “不是你说的,元元攀了高枝儿,有花不完的银子,才让我们进京的么?”

  周老婆子冷不丁的一句,让孙氏脸上闪过一丝难堪。

  “那丫头,你过来。”周老婆子朝金钏招了招手。

  金钏忙端着笑脸走到她面前:“老太太您有何吩咐?”

  “元元既然说这宅子是她买的,那就算是二房的家产了。待会儿你让人回去把老二和他媳妇儿子叫过来,我们就住这儿了!”周老婆子说道。

  “什么?娘你没糊涂吧?”孙氏忍不住尖叫起来,她叫周老婆子进京,是为了挤兑周媛好让她帮阿武晋升官位的,怎么这老婆子没去找周媛的麻烦,反倒来找她了?

  孙氏怎么都想不通,此刻她的脑子里乱成一锅粥,理都理不清。

  其实,周老婆子又不蠢,接到孙氏的信时确实是对周媛很不满,但方才见了周媛后,她就改变了想法。虽说周媛变了,像个大家闺秀了,可那还是她孙女,该孝顺她的周媛没有落下。反倒是老大一家,阳奉阴违,让周老婆子满肚子恼怒。

  周媛对周老婆子很是了解,这么一招祸水东引,果然奏效了。

  周老婆子可是周显兆的亲娘,孙氏的亲婆婆,她要住下来,孙氏根本找不到理由反对。至于老二一家,孙氏倒是不妨在心上。在她看来,周老婆子才是最难对付的,只要能解决她,老二那两口子根本不是个事儿。

  周媛也没料到,就这么轻易的解决了周老婆子的问题。

  听着金钏口若悬河地描述当时周老婆子的气势,周媛可以想象得到,不禁抿嘴一笑。

  “奴婢这才明白,姑娘的祖母可是个能人啊!话还没说,上去就是一巴掌,奴婢看着可真解恨。”

  周媛摇头失笑:“你呀你,在我屋子里说说就罢了,在外头可不能这样。若传出去,还不知会说我如何的嚣张,连伯母都容不下。”

  “奴婢知晓轻重,这不是有些兴奋过头了嘛!”金钏吐了吐舌头。

  周老婆子的战斗力,周媛很清楚,不光是那大耳刮子,就是她那张嘴,也能将人骂的羞愤,抬不起头来。

  当初周老头死后,周老婆子一人带大几个孩子,靠的就是这份凶悍。

  周媛想起幼年时的一些事情,有些愣神。

  她虽然对周家人失望,可却改变不了那是她家人的事实。若是她真的放任不管,一味的不理会,恐怕更会遭人非议。周媛心中再不喜,还是要将表面功夫做好。

  这些,都是纪婶教她的。

  林清霏教导周媛的,是如何做一位合格的大家闺秀。而纪婶教周媛的,则是如何为人处事不被诟病。

  两个人虽是主仆,但都有各自的优缺点,林清霏的缺点就是太刚硬,宁折不弯。纪婶担心周媛也会如此,因此在平日会教周媛如何婉转、圆滑地处事。

  毕竟,周媛不是当年的林清霏,她没有那样强悍的家世让她可以强势。

  除非她像周老婆子那样不管不顾,当一个泼妇。

  想到这儿,周媛眼神更加复杂。

  良久后,她起身从床边拿出了一个小匣子,从里头拿出了两份房契:“金钏,周家的事不好做的太过。你找个可靠的人时刻注意着,若是有闹大的架势,就将这东西送过去。”

  金钏接过一看,不由吓了一跳。

  这两份房契,一个是周远武现在宅子的契约,不过却并非是买房的契约,而是租的。当初周媛留了个心眼,只租了三年,很快这三年之期就要到了。而另一份则是周媛前些日子打算买的那栋宅子的地契和房契,原本周媛是打算作为嫁妆的一部分,现在有明励送来的那些,她倒是不用愁嫁妆了,仔细考虑后决定将这房子给周老婆子和周显瑞他们住。

  虽说是她的亲祖母、亲爹,可周媛并不想和他们一起住,她还是更喜欢呆在林家。

  金钏很快收敛好神情,小心地将这两份契书收好,匆匆赶去了前院找人。

  交代完了这些,周媛也有些疲倦了,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准备睡个。

  金钏出去办事了,淮安也不在身边,周媛看了看外头,叫了一声,顿时就有一个穿着金粉色裙子的女子走了进来。

  “姑娘有何吩咐?”

  周媛定睛一看,原来是皇后赏的那四个宫女之一,被她改名叫做凉春的宫女。

  这凉春看起来约莫十六七岁的样子,一张鹅蛋脸,五官不算出众,但看着十分顺眼,尤其是她低眉顺眼的样子,丝毫没有因为自己是从宫里出来的而有傲意。

  周媛想了想,朝她说道:“会梳头吗?”

