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驭兽小毒妃 > 第206章狼狈落迫

第206章狼狈落迫

  熊又高带着人在前观战,当看到怪风被武气匕刺透,软绵地后退时,他终于咧开嘴狂肆地哈哈大笑起来。

  他猜得果真没错。

  这个山羊胡老头,根本不是杀死七只圣兽的原主!他是故意拿着七只圣兽之死来恫吓自己!

  熊又高气得直瞪眼,当即二话不说,朝着尹烁树连环击出道武气屏,咚咚咚,三道面武气屏把尹烁树堵截住。就听到尹烁树痛得哀呼一记,勉强支撑着。

  三个人斗作一团。

  煞时间飞沙走石,舞风海立!舞气犹如倒峡泻河般,汹涌奔赴而来。而尹烁树的飓风则一点不落其后,更是叱咤喑呜,鹰撮霆击!

  当三个人一调换身形,尹烁树来到上官婉柔这边时。

  上官婉柔眯了眯眼,自空间内取出一样小小的东西,那是一枚散发着淡蓝色光泽的麟片。

  刚才回来之时,蟾蛇已经完成任务,悄悄地回归原地。她此刻揪下的,正是蟾蛇的麟片。

  这麟片能够把尹烁树的飓风割断一小截。

  哪怕是这么点,也足够熊氏父子彻底占据上风,摧毁对手!

  唰唰。

  两道极轻微的响声划过来。

  尹烁树不是所以,可当看到那蛇麟时,顿时惊得魂飞胆破,急忙要运功阻止。可为时已晚。

  但看到蛇麟乘风而来,刺入飓风之中,硬生生断开了飓风的连贯性。

  熊氏父子得到这稍稍的空隙,便立即摆动着浓稠的武气,破空而来。

  就听得“哇”地声惨叫,但见着尹烁树被武气击中,狼狈落迫。

  剩下的一阵阵浓厚猛烈的飓风,则是断在了中途。

  尹烁树偏头吐口出血,还没擦嘴,就被熊康给踩上了胸口,“老家伙,刚刚不是说战胜了七只圣兽么!怎样,杀死七只圣兽的人,居然连我这个小小的七重境驭兽师都对付不了。你是怎么杀死圣兽的呢,嗯!”

  熊又高搓着手,像是高兴坏了,只说道,“把巨蚁之卵交出来,这样我们会放你一条生路,交啊!”

  他不贪图那七个圣兽核了。

  毕竟真正杀死七只圣兽的人,也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熊又高现在只盼望把巨蚁之卵拿到手,这样他们迦蓝宗在大陆上必会扬名!

  “爹,你说这个干甚,把他剥光了看!”熊康不悦地撇撇嘴,威胁已经没必要,现在人已经到了他们的手里。

  熊又高闻言,露出一副赞同之色,欣赏道,“康儿,你越来越聪明啦!快点做吧!”

  部落长带着自己的族人,眼看着尹先生被其他的人类给击翻在地。心里面虽然不太高兴,可是他只要保证尹先生不死就可以了。

  部落长看了一眼自己仅仅围着动物皮的下半身,弩弩唇,并不觉得怎样。

  “不要,你们不能这样欺骗我!我是西月国大祭司……”

  尹烁树眼看着他们要来真的,顿时颤着下巴上的山羊胡惨叫,“我是大祭司的师父哇。你们敢动我,必定会吃不了兜着走!”

  呵呵,在这个地方说这种话。尹烁树无疑是自取其辱。

  何况——

  “谁不知道西月国前任大祭司,威慑四方;现身大祭司,软不溜渊,无能得很。来之前得到消息,那个叫做尹傲涵的大祭司早死啦!小老头,你说自己是谁的师父啊。尹傲涵还是颜凝呢。哇哈哈哈!”熊又高放声大笑,根本不把尹烁树的话放在心上。

  哧!

  “哈哈,没想到这个老头会返老还童之术!他的皮肤这么好啊,这么老的一个老头!”迦蓝宗的人纷纷在后面嘲笑出声。

  “没用的东西,说什么废物。快过来,把他剥光!”熊又高闻言二话不说将手上的衣袍扔弃,直接走到旁边当观众。

  迦蓝宗的人当即冲上来,三下五除二,将尹烁树剥了个精光。

  上官婉柔眯着眼朝四下瞧看,嘴角却露出了微笑。尹烁树欺骗人,早晚该料到会有此后果。

  还有正好也借此看看,他身上究竟有什么好东西。

  迦蓝宗的人果真寻到了一些宝贝。那是祭司专用的一些施术法时用的液体之类。全部都被劫夺一空。

  熊又高眼看着连巨蚁之卵都没有得到,不由地忿愤起来。将折磨得不成人形的尹烁树提起来,就想取他性命。

  部落长这时候走过来阻止,“尹先生不能死!”

