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帝尊偏心大小姐 > 第145章这是你该得的

第145章这是你该得的

  这一生本想一人自在逍遥,可也是极为自私的,母亲满头白发,还为他的事而伤神劳体,不得自在的。

  纯夏没有在唐家多逗留,出了门上了马车把玉色叫了进来马车里,十分严肃地说:“若是有人问起人我,昨天下午我从唐府出来去了哪里,你就说我去了积潭寺寻找唐三爷的玉佩,不管是谁问起,你都是如此说。还有,今天蒋瞳给东西我的事,你给我烂在肚子里了。”

  “县主交待的事,玉色是万万不敢多说一个字的。”

  “往后我嫁到了唐家,你的年纪也到了,我定会给你挑个如意郎君,脱了你的奴藉。”

  “谢县主厚德。县主的恩德,奴婢铭记在心间。”

  “你也是个聪明的,所以别的话我就不多说了。”

  “县主,刚才在唐家,有个嬷嬷叫奴婢去吃茶,还给了奴婢些碎银子,跟奴婢闲聊着,问奴婢昨儿个小姐是不是很晚才回到候府。”

  “那你怎么说?”纯夏有些紧张地问。

  玉色低声地说:“奴婢认得那嬷嬷是唐老夫人身边侍候着的,也不敢胡说话的,就只说了个是字。那嬷嬷又拿果子给奴婢吃,跟奴婢说昨天辛苦了,那么晚了还去积潭寺,奴婢不敢答她这些话,借说要去净房就避开了。”

  “你做得好。”纯夏脱下手上的一个金丝手镯给她:“这是赏你的。”

  “县主,这如何使得,这般贵重的东西,奴婢可不敢收。”

  “别人的你自是不能,我给你的,你就拿着,这是你该得的。”

  “谢谢县主。”丫鬓便也不再推拒,将那金丝镯子收在腰间。

  纯夏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看来那唐老夫人也是相信了,唐家的人虽然没人提过什么,但是她心里隐约得知,唐家对她肯定会改变态度的,湛哥哥就是最明显的,以往见到她,都赶紧就躲起来的,多说一个字都不愿意来着呢。

  幸好早上恰巧遇上了蒋瞳,蒋瞳将这玉交给了她,但是这件事,她是不会说出去的,蒋瞳也不是个碎嘴喜欢闲聊这些的人,应是不会说出去,若是蒋瞳问起玉佩是谁的,她便说是积潭寺的就行了。

  唐家估莫着,很快就会上门来议亲的了,当真是越想越是高兴啊。

  她真是得好好谢谢蒋瞳才是了,这姻缘合着也是蒋瞳促成的,等蒋瞳与孙哲航大婚的时候,她一定会用心准备一份贵重的大礼。

  那厢蒋瞳回去,叫人煎了药侍候着母亲服下,母亲又昏沉沉地睡了去。

  出来的时候虎妞跟着出了来,轻声地说:“大小姐,夫人今天早上不知怎的,闹肚子痛呢,还去了净房三次。”

  “现在吃了药再看看,若是没有奏效,马上就请大夫来,不能迟疑了。”

  “是,大小姐。”

  母亲是大人,肚子不适都这么的难受,那孟蓝儿还是个孩子呢,岂不是更难受,还有孟老夫人,一把年纪了,也不知受不受得住。

  心里想着,有些不是滋味,便跟兰风说:“兰风,你现在赶紧坐船去一趟孟府,替我去看望一下孟老夫人和孟蓝儿,也谢谢孟老夫人赠送的君子兰。”

  “好。”兰风一口应下。

  “等等,你去街上买些新鲜的时令果子去,莫要空手去了,那不好。”

  “奴婢省得。”

  不过兰风还没有出门,落颜就捧着茶进来:“小姐,幸好咱们回来得早,都下雨了呢。”

  “兰风,别去了,明儿个吧。”

  外面下雨,越发的冷呢,她想想,还是明儿个自已亲自去一趟吧,这样也诚心些,毕竟也是自已买的那些东西才让人家孟蓝儿受罪的。

  第二天去给母亲请安,母亲的脸色好了许多,这才放了心。

  用了早膳换了身黄色的裙子,裙摆上面用金丝线绣了些许的圆点,走起来倒是华美。

  带着兰风出门,也不敢再乱买些别的了,就买些时鲜的果子,还有炒货之物这才去了孟亲王府。

  敲开偏门的时候,那小厮热络地请了她进去:“小的马上去请杨嬷嬷,烦请蒋小姐在此稍等一下。”

  “有劳小哥了。”

  不过没有等来杨嬷嬷,而是等来了孟子牧。

  他看到她在孟府,似乎也没有惊讶,只是淡淡地说:“蒋小姐,你来了。”

  蒋瞳羞愧地说:“我来看看孟老夫人,还有,孟小姐。”

  “你来真不巧,孟老夫人那里一堆人,可热闹着,不过要是蒋小姐你不介意,倒也可以过去。”

  “这…那我就不进去了,孟大人,蒋瞳只是想知晓,令千金和孟老夫人的身体可否好些?”

