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帝尊偏心大小姐 > 第228章她今儿个要见礼的

第228章她今儿个要见礼的

  蒋瞳一怔,低头看着筷子不语,真的没有想到就一个饺子,她的新婚夫君会这般说她。

  说真的,心里别不是滋味,她才刚进门第二天呢,别想事事他护着了,这么多人在这里,他却这样当面为难她。

  孟老夫人皱着眉头,瞪了孟子牧一眼:“谁知晓你爱吃什么,少奶奶是神仙啊,你不说她知道?”

  “祖母,你怎的就这么护着她。”孟子牧有些不高兴了。

  孟老夫人就说:“这本来就是这般,那祖母问你,你又可知晓你妻子喜欢吃什么?”

  孟子牧低头不语了,谁爱知道她啊。

  “这不就对了嘛,往后你们多沟通一些,日子长了相处得久了,不就什么习惯都知晓了,来蒋瞳,别坐着,快吃早膳,别冷了。”

  “是,祖母,谢谢祖母。”看着孟老夫人给她夹了个小笼包,她赶紧双手端起碗去迎了。

  食不言,寝不语,不过哪能安心吃,总得小心地看着眼色,孟老夫人刚一吃完,她也搁下筷子,接过婆子手里的巾子给孟老夫人擦嘴,然后有丫鬓送上茶,她接过也奉了上去。

  事事小心,巨细都用心就对了,自已吃不吃得好,吃得饱,那是其次的事了,嫁为人妻哪能和还在闺中那样自在舒适来着。

  孟老夫人虽不说什么,可是眼里的赞赏和喜爱却还是清楚的,亲自执着她的手说:“走罢,我带你去明堂见礼。”

  “是,祖母。”

  这一次孟子牧也跟着来了,在园子里走动的时候,蒋瞳有些犹豫,看了看杨素。

  杨素是个十分精明的人,便小声地问孟老夫人:“大少奶奶这般跟着老夫人你进去,可妥当么?要不要让少奶奶在这里呆一会儿,老夫人先进去?”

  孟老夫人挑眉:“我与孙媳妇用个早膳,一块来明堂,难道谁还想说什么礼数不妥的话吗?”

  就牵着蒋瞳的手一块进的,那明堂十分的大,蒋瞳不敢左看右看的,只虚扶着老夫人,小心看着脚下跨了进去。

  里面几乎满座都是妆扮十分华贵的人,也就是她今儿个要见礼的了。

  孟老夫人收起手,让一个大丫鬓扶着去上座。

  婆子们也在准备着茶水见礼,蒋瞳与孟子牧站在那儿,被这么多人看着,各种挑剔的眼神,嫌弃的脸色,可都得当成是虚无的,还是得仍旧打起微笑,羞涩地任人评头论足的。

  “大家也都到齐了,今儿个也是我孟亲王府的大喜日子,得幸迎娶蒋瞳入门,往后蒋瞳便是我孟家的大少奶奶,蒋瞳兰心慧质,甚让人喜之,往后诸人诸事,必须得恭敬行之,得半点的怠慢,若是谁敢欺了这刚进门的大少奶奶,那就是打我这张老脸。”

  这一席话说下去,很多人对蒋瞳的眼神又变了。

  只知孟老夫人亲自给孟子牧挑的这个嫡妻,却不知是如此的看重,看来往后这个孟家啊,只怕孟老夫人当真会越过永昭公主,直接交给这个蒋瞳打理了。

  “母亲说得倒是没有错。”永昭公主温和地附和着说。

  可孟老夫人连看也没看她一眼,只跟杨素说:“让大少奶奶见礼吧。”

  茶水是婆子们准备好的了,蒋瞳只稍端着去,行了礼,然后将自已做的各种见礼奉上就可了,当然,长辈是得还礼的。

  京城的见礼,大多都是自已亲手做的一些东西,比如鞋袜巾子小巧的东西,看的就是新人的绣功如何了。

  婆子用茶托端着茶,跟在她后面。

  第一个见礼的人,当然是孟老夫人了,蒋瞳上前去,跪着磕了个头:“蒋瞳见过孟老夫人,愿老夫人身体安康,事事顺心。”

  说罢就伸手去端茶,手指一触到那瓷杯的时候,那种热烫简直叫人想缩手,怎会这么烫呢?

