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帝尊偏心大小姐 > 第233章一会就别过来了

第233章一会就别过来了

  蒋母看着蒋瞳千言万语的,可是到嘴边,却只嘱咐女儿:“到了孟家,要好生侍候好你祖母,侍候好你夫君。”

  “母亲,我知道了。”蒋瞳忍着泪,不让它再滑下来。

  “好,姑爷,我家瞳瞳,就交给你了。”

  难得的,孟子牧此时却说:“母亲,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她的。”

  “嗯。”蒋母含着泪点点头。

  一直送着,送到街口才停下来。

  蒋瞳伸头出来:“母亲,别送了,你快回去吧,要保重身体,过几日瞳瞳再回来看望你。”

  “好好好,你们走吧,母亲看着你们走了,再回去。”蒋母还是不舍得女儿。

  孟子牧带着蒋瞳在天黑之前才回到孟家,杨嬷嬷在门口等着,看着回来了这才放心,迎了上去:“少爷和少奶奶回来了。”

  “可有什么事?”孟子牧淡淡地问。

  “倒也没有什么,就是老夫人总问着你们回来了没有,怕是太晚了呢,少爷和少奶奶想必是用了晚膳才回来的吧?”

  “正是,晚膳就不用准备我们的了。”

  蒋瞳下了马车,轻声问:“杨嬷嬷,祖母可用了晚膳。”

  “还没呢,就等着你们回来,不过你们用了晚膳,我就去跟老夫人说一声,让她不用再等了。”

  “那我去给老夫人请安吧。”

  去请了安,老夫人又问了她些事,知晓孟子牧喝得多了,让蒋瞳赶紧回去看着,还悄声地交待:“子牧倒是挺挑的,你回去呢,就泡个温热的蜜糖水给他喝,多放些蜜,他喜欢甜甜的。”

  蒋瞳一笑:“瞳瞳记住了,谢谢祖母。”

  “去吧,一会就别过来了。”

  蒋瞳回去就叫人备了温水,泡好了蜜糖水送进房里去,孟子牧和衣躺在床上,半眯着眼像是醉得厉害一样。

  房里烛火点得不多,蒋瞳端着水过去,轻声地说:“孟子牧,喝些蜂蜜水解解酒吧。”

  他接过,一口喝尽。

  很甜,他喜欢的口味。把杯子还给她:“给我倒杯茶,别太凉,别太烫的。”

  “好。”她接过杯子,不知怎的,心情居然微微的好了起来,到窗边的桌上去倒了杯茶。

  这茶水也是刚送进来的,烫得紧呢,她端起茶轻轻地吹了吹,窗边的晚霞微弱地照在她的脸,红红的,可是那很认真的样子,却是格外的叫人移不开视线,透亮透亮的,如红润的桃子般诱人。

  她一转头看到他在看着她,瞬间二颊发烫,低头说:“呃,孟子牧,茶刚好了。”

  “蒋瞳,你在外人面前,也是这般叫我吗?”孟子牧有几分的不悦:“木嬷嬷不是教过你诸多的礼仪吗?她还回来跟我祖母说,你可是个兰心慧质的人,学的很不错。”

  “呃,是我错了,夫君。”她如蚊呐声说了句。

  端了茶过去,孟子牧坐了起来接过喝了一口。

  正好这时有丫鬓在门外轻声地说:“少奶奶,几个姨娘过来给少奶奶请安了。”

  是留玉呢,蒋瞳舒了口气:“好,让她们先喝茶,我就来。”

  赶紧逃也似的出去了,看到杜英,明月,香染,还有冷雪,亭芳都在,数了数,好像少了一个,对了,叫夜兰来着呢。

  “少奶奶,少爷可回来了?”杜英关切地问。

  蒋瞳笑笑:“自然是回来了啊,不过喝得有点多了,在房里歇着,是不是有什么事儿啊?”

  “呵,这倒也没有什么事,就是随意问问。”

  香染那双眼睛就紧盯着房间,紧张地说:“少爷喝多了,可是会吐的,少奶奶,如今少爷在房里,请少奶奶让奴家进去侍候着少爷吧,指不定一会还要喝水的。”

  张鱼白了她一眼,又瞪着那灯火看。

  “少奶奶,香染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就想着侍候少爷,少爷喝得多了,会很难受的。”她可怜楚楚地说。

  蒋瞳没答她这话,反而问杜英:“咦,怎的不见夜兰呢?”