  “好多了,生龙活虎起来了,我祖母,也无大碍了。”

  “那就好。”蒋瞳一笑:“孟大人,打忧了,这些东西不成敬意,只是看着新鲜,还请孟大人莫要嫌弃。”

  她接过落颜手里拿着的篮子递给孟子牧,孟子牧眉头紧皱着,看着她,又看着篮子,然后再又看看她,眉宇间好几分的不悦。

  “孟大人。”蒋瞳又叫了一声,篮子送得更前了一步。

  孟子牧只得一手去接过,蒋瞳就冲他一笑:“谢谢孟大人了,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不送。”他说了二个字,转身就走。

  兰风扶着蒋瞳:“小姐,这孟大人怎么有些奇怪啊,好像是生气一样,咱们也没有惹他哪里不快啊?”

  蒋瞳一笑:“别管这些了,难道你还想着看这孟大人如沐春风的啊,也是那日买的东西才害得他女儿跟他祖母身体不适的。”

  “不过也是。小姐,你也来了这孟府一趟,心里也能舒坦些了。”

  “是啊,咱们出去吧,母亲身体还不甚好呢,我还想着去舒心堂再买些药。”

  急急来这偏门的杨嬷嬷在半路看到孟子牧提着一篮子的东西,吓了一跳:“少爷,这怎的,谁让你提这些东西啊?府里的奴才都去哪了?”

  “蒋瞳送来的。”他淡淡地说,把篮子给了杨嬷嬷:“你拿着吧,这是她给我祖母送来的。”

  “是,少爷。那,蒋小姐呢?”

  “她走了。”

  “这么快就走了,老夫人还想见她呢。”

  “得了吧,祖母那人多,她定不会去的。”孟子牧说完转身就要走。

  杨素叫住他:“少爷,今儿个难得这么的热闹,你不在府里用膳吗?”

  “不了。”

  孟子牧却是脚步不停,走得越发的快了。

  蒋瞳去舒心堂叫大夫又开了几服药,提着药出来的时候,就听到有人说:“瞧,那孟大人又出来喝花酒了,前些时间还看见他和杨寡妇走一道呢,也不知是不是有私情。”

  “这有什么出奇,一个是死了夫君,一个是风流不已。”

  “这是倚红楼的红牌小傅姑娘,长得一副妖里妖气的样子。”

  “可不是,呸。”

  路人私语窃笑着,蒋瞳抬头往街上看,大道的一边,见到有精致的马车停在旁边卖衣料的地方,一个招枝花展的女人正喜笑颜开地拿着一方黑色银丝的料子跟孟子牧说:“这个料子倒是好,给你做衣服很是适合,我给你做个袍子吧。”

  那孟子牧却笑吟吟的:“我怎舍得让你做这般粗累之事。”

  “人家就是想给你做衣服。”那女的也不嫌害躁,在大街上拉着孟子牧的衣服直撒娇着。

  叫那些围观的恶心得直吐口水:“当真是不要脸的女人。”

  蒋瞳赶紧就转过身去,低声地跟兰风说:“快,我们进舒心堂去,千万不要声张。”

  要是真让孟子牧看到了她,又无意叫了她一声,这么多人看着正谈得热火朝天的,那自已就真的是丢脸丢得大了。

  “小姐,好像,他也朝这边走来了,可怎么办?”兰风着急地问。

  蒋瞳一急,啥也不说了,塞了个碎银子给那小厮:“小哥,请你行个方便,让我主仆暂且躲一躲。”

  也不管合不合适了,直接就躲在药台后面。

  那小厮张口结舌的,但是兰风回头一直朝他做个哀求的动作,他当下也没有作声了。

  “孟大人。”一个小厮响亮地叫:“你来了。”

  “把这舒心堂里最好的燕窝都取来,让小傅姑娘挑选。”孟子牧一进来,就十分财大气粗地说话。

  恶俗得叫人十分唾弃,而且还是为那女子所买。

  但是舒心堂的人还是没有那外间看好戏的平民百姓要来得憎恶分明,还是热情地招呼:“孟大人,小傅姑娘,请稍等一下,小的马上就去取。”

  那小傅姑娘展颜一笑,软软地娇语:“子牧,这怎么使得呢,这舒心堂的燕窝是出了名的贵的。”

  “你让你开心,钱算得了什么,一会我再带你去银楼,你要能瞧上的,只管叫人拿就是了,你没听说过,美人一笑值千金么?”