  可是这个节骨眼,这么多人看着,哪能缩手啊,再烫也得忍着,硬着头皮端起来,然后恭敬地奉上。

  孟老夫人也没有训话,也没有说什么,直接就伸手要去接茶。

  这么烫的茶,要是烫着老夫人的话,只怕不甚好,如果将这茶打翻了,那只怕更多人看热闹了。

  蒋瞳心念一想,赶紧又说:“以后蒋瞳就麻烦祖母了,蒋瞳诸多的事都不懂,还请祖母多多指教。”

  孟老夫人一笑:“你是新媳妇,这才刚进门呢,倒也没有诸多的事,好孩子,你已经嫁入孟府,就是我们孟府的人了,以后荣宠一体,祖母自然会好好指点你些事的。”

  “谢祖母。”蒋瞳听完便道了谢,这么些时间一耽搁,这茶盏便没有烫得太离谱了,她便将茶递了上去。

  老夫人接了,喝这新媳妇的茶,倒真的是格外的好喝啊,就是好像烫了些。

  后面的落颜将她带来的见礼送上,张鱼接过递给蒋瞳。

  给老夫人做的,是绣鞋,还有巾子,还有抹额,鞋子大方得体,上面用暗红色的丝线绣着细细的寿字,看着精细极了,想必也是费了诸多心思的。

  老夫人点头笑:“好,这大少奶奶就是心巧。”

  旁边的大丫鬓赶紧伸手接过鞋,然后又将孟老夫人要给大少奶奶的见礼捧了出来。

  在场的所有人看到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见那黑色丝绒布上放着的,是一整套绿莹莹又十分盈润的翡翠头面。

  那凤钗什么的,做得栩栩如生,仿若就是玉生成就是这般的,这一套的价值,当真是无可估莫啊。

  都说孟家现在大不如前了,这孟老夫人娶个孙媳妇,这么多的聘礼,还给这么厚重的见礼,也不知是倾其所有呢,还是外面说的都是传言,但不管如何,都不像孟老夫人一向低调行事的风格。

  蒋瞳也有些震惊,这孟老夫人给的见礼,也未免太贵重了,但是这么多人,而且这见礼也不好推辞的,便磕头行礼:“谢谢祖母的赏赐。”

  接了过来,然后交给张鱼,张鱼又给后面的落颜和兰风收好。

  永昭公主眯起眼看着,虽然脸上的笑犹存,可是暗里却将帕子紧捏着,这个老贼婆,居然把这么一套首饰给了蒋瞳,这不是打自个的脸吗?自个进门的时候,老贼婆就连这套首饰都没有给她看过呢,还有容琛进门的时候,老贼婆也只是给了个镯子而已。

  当真是太欺负人了啊,银牙暗咬着,咬得痛心痛肺的。

  这一套首饰别人不知,她可知晓,那可是孟家家传上来,据说当年的孟家老祖宗救了太子,是皇后亲赐的,如今这传,老贼婆在蒋瞳一上茶见礼的时候,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赏赐给了蒋瞳,不是打脸还能是什么来着。

  孟老夫人之后,自然就是要给永昭公主行礼了,在这个府里也只有孟老夫人的身份才能压住得永昭公主,蒋瞳这一次就不用跪了,直接行了个大礼,然后端起茶要奉上,那茶依然烫得叫人想扔了,她生生地忍着,捧着茶,听着永昭公主对她的训话。

  当将茶奉上的时候,蒋瞳看了一圈,还有这么多的人,这一圈下来,这双手也不知会不会废了,实在是太烫太烫了,她的手心和手指都红得痛疼不已。

  给永昭公主做的是华丽精致的绣鞋,永昭公主眼敛微垂,身后的婆子收了起来。

  她给蒋瞳的一套宝石头面,红艳艳的宝石看起来耀眼非凡。

  蒋瞳也让人收了下来,谢了永昭公主,又去给别的长辈见礼。

  接下来的人,是半点不好对她训话什么的了,只能说些祈福的话,敬了这一轮茶,蒋瞳发现那茶杯竟然不烫了,里面的茶水却还是烫得紧的呢。

  后面的人给的见礼,不能越了老夫人和永昭公主的,不过蒋瞳也是心存感恩,给的见礼全都是自已精心所做的。

  到容琛的时候,容琛赶紧笑着说:“嫂嫂可不用给我敬茶来着,不然我可受不起啊,嫂嫂为长,该是容琛给嫂嫂奉茶才行。”

  “弟妹先进门,规矩自是不能少的。”蒋瞳柔柔一笑。

  “使不得使不得的。”容琛还是笑而抿之。

  后面的人笑道:“这妯娌倒是和气得紧,都是谦逊之人,看来是孟老夫人有福气啊。”