  “哦,夜兰啊,昨儿个晚上没睡好,染了风寒,今儿个一天都没有起来走动呢。”

  “病了啊,可有请大夫去看看。”

  “她说不用,吃些药就好了,少奶奶可真有心。”

  “要是明儿个不好,还是得去请个大夫看看。”

  “是,大少奶奶交待,杜英一定放在心上的。”

  其实也没有太多的话说,徒坐在这里也蛮是尴尬的,但是蒋瞳又不想那么早让她们走,这样她就得进房去了。

  那香染不死心,咬着唇眨巴着眼:“大少奶奶,这也过了不少时候了,就让奴家进去看看少爷,给少爷递茶倒水的,少爷喝茶很挑的,太烫也不行,太凉也不行。”

  落颜柔声说:“小姐,奴婢进去看看姑爷可醒了?”

  “去吧。”

  有丫鬓进去,香染总不好再说了吧。

  毕竟是风尘里接回来的人,当真是上不了台面,这样孟子牧还一个个往府里接,其实她直觉,他并非是一个很风流的人。

  “姐姐,这天气看着是越来越热了,也不知姐姐穿衣服的尺寸,奴家还想着给姐姐做夏衣呢。”冷雪含羞一笑。

  蒋瞳笑笑摇头:“不用,我衣服多着呢。”

  “这是我们做妹妹份内的事,姐姐就莫要拒绝了。”

  “是啊,我还想着给姐姐做鞋袜的。”亭芳也说了。

  个个都争先恐后的,就怕没说她会不高兴一样。

  蒋瞳摇头:“眼下当真不用,时辰也不早了,你们就先回去休息吧。”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的,然后都看着杜英。

  但是杜英站起来,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行了个礼:“少奶奶,那我们就不打忧少奶奶了,明儿个一早,再过来侍候少奶奶。”

  她们一走,瞬间就有些清静了,落颜出来轻声地说:“小姐,姑爷已经睡着了。”

  “可是一身的酒味呢,罢了,你们去打盆水来,我给他洗个脸吧。”

  “是,小姐。”

  拧了巾子,轻轻给孟子牧擦着脸,巾子刚一碰到他的脸,他就蓦然睁开了眼睛,眼神冷得像是寒冬的冰棱一样,吓了蒋瞳一吓,赶紧解释:“我,我给你洗个脸。”

  他又闭上了眼睛,她等了一会,他也没有拒绝,于是就轻轻给他擦着脸,洗了再擦净他的手。

  刚才的眼神,真的是有点骇人,明明喝了不少的酒,可是他却清明得看不出有半分的酒意,而且戒防之心十分的严。

  叫丫鬓端了水出去,去净房沐浴后回来,他侧躺靠着里面,她轻轻躺在他的身边,也是侧躺向着外面。”

  想他是睡着了,蒋瞳轻声地说:“今天谢谢你说了让我母亲放心的话。”

  孟子牧淡淡地说:“不用。”

  蒋瞳吓了一跳,转过身:“你,你不是睡着了吗?”

  他懒得跟她多说,只是也转过身平躺着。

  烛火摇着,她轻声地说:“你酒醒了,要不要去沐浴。”

  “魏家与你家是什么关系?”他忽然问。

  蒋瞳轻声地说:“魏夫人与我母亲未出阁的时候,是闺中好友,清姨随着魏将军回到京城,我母亲和清姨这才团聚,感情甚是不错。”

  他没再问别的,对她也没别的心思,只是闭着眼想着今儿个的事。

  魏家的人,他不能完全的相信,但是魏朝南这个人,却是可以结交的。

  彼此无言,蒋瞳闭着眼数着羊,慢慢地就放松下来睡着了。

  孟子牧看着她熟睡的脸,拧起眉借着暗淡的烛光看她,她,他现在也不能完全的相信,祖母说她值得信任,可是他还是不信任她。

  就是多了个妻子而已,生活依然不能有什么样的改变。虽然过了三朝,但是日日还是有人上门来,没来得及赶上参加婚事,或是有什么事在身的,陆陆续续的都有些客人上门,蒋瞳除了陪着说些话,吃个饭,倒也没有什么事。