  凉中有些激动,但还是强自忍住,恭敬答道:“回姑娘的话,奴婢会梳一些发髻。奴婢干娘原是鄂嫔身边的梳头嬷嬷。”

  鄂嫔在后宫是个不起眼的人物,周媛没什么印象,点了点头,又道:“来帮我拆解头发,我要休息一会儿。”

  凉春恭谨地跟着周媛来到梳妆桌前,伸出手帮她拿下发钗、簪子。她的样貌不起眼,可一双手却是保养的极好,白嫩如玉,让人见了移不开眼睛。

  周媛瞟了一眼,没有做声。

  等到凉春将她的头发都,顺势放下后,她便立刻退到了三步开外的距离。

  “半个时辰后叫我。”

  周媛嘱咐了一句,便让她出去了。

  凉春一步步退出了内室外头,放下了纱帘,见周媛歇下了,这才松出口气。

  总算能在这府里站稳脚步了。

  周媛舒舒服服睡了一个,却不知,大伯家闹得鸡飞狗跳。

  周老婆子拍板要住下后,立即要孙氏将正屋腾出来给她住。孙氏自然不肯,正好这时候周显兆回来了,她急忙拉了周显兆来对付周老婆子。

  但她忘了,周显兆是最听他娘话的。周老婆子一开口,周显兆一句反对的话都没有,转头就让孙氏去搬东西。

  孙氏憋屈无比,又想指使马窈娘。

  可马窈娘也不傻,她和周媛关系好,对周家的情况更是了如指掌,知道周老婆子是个顺毛捋的性子,遂让小香找了被褥枕头和衣裳首饰之类的赶了过来。

  周老婆子一直很喜欢马窈娘,当初周远武失踪时马窈娘非他不嫁的事,让周老婆子对她观感极好。因此,见马窈娘带了日常用具过来,周老婆子难得露了个笑脸。

  孙氏见了,心中那个气啊!

  马窈娘却恍若未觉,指使着丫鬟将东西放好,又问了周老婆子路上的事和周显瑞一家,细致入微,让谁都挑不出错来。

  周老婆子拉着马窈娘的手坐了下来,也问了她一些事情,马窈娘都挑能说的说了。而在周老婆子问到周媛的事时,马窈娘自然是全都向着周媛。

  如此一来,周老婆子心中断定了是孙氏在闹腾要故意挑拨她和周媛祖孙俩的关系,越发不待见孙氏。

  没多久,周显瑞和灵珊也坐了马车过来,进门后见周老婆子坐在正堂主位上,一派当家老太太的架势,夫妻俩都不由面面相觑。

  周显瑞有些不知所措,对大嫂面露歉意:“那什么,元元住在林家不方便,我们只好麻烦大嫂了。”

  孙氏冷哼了一声,周显兆忙扯了扯她不让她说出恼人的话来。

  周老婆子却是瞪了她一眼,开口道:“你不用拘束,说起来,这宅子可是属于你的。”

  这话一出,在场众人皆是一惊。

  马窈娘和周远武都不清楚怎么回事,周显兆也面露茫然,只有孙氏,眼神闪烁。

  “这宅子,当初是元元买下的。元元死的消息传出来后,老大媳妇以为没人知道了,便想据为己有。谁知道元元大难不死回来了,她怕这宅子被元元要回去,故意骗了我来京城来对付元元。”

  周老婆子不紧不慢说出来的话,让所有人一惊再惊。

  这是周老婆子自己推断出来的,虽说并不是全部真相,却也八九不离十了。

  只看孙氏的表情,就知道周老婆子说中了她心底的想法。这房子的事,确实只有孙氏一人知晓。当时周媛买房子的时候没有明说,这两年也没人来找过他们。因此孙氏一直心安理得地住在这里。可她却怎么都没想到,周媛竟然没死,还成了晋王的未婚妻。

  其实孙氏若是如实跟周媛说,周媛也不会介意,坏就坏在,孙氏在没理的情况下,还想利用周媛为自己谋利,且手段又太低劣,周媛这才看不过去了。

  周老婆子一来,反倒是帮周媛震住了孙氏。这样一来,让周媛也松心不少。

  当天晚上,周媛让人送了不少东西过来,吃的用的,样样都考虑到了。周老婆子见了眉开眼笑,对周媛很是满意。

  而孙氏见了这么多好东西,眼睛都直了,难以掩饰其心中的贪婪。

  周老婆子见状,冷哼了一声:“没见过世面!你在这京城待了两年多,就这么点眼力见?”

  孙氏脸上一红,就连周显兆和周远武都有些看不过眼。

  马窈娘适时地开口道:“阿嬷,爹,娘,既然这宅子是妹妹出钱买下的,咱们可不能白住。要不这样,明去拜见一下妹妹,把银子给她。”

  周远武看了她一眼,心中有些熨帖。马窈娘接到他的眼神,心中不由一喜。

  而王美仪从始至终都静静站在周远武身后,不吭一声。她已经看明白了,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老婆子,才是周家的主事人,她一来,所有人都靠边站了。

  王美仪的心情十分复杂。在当她知道明励成了晋王,而周媛被赐婚给明励即将成为晋王妃时,她想起从前的事,想到祖母临死前对她说的那些话,想起明励对她的狠心,她的心内有一条毒蛇即将盘旋而出。

  松江王家突然出事,没多久京城王家也倒台,王美仪已经想明白了,她们王家是被京城王家所累。她没有那个能力为家人报仇,只能依附周远武。可周远武却是周媛的堂哥!

  这一天晚上,王美仪辗转反侧睡不着觉。

  因周老婆子和周显瑞一家住了进来,原本的屋子就不够住了,最后协商之下,周显瑞一家住到了西边的跨院,王美仪搬进了东边的跨院,就在马窈娘眼皮子底下。

  一整个晚上,王美仪都能听到正屋里传来的声,心情越发的不好。

  原本她以为周远武对她是真心的,不像之前她跟的那人,把她当玩物。

看过《农家有女超凶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