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 166私奔
  早春微凉的风迎面徐徐吹来,拂在端木绯白皙的小脸上,她浑身裹在一件绯色的绣花斗篷里,朝花园的方向走去,小脸上被风吹得泛起一片淡淡的红霞,步子越走越快。

  筹谋了四个多月,也忍耐了四个多月,她终算大仇得报!

  端木绯的眸子如天上的灿日般明亮,当走到园子口时,步伐骤然停了下来,远远地看着暖亭的方向,端木纭和李廷攸已经在亭子里坐下了,正在彼此寒暄着。

  端木绯一眨不眨地望着李廷攸挺拔的背影,漆黑的眼眸里泛起了一圈圈涟漪。

  九月初,大舅父李传应和二舅父李传庭因为发现大舅母李大夫人暗中盗卖军粮,亲自跑了一趟京城来见自己。为了找到藏在大舅母背后的指使者,让李家从这件事上脱身,她提出了一个计划……

  先是“怂恿”皇帝开放海禁,再在合适的时机,着人弹劾李家盗卖军粮之罪。

  海禁既然已开,皇帝就需要李家来平定闽州,那么无论皇帝对李家盗卖军粮是信还是疑,他都会把这件事压下去,以“顾全大局”。

  而对于李家而言,不但可以借此消除这个被人拿捏的把柄,还可以顺藤摸瓜地引出幕后之人。

  果然,在外祖父借着皇帝的圣旨大张旗鼓地彻查盗卖军粮一事后,大舅母坐不住了,进而让外祖父他们发现,原来是肃王暗中盅惑大舅母私卖军粮,并想以此作为把柄在必要的时候要挟李家。

  当端木绯得知这个消息时,她立刻发现,这是一个为枉死的双亲报仇的好机会。

  之后,她所做的一切就不仅仅是为了李家,也是为了报仇!

  想着,端木绯长翘浓密的眼睫在风中微颤了两下,乌黑的瞳孔中闪着冷冽坚定的光芒……

  “蓁蓁!”

  前方的亭子里响起了端木纭清亮明快的声音,端木纭看到端木绯进了园子,对着她招了招手,明艳精致的脸庞上露出灿烂的笑靥。

  她的笑就如一股暖流般涌入端木绯的心田,端木绯不由也跟着笑了,笑得如那早春的迎春花儿般清新怡人。

  端木绯加快脚步朝暖亭走去,端木纭站起身来,出亭相迎,脸上的笑容更浓。皇帝下令释放了李廷攸,让端木纭心头的一块巨石终于放下了。

  “蓁蓁……”端木纭亲昵地拉住了妹妹的小手,却发现触手冰冷,不由嗔道,“天这么冷,你怎么也不带个手炉出来!”