  什么都不用管,就和闺中生活也没什么二样,过得也算还是悠闲。

  转眼就到了五月二十,一早的起来就觉得肚子闷闷胀胀很是不舒服,去净房小解的时候发现来月信了,赶紧叫人打了水来净身。

  她也没放在眼里,每月的月信,本来也是很正常的事,说实在的,有月信来她还觉得松了一口气呢,她不想这么快就孕育孩子,虽然这是迟早的事,但至少她现在是不想的。

  肚子胀得有些痛,兰风叫人去给她做红糖姜水,她坐在廊下竹榻上靠着,徐徐的风吹进来,将五月的热息吹散了不少。

  抬头看那日头白花花的,一瞧还有些头痛。

  喝了大碗的滚烫的红糖姜水下去,终于是舒服了些,可也是发了一头的汗,这闲心居里没有外人,她索性就靠在弹墨迎枕上靠着,风阵阵吹得舒坦,又睡了过去。

  很舒服,越睡越是沉得凉爽,难道就要下雨了么,闷热变轻了。

  这个月尾,还得去唐二夫人那儿呢,她的生辰就要到了,她这个刚进门的弟媳,自然是得去庆贺的。

  到时想必又能见到纯夏她们了,认识她们也还是在唐二夫人的府上呢,只是,但愿不要见到唐三爷,她觉得会尴尬。

  可是竟然听到了幽幽的琴声,青衣素简的男子坐花树下认真地弹着琴,纷纷扬扬的花落了他一身,那眉眼神情,可就是唐三爷来着。

  蒋瞳吓了一跳,差点弹起来。

  “少奶奶,怎么了?可是做了恶梦了?”

  蒋瞳揉揉眼睛,看着眼睛清楚的人,怎的是杜英在给她打扇着啊,丫头呢?

  四下一看,这闲心居可真是热闹,香染正在擦着摆放在桌上的牡丹花叶子,而那病了好些时候的夜兰,正在树下给她弹着琴。

  “少奶奶你醒了,来,喝杯茶,如今刚好,不烫也不凉的。”明月盈盈一笑,将茶奉了过来。

  “少奶奶,这有我做的一些蜜饯果子。”亭芳也笑着捧着果子。

  冷雪就软声地说:“少奶奶,我给你捏捏脚吧?”

  “少奶奶,你喜欢听什么曲子,夜兰弹给你听吧。”

  这一觉醒来,怎么觉得她像是皇上般,被这么多的美人讨好簇拥着。

  张鱼端着碗过来:“姨娘们,你们都让一下吧,少奶奶身体不适来着。”

  “张鱼倒是很巧手,居然给少奶奶做了红糖甜鸡蛋,我们倒也没有想到这个,辛苦你了。”杜英说着就要去接下:“少奶奶,让我侍候你用些吧。”

  “不用,我现在不想吃,杜姨娘你们怎么都过来了?”蒋瞳坐好了,冷雪很殷勤地就给她轻轻揉着脚。

  力道很轻柔,不过冷雪还是温柔地问:“少奶奶,这力道会不会太重了,还是会太轻了?”

  不待蒋瞳回答,杜英就笑道:“知晓少奶奶身体不适,所以妹妹们过来侍奉少奶奶。”

  “我也没有什么不适的。”

  “少奶奶,来吃些鸡蛋,多吃些甜的,肚子会好受些。”

  蒋瞳脸上微涩,这来个月信的,居然这么多妾室姨娘来关注她,不过,这也应该是别有用意吧。

  对了,她倒是想起来了,木嬷嬷以前跟她提过,她来月信不能侍候孟子牧的时候,得安排姨娘妾室侍候,敢情她们都盯着她这边的事呢,一有什么风吹草动的,立马就过来,知晓她来月信了,个个就卯起劲来到这来讨好她了。

  当真是叫人哭笑不得,不过遇上这事,她也不知要怎么安排。

  她不用去管什么事,然而闲心居和他后院的诸事却是要打理和安排的。

  “你们也甭忙了,今儿个爷喜欢去哪里,他作主。”她不安排。

  杜英一怔,然后又轻声地说:“可是,若是爷宿在书房呢,少奶奶,这可也不好不安排吧。”

  “晚些我自会问他,你们都先回去吧。”

  她觉得心有点堵,虽说为嫡妻,万万不能争宠,也不可能不让妾室侍候孟子牧,可是她觉得不自在。

  可能是还没有完全的适应吧,时间久了就好了。

  一干人自讨了个没趣,再坐了会只得走了,不过令人好笑的是,都暗里差人送各种各样的东西过来贿赂她。

  “少爷可回来了?”她揉着肚子问丫鬓。

  留玉摇头:“少爷出去好一会了,还没回来呢。”

  “往时少爷是怎么安排的啊?”

  蒋瞳点点头:“我知晓了,少爷回来了,张鱼你去少爷说说。”

  张鱼一喜:“是,大少奶奶,大少奶奶你放心吧,今儿个我会叫人好生守好门,不叫她们再进来打忧大少奶奶的清静。”22百度一下“帝尊偏心大小姐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看过《帝尊偏心大小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