  孟老夫人笑笑不语,杨素赶紧带着蒋瞳又去给别的长辈见礼的,远近亲疏,无一遗漏。

  一番敬茶下来,她已经累得手微微发抖了。太多的人没有认真记住,也是心里太是紧张了,只怕往后,还要请杨嬷嬷多给她说说才行。

  “好了,大家也都认识了咱们孟府的大少奶奶,今儿个都留在孟府里用膳吧。”孟老夫人热情相邀:“昨儿个人多,有失礼之处,可也别往心里去,今儿个午膳,多喝二杯。”

  “孟老夫人娶个孙媳妇进门,这么高兴的事,当然得喝多二杯了。”

  孟子瑶也笑道:“顺哥儿,你一会跟着蓝儿姐姐去给这舅妈见礼,舅妈可少不了你们好处的。”

  孟老夫人摇头一笑:“你啊,都做母亲的人了,蒋瞳,你也下去歇息一会,也累了。”

  “是,祖母。”哪有得休息啊,她还有诸多的事呢,孟子牧那些姨娘小妾的,都得来给她见礼,还有那些丫鬓婆子,可都是要一一打赏的。

  孟老夫人微有些倦意,于是杨素就去扶了她起来。

  往寿安居回去,孟老夫人冷着一张脸:“瞧着蒋瞳的手都烫得发红了,若是没有发现这一大圈的茶敬下来,她那手还不废了,倒真是好狠啊,刚进门就给她这么大的哑巴亏吃。”

  杨素轻声地说:“老夫人,我已经叫人把那婆子抓起来了,一会儿老身好生去问问。”

  “能问出个所以然来吗?便是问出什么,现在能发落她吗?如今府里这么多的人在,家丑不外扬,太难看了谁也下不台,反而让别人胡乱猜测些什么,对刚进门的大少奶奶好么?难不成我不知晓是泌芳堂那人做的,不就是想要让蒋瞳出丑,不就是想要让她知晓这孟家,可不是个好地方吗?那婆子也不过是受人指使,撵出去便是了。”

  “是,老夫人,唉,不过这大少奶奶也真是的,连吭也不吭一声,还特地跟老夫人你多说二句话,就是怕你接了茶烫着。”

  “她可是个好孩子。”

  “可不是,这是老夫人的福气。”

  “不,这可是孟家的福气啊,就是要这么识大体,有孝心,知忍让的,多磨磨着,自然是能成大器的。杨素,一会儿送些烫伤膏药去大少奶奶那儿,你也去闲心居那看着吧,若是子牧那些乱七八糟的人,敢怎的轻视大少奶奶,你也别客气来着。”

  “好,老夫人。”

  老夫人叹了口气说:“并不是我总是事事不放心这个大少奶奶,你也知晓她是什么性情的人,只是刚进门,我却是不想她受什么委屈的。”

  “老夫人的心思,老身明白着呢,少奶奶刚进门,也不知这府里各种复杂的关系。”

  “可不就是嘛。”她叹了口气:“但愿她往后能担起孟府的这个担子,我就是死也能闭得上眼睛,也能对得起惨死的子牧他亲娘了。”

  杨素送了老夫人回去,就去了闲心居。

  此刻的闲心居已经是热热闹闹的了,孟子牧的姨娘妾室都来了,还有闲心居里的大丫鬓,婆子,还有粗使丫头什么的,全都来给大少奶奶磕头。

  蒋瞳知晓孟子牧是个风流的人,可是看到七八个穿着花红柳绿各貌美年轻的女子时,也是有些无语了。

  就府里这么多的美人儿,他还经常在外面沾花惹草的,甚至还让小傅姑娘在她家门口纠缠不休的,孟子牧这人,还真是渣得不行啊。

  一个满头珠翠的女子微微哀怨地看着门口,似乎心不在焉一样,蒋瞳一瞧就知晓肯定是盼着孟子牧过来呢。

  “咳咳。”一个年长些的咳了咳,于是她便回过头来,不敢再乱看了。

  “大少奶奶请喝茶。”那年长的接过丫鬓送上的茶递了上来。

  蒋瞳接过,点了点头。

  “奴家是杜英。”

  蒋瞳点点头,算是知晓了,杜英给她做了一双鞋,张鱼收下后,落颜就捧了根珠钗给杜英,算是她给的赏赐了。

  杜英接了,微微笑道:“谢大少奶奶。”

  到了那个年轻的女子,她上前来行了个礼,娇声说:“奴婢香染,见过大少奶奶。”递上了一方帕子,做得一般般。百度一下“帝尊偏心大小姐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看过《帝尊偏心大小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