  他话落,整个野蛮部落的人都跟着虎视眈眈地看过来。

  熊又高挑起了眉头,切了声,“那好吧,把人留给你们!”既然没什么太大收获,迦蓝宗的人才不屑于与野蛮人相斗,又没好处,斗个什么劲儿。

  不过这个老头姓尹,看起来是尹傲涵的师父了?

  “尹老头,尹傲涵死了,我看早晚会轮到你!你也去死吧!”熊又高冷笑声,这便要带人离开。

  熊康忙活了半天,发现自己都没有得到什么好处。

  气上心头,便拿脚狠踹尹烁树,将他的鼻子给踹歪,还不甘心,直接让他钻自己的!

  如此折腾一番后,迦蓝宗的人终于离开。

  尹烁树猛回头,蓦地便看到蝶正在野蛮人群之中,笑得欢畅。

  他不禁暗暗攥紧了拳头,发誓道:“我一定会让你死在我手上!”

  部落长则是将一块新的动物皮拿过来,让尹烁树围上,“尹先生,这样打扮也不是不好。”

  他的话是完全没有恶意的。

  但是尹烁树却胀红了脸,无比羞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过了这些时间,那些巨蚁们竟是零零星星地,开始散了去。

  部落长于是集结了有力量的雄性和勇士,让大家保护着族内的其他人,重新回到部落之中。

  中间遇上几个零星的巨蚁,但都被很好地杀死。

  野蛮人不清楚,可是尹烁树看到巨蚁这些情形,隐约觉得不太对。

  迦蓝宗的那些人明显是来寻找巨蚁之卵的。

  而现在巨蚁们袭击野蛮部落之后,必会如往年般,全部都回去,哪怕是一头也不会留在路上。

  但现在满森林里面,竟是有十多头,甚至是二十多头。仿佛流浪者般,再没有原先那种攻击部落的气势。

  莫非它们的巢穴真的被毁,巨蚁之卵被夺走了?

  想至此,尹烁树不由地再度朝蝶看了眼。心中第N次肯定,这个蝶出去部落,必定也是为了巨蚁之卵。她是人类假扮的,必定是!

  自己早晚会揭开碟的真面目,早晚!

  部落之内再没有一头巨蚁,全部都是被破坏之后的惨象。

  野蛮人于是开始修剪自己的屋篷,以及重新修筑围墙。

  这直到第二日,野蛮人劳碌了一夜,终于将所有被破坏掉的修辑完毕。

  而尹烁树也在这其间与部落内第一强大的勇士锐,熟悉了起来。

  中午时分,部落长将所有的族人都找了来。

  重新提出巨蚁之事,以及当时离开围墙去向不明的蝶,她究竟是做什么去了?

  此时部落内已经有大半族人相信蝶,她是去为杀巨蚁,并用那个时候身上还有被杀死的巨蚁的浓液。

  可是部落长并不认为如此。

  他朝身边的尹烁树看了眼,顿时说道,“是否杀巨蚁,并不能够由你们说了算。只有通过比试才能够决定,蝶所说的话,是否真实!”

  “怎么比试?”四下顿时一片议论纷纷。

  部落长把锐推了出来,扬声说道,“与锐比试一番,只要蝶能够赢,便证明她所说属实!”

  哗——

  四下顿时哗然一片。

  “这不公平!”骨大声呐喊,“蝶不是锐的对手。整个野蛮部落,也没有人是锐的对手。这不公平,不公平!”

  “是啊。不能这样比,不能啊!”

  听着四下的鼓噪声,上官婉柔抬起下巴睨向对面高约两丈的锐。他矫健的动作,强撼的身形体,以及巨在压迫力的身高。对自己来讲都是巨大的阻力。

  除非把狮兽搬出来,而自己也可以施用武气。不过那样就会被发觉了人类的身份。

  何况她现在六重境的武气,也不一定能够制得住这锐。

  锐鼓鼓囊囊的肌肉,每一寸都充满了力量!

  “我觉得这很公平!”

  许久未说话的尹烁树突然开口说道,四下的纷乱声接着便停止了,大家朝着尹烁树看去,仿佛要用两只眼睛把他瞪穿。

  “首先蝶是漧的孩子。漧是部落里面的勇士。蝶能够单独出去面对巨蚁,足够担当勇士。两名勇士之间的决斗,这很公平!”

  尹烁树说着,声音犹如飞泉嘀咚,流畅自如,“其次便是蝶,她也一定会应战的不是吗!蝶,你出来,如果你退缩不敢应战的话。相信部落长也不会逼你。但是你要带着你的父母离开部落,这里将再没有你的容身之地!”

  啊!

  听得这话,四下顿时沸腾了。

  这根不是逼不逼的好嘛。这是赤果果的威胁啊。

  部落的人顿时觉得有些受不了,从没有人准备过让其他人离开,没有过。

  上官婉柔忽地冷笑,尹烁树这是用了计。转眸直盯向锐,但见到这个部落第一勇士,那副强横斗狠的样子,极有可能是被尹烁树给挑唆了。

  “想与我比试,有个条件!”上官婉柔淡淡地看着尹烁树,她要把对方所有置自己于死地的想法,全部都湮灭才成。最重要的是,使他失去继续留下去的资料。

  只要尹烁树离开,这个部落大约就安静了。

  “你说。”锐跃跃欲试,凛冽的眸咄咄逼人地看过来。

  上官婉柔想了想说道,“尹先生说要七日之后给我们送兽核来。现在已经过去了一日。还有六日。”

  “没错,六日!”尹烁树那个狂拽酷霸的样子,他一哼鼻,不屑地睨着上官婉柔,“你有何异义?”只要有七皇子在,他还担心兽核么,不,一点不担心!

  “在这七日之前呢。尹先生您在我们部落白吃白喝了那么久。我们却什么都没有得到。这个又该怎么算?”上官婉柔话声一落,跟着朝部落长看去,“这种事情我们不希望再发生。尹先生最好拿出你的凭证来,你说皇子会来,那么请把皇子的信物拿来!”

  “如果我输给锐,会带着父母滚出部落。而若是锐输了,我希望你能够把皇子的信物拿来,也好让我们相信你的诚意。”上官婉柔说罢看向部落长,“您说呢?”

  “哦耶!”

  “蝶说得对!不能让尹先生在这里白吃白喝!”

  “没错,信物,要信物!”

  四下立即响起片欢呼之声,这声音迫使部落长不得不做出要求。而尹烁树则像是被踩住尾巴的猫般,急得额头满是汗。

  最终部落长点头答应,要尹烁树现在便去取皇子信物。

  尹烁树勉强答应下来,可是他身上的东西包括施法的药液,全部都被迦蓝宗那帮人给摸走。

  本想伪装皇子的信物,现在看来似乎是不可能了。

  他转而冲锐说道,“你一定要赢。等你赢了蝶,我会将兽核分你一半!”

  这一日的时间,锐与尹烁树早已混熟。他知道有了兽核自己的力量将人得到提升。到时候他不止是在这部落里面是第一,在人类的世界也将是第一!

  至于赢了蝶,那根本是小意思。

  尹烁树的心理很简单,只要赢了蝶,自己就不必拿出皇子的信物。但是他也会做好后顾准备。若是锐输了,他会捏一块皇子的玉佩,到时候覆上其真实的色泽,以此来蒙骗过这个野蛮部落中所有人。

  部落之内,当即划开了一个比试场。

  这里是野蛮人比试的地盘,是摔跤打拳相斗的所在。

  上官婉柔看了眼,这里远离部落的屋篷,宽敞清亮,以锐那两丈的身高,在这里直打滚,都不会触碰到屋篷。

  而自己,比锐矮一半。

  这一刻她庆幸自己学了刀,之前刀谱上的简练十招,再加上庞正教授的两招刀剑合用的精湛招式。再加上林氏刀谱上初学的一式。

  在与锐的相斗之中,不使用元素力量和武气,也许能够过关了吧。

  四下围坐一团,看热闹的野蛮人跟着雷鼓助威。

  上官婉柔此刻与锐站在斗场中,各踞一方。

  “蝶可是徒手打死巨蚁,她是我们部落新晋的勇士!”骨不甘心地说道。

  萝眼中泌出泪水,“我的孩子,她真让我为其骄傲!”

  “哼,虽然蝶能打死巨蚁。可是锐却能够把巨蚁扔出去,并且将一座蚁山给扔出去!蝶恐怕做不到吧,蝶还是个雌性呢!”与骨总是相斗的昂出声道。

看过《驭兽小毒妃》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