  “子牧。”那小傅姑娘拉着他的手,越发叫得娇嫡嫡的。听得那躲在后台的主仆俩,也满身不自在的。

  “傅儿,你且再去看看,还需要些什么珍贵之物补身子。”孟子牧又说了一声。

  小傅姑娘就甜甜地笑:“好,我就去看看。”

  到处看看,然后指着药台后面架子上陈列的一物说:“我要那个。”

  “姑娘好眼光,这是深山野山参,十分昂贵。”

  “子牧。”小傅姑娘柔柔地笑:“你说这个给你祖母补身子可好?”

  “不必。”孟子牧拒绝了。

  小傅姑娘不依地说:“子牧,人家想让你祖母开心嘛,你说好不好,好不好嘛。”

  蒋瞳听得手上寒毛顿起,这世上竟有这般厚颜在大庭广众之下撒娇的人,那孟子牧竟然也消受得起,想他平日里可总也是一副冷傲的样子呢。孟子牧这般带着一个的女子在这里张扬,当真可是将孟家的脸丢得光光的,怪不得满京城正经的女子,对他都避恐不及。

  “咦,这怎么有人在这里啊?”小傅姑娘发现了蒋瞳身后的兰风。

  兰风暗叫声苦,不过被发现了,那就不要再装了,不然人家要是转进来看见她们主仆在这里,那就更不妙。

  赶紧站起身,一手拿着帕子站起来:“我帕子掉在地上了,正在捡,难道你有什么意见吗?舒心堂又不是你家开的。”她站在那里也没有走半步,要护着还在后面藏着的小姐。

  小傅姑娘看这丫鬓有些咄咄逼人的,眼里写满了不屑。

  不过这样的人,小傅姑娘看多了,也没放在心里,只冷哼一笑,嘲讽地说:“不过是个丫头,有什么好得意的。”

  孟子牧看了过来,兰风低下头不敢直视。

  心里却是祈求着,这孟大人千万不要叫她,也不要问她为何在这里。

  可是孟子牧还是问了:“你不是跟着你家小姐的吗?”

  “呵呵,孟大人,我来这里经我家夫人买些药。”

  “可买好了。”

  兰风手里还提着一包包的药呢,不过她脑子转得快:“差了些,正想着要买些。”

  “你们居然认识啊,子牧,这只是一个丫鬓,长得也不怎的。”

  孟子牧一笑:“傅儿,你还真是爱胡说。”

  “呵呵,要我猜啊,你肯定是看不上这么个没颜色的平凡丫鬓,莫不是她家的小姐貌美如花,让我们孟大人给惦记上了。”

  “你自个这般不要脸,可别瞎扯到我家小姐身上。”兰风冷斥。

  “呵呵,这也不奇怪,谁人不知,我们孟大人最喜欢的就是好看的女子了,想必你家小姐长得也还算是过得去的。”

  兰风怒了:“你要说什么是你的事,但是你要是扯上我家小姐,你别怪我对你动手了。”

  “这么凶的丫鬓,哪来的火气啊,哎哟哟。”那小傅姑娘有些冷笑。

  正好这时小厮取了燕窝出来:“小姐,孟大人,最好的燕窝在这里,请小姐大人到这边坐着挑选。”

  孟子牧看到缩在兰风裙摆后面蒋瞳了,蒋瞳今天穿了袭黄色绣金丝裙摆,十分的亮眼呢。

  缩在那后面的不是她,又还能是谁呢。

  不过这般行径,只怕也是不想让他认出来吧,这蒋瞳也是和那些骨子里根深固蒂想法的人没有什么二样。

  他心里有些冷怒,她怕跟自个沾上什么关系呢,蒋瞳,蒋瞳,蒋瞳。

  不过罢了,旁的也是一个无所相关的人,别人不屑于自已,自个也何必要去屑于旁人。

  于是上前去拉起小傅姑娘:“走吧,这燕窝虽好,却不如血燕来得珍贵,我带你去别的地方。”

看过《帝尊偏心大小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