  说着,端木纭就把自己的手炉塞到了端木绯的小手中。

  端木绯的心头更暖了,乖巧地笑道:“谢谢姐姐。”说着,姐妹俩一起走进了暖亭,她的目光也自然而然地看向了正坐在石桌旁的李廷攸。

  李廷攸穿了一件簇新的湖蓝色云纹镶边锦袍,乌黑浓密的头发束得高高,眼窝下有一片淡淡的阴影,显然这两天没休息好,但精神却是不错,一双乌黑的眼眸湛然发亮。

  “攸表哥。”端木绯笑眯眯地对着李廷攸福了福。

  “绯表妹。”李廷攸也笑眯眯地对着端木绯拱了拱手。

  表兄妹俩彼此凝视了片刻,交换着只有他们俩自己才懂的眼神。

  李廷攸既然被皇帝释放,那表示,闽州那边进展顺利,肃王应该已经被外祖父拿下,皇帝也对李家彻底释了怀疑。

  端木绯的嘴角翘得更高,颊畔露出一对浅浅的梨涡。

  她特意把破局的关键放在过年前,为的就是每年过年时,皇帝都会按祖制封宝封印。

  端木绯先是以年礼为由,放大皇帝心中对李家的疑心,让皇帝派人前往闽州查探。而另一方面,端木绯则让外祖父假意接受肃王的招揽,并趁机让皇帝的人发现。

  彼时,既然已经封宝封印,皇帝也无法立刻“处置”李家,能做的只有继续调查并“搜集证据”。

  果然,皇帝又派了锦衣卫指挥使程训离赶往闽州……

  与此同时,外祖父则以需要和肃王谈条件为由,把肃王也诓到了闽州。

  本来接下来,按原定的计划,程训离会在闽州看到外祖父“大义凌然”地拒绝肃王的招揽,以肃王图谋不轨为名,将其拿下,以洗脱李家的嫌疑……

  然而,这个时候,一个变故突然发生了。

  端木绯也没想到滇州生变,这让她不得不临时改变计划,更没想到的是,她和李廷攸在画舫商量的时候,不慎被封炎发现了。

  事已至此,端木绯干脆就破釜沉舟。

  想着这些天发生的事,表兄妹俩笑得眸子都眯了起来,神色间看来有两分相似。

  端木纭在一旁看着觉得有趣极了,心道:难怪俗话说外甥似舅,蓁蓁和攸表哥看着有几分相像呢。

  端木绯在端木纭的身旁坐了下来,歪着小脸,好奇地问:“攸表哥,东厂的诏狱是什么样的?以前我听说书人说诏狱里就跟人间地狱似的……可是我看着表哥挺好的啊!”

  李廷攸微微一笑,如平日般透着几分文质彬彬的味道,一本正经地说道:“这诏狱自然是比不得在家里吃住什么的都不用操心,我也就是随遇而安,反正我李家问心无愧,自然是身正不怕影子斜!”

  李廷攸说得正气凌然,一旁的端木纭频频点头,仿佛在说,正是这个理。

  端木绯不由嘴角抽了一下,心里暗暗鄙视着:她这个表哥啊,这冠冕堂皇的话说得一溜一溜的!

  端木绯心中这么想着,嘴上却仿佛心有戚戚焉般说道:“此番事过后,皇上一定能体会到攸表哥的一片赤诚忠心。”

  端木绯说者有心,李廷攸听者也有意,他听着这小表妹的话,怎么就觉得意味深长呢。

  李廷攸无语地瞪着她,似乎在说,团子,你还有完没完了!

  明明是你自己喜欢装模作样!端木绯毫不客气地瞪了回去。

  四周静了一瞬,这时,丫鬟捧着红泥小炉、紫砂壶、茶杯、茶叶等等的来了,暖亭里一下子就热闹拥挤了不少。

  没一会儿,亭子里就弥漫起浓浓的茶香,随风飘散……

  李廷攸啜了一口热茶后,又道:“纭表妹,绯表妹,我今日冒昧登门,一来是想让两位表妹安心,我已无事;二来也是想告诉两位表妹一声,祖父和大伯父还有几天就要抵京了。”

  李羲和李传应要进京的事,端木绯早就心里有数,此刻也不过是走到了明面上罢了。

  端木纭却是此刻才知道这个喜讯,闻言顿时喜形于色,笑如春花绽放,转头对端木绯说道:“蓁蓁,外祖父和大舅父就要来京城了!当年,外祖父带着几位舅父离开墨州去闽州时,蓁蓁你还是个小婴儿,没记事,细较起来,这回才算是你第一次见外祖父。”

  端木绯确实不曾见过李羲,只是听祖父楚老太爷随口说过几句,赞李羲经文纬武,谋勇双全,晓兵法,知地利,精器械,可谓将才也!

  想想闽州以及沿海一带这些年来一派平和安定,端木绯觉得祖父所言应该不算过誉,心里对这位李家外祖父也很有几分好奇。

  她眨了眨眼,眸子里闪烁着如繁星般的光彩,笑容满面地提议道:“姐姐,外祖父要来了,我们做些点心送给外祖父吃好不好?”

  “妹妹,你这个主意好!”端木纭眼睛一亮,抚掌应道,跟着又看向了李廷攸,“攸表哥,与我们说说外祖父的口味吧。外祖父可有什么忌口的?”

  李廷攸直觉地想说祖父一向什么都吃,没什么忌口的,可是话到嘴边,又觉得这句话好像没什么诚意,好似他平日里不太关心祖父般……

  于是,他的神色便有些僵硬,端木绯一看就知道表哥又在纠结一些有的没的了,乐呵呵地在一旁看好戏。

  李廷攸清了清嗓子,正想轻描淡写地把这个话题忽悠过去,眼角正好瞟到一道眼熟的身形正大步流星地朝暖亭这边走来。他抿嘴一笑,站起身来。

  姐妹俩也顺着李廷攸的目光望去,只见着一袭天青色常服的端木宪正笑吟吟地朝这边走来。

  暖亭中的三个小辈赶忙出了亭子,上前相迎,纷纷给端木宪行了礼。

  “无需多礼,到里面坐下说话。”端木宪捋着胡须,发出爽朗的笑声。

  很显然,他的今天的心情不错。

  过去这几天,端木宪一直在宫里没回尚书府,当他得知李家竟然也牵涉到了“肃王谋逆案”后,心就悬了好几天……所幸最后柳暗花明,李家不仅摘了出来,还立下了大功!

  端木宪想着,眉眼间的笑意更浓了,温和慈爱地看着李廷攸安慰了几句:“廷攸,你这次遭罪了,不过总算是否极泰来。事情既然过去了,以后也莫要因此郁结于心,做事瞻前顾后……”

  “多谢老太爷关爱之心。”李廷攸郑重其事地对着端木宪作揖,彬彬有礼,“这次晚辈身在狱中,也多蒙老太爷通融关照,让晚辈不曾受到怠慢。”

  端木宪随手撩袍坐下,笑着摆了摆手道:“廷攸,你是纭姐儿和绯姐儿的表哥,大家都不是外人,何必如此客气。再说,你独自在京,我这做长辈的关照一二也是应该……”

  “很快,表哥就不是‘独自在京’了。”端木绯笑眯眯地插嘴道,笑得一脸孩子气,“祖父,刚才攸表哥说了,过几天外祖父和大舅父就要进京了,我和姐姐想一起去南城门迎他们……”

  她眨了眨眼,殷切地看着端木宪,小脸上掩不住的期盼之色。

  对于端木宪而言,这也不过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罢了,他朗声笑了,毫不迟疑地欣然应允:“那就和你姐姐一起去吧。记得找一家城门附近的茶楼订间雅座,免得被闻讯过去看热闹的人冲撞了……”

  “谢谢祖父。”端木绯乖巧地笑了,又笑吟吟地吩咐丫鬟给端木宪上茶,自己也捧起了身前的粉彩茶盅凑到唇畔。

  她的嘴角在茶盅后紧紧地抿了起来,笑意瞬间消失。

  她想去南城门最主要的目的,既不是为了迎接李羲和李传应父子来京,也不是为了看热闹,而是去看看肃王。

  她要亲眼确认肃王已经落网了!

  想着,端木绯的心绪又是一阵剧烈的起伏,好一会儿才渐渐冷静了下来。

  这一次,不得不说,多亏了封炎。

  当日,因为有封炎的“自高奋勇”,她才提出了这样一个近乎兵行险着的计划。

  整个计划都取决于皇帝与肃王长年以来彼此间的相互忌惮和提防。

  首先,是让皇帝误以为肃王要在迎春宴上逼宫谋反,“逼迫”皇帝有所行动,再借着肃王府在禁军安排的内应让肃王府认定皇帝是发现了肃王擅自离京,正在调兵打算一举铲除肃王府。肃王不在京中,肃王世子不如其父老谋深算,情急之下,只会兵行歪招,仓促出手……却不知“逼宫”此举就等于坐实了肃王父子谋反的罪名,再无翻身的可能性!

  端木绯浅浅地启唇抿了一口热茶,眼帘半垂,浓密的眼睫在眼窝下方形成一片阴影,让她的小脸看来多了一分恬静与庄严。

  她其实也没做什么,肃王府早有不臣之心,皇帝则一向对肃王忌惮颇深,而她,只是激化了双方的矛盾,让肃王冠上“谋逆”之名,再无翻身的可能。

  虽然迟了八年多,她终于还是为爹爹、娘亲报仇了!

  茶水的热气袅袅地升腾而起,端木绯慢慢地饮着茶,周身随着一口口热茶的入腹变得暖和了起来,嘴角也又有了笑意。

  她乖巧地听着端木宪、端木纭和李廷攸三人说话,也不插嘴,就像是一只可爱听话的小奶猫一般,让李廷攸还真有些不习惯。

  李廷攸又与端木宪寒暄了几句后,就告辞了,端木家的日子又恢复了往昔的平静,端木纭还是每天都忙忙碌碌,但即便如此,她还是会抽空来与端木绯说一些儿时与外祖父的趣事,还故作不经意地把端木绯夸得天上人间只此一个,说外祖父一定会很喜欢她云云的。

  端木绯当然明白端木纭的心意,心里是既感动,又温暖。

  她的姐姐是这世上最好最好的姐姐!

  在端木纭和端木绯姐妹俩的翘首期盼中,李羲父子俩押解肃王进京的日子终于到了。

  正月二十九日一早,南城门一带如平日里一般热闹,人头攒动,那些路人百姓在城门里外进进出出,路边的摊贩吆喝着招揽客人。

  端木纭和端木绯提前两天就在城门口的天茗茶楼订了二楼的雅座,一早就等在了雅座里。

  才喝了一盅茶,街上就骚动了起来,那些路人、摊贩都朝城北的方向望去,接着就惊慌地避到了街道的两边,那慌不择路的样子就像是山林间的小动物看到了什么野兽来袭般。

  端木纭好奇地朝街上张望了一番后,肯定地说道:“蓁蓁,看来外祖父他们也快到了……”

  坐在她对面的端木绯正心不在焉地望着南城门,闻言怔了怔,循着端木纭的视线看去,只见原本熙熙攘攘的街上变得空旷了不少,那些路人百姓全部自动往路边上靠去,避之唯恐不及。

  街道的尽头,一大群人急速地策马而来。

  “得得得……”

  纷乱的马蹄声渐近,可以看到近百名身穿飞鱼服、腰跨绣春刀的锦衣卫正朝这边飞驰着,为首的正是锦衣卫指挥使程训离。

  一行人鲜衣怒马,意气风发。

  这一次,皇帝派了程训离前来城门迎接李羲一行人入城,现在程训离既然来了,那就代表着李羲他们应该就快要到了。

  端木绯不禁瞳孔微缩,死死地盯着程训离一行人,看着他们的马匹在下方飞驶而过……

  整条街上,都是一片喧哗嘈杂。

  那些酒楼、茶楼雅座里的客人似乎也听到了动静,好奇地推开了窗户,对着锦衣卫驶来的方向探头探脑。

  程训离一路径直出了南城门,而他带来的锦衣卫则训练有素地分散开来,守在了街道两边。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整条街道就焕然一新,街道正中一片空旷整洁。

  端木绯恍然不觉,只是望着南城门的方向,右手不自觉地摩挲着左腕的红色结绳,反反复复……

  街道两边的那些路人都没有离去,反而好奇地伸长脖子张望着。

  人群中,有人好奇地问了一句:“这锦衣卫都出动了,还特意清道,莫不是来此迎什么人入城的?”

  四周立刻就有其他人交头接耳地议论起来:

  “我看那领头的人好像是锦衣卫指挥使,谁能有这么大的面子让锦衣卫指挥使亲自来迎啊?”

  “说来,我好像听说过闽州总兵这些天要押解那逆贼肃王进京……难道是今天?”

  “我也听说过此事……我看八九不离十!”

  下方的人群越说越热闹,更有人激动地叫嚷着要招呼亲朋好友过来看热闹,没一会儿功夫,街道两边越来越热闹,人头攒动。

  姐妹俩从茶楼的二楼往下望去,可以看到还有不少人三五成群地朝这边跑来。

  又过了近一炷香后,南城门外又喧哗了起来,所有人都一下子看向了城外的方向,似乎在注视着什么。

  端木绯的身子更为僵硬,心知应该是人快到了。

  果然,一阵凌乱的马蹄声隐约自城门外传来,由远及近,越来越响亮,如雷鸣般响彻天际,连四周的空气似乎都在微微震动着……

  半盏茶后,隆隆的马蹄声又停止了,似乎是来人抵达了城墙的另一边。

  “是李总兵他们到了!”下方有一个路人拔高嗓门喊道,四周众人的情绪也随之高昂起来。

  “这就是李总兵啊,听说他用兵如神,打得闽州海匪闻风丧胆!”

  “也难怪一举拿下了逆贼肃王!”

  “……”

  在一片万众瞩目中,程训离和一个五十余岁的老将并排策马穿过了南城门。

  那身着铜甲铁盔的老将骑在一匹高大的棕马上,发须花白,神情肃穆,整个人如一柄出鞘的利剑,锐气逼人。

  跟在二人身后的是一个三十六七岁、留着短须的英伟男子,正是李大老爷李传应。

  “蓁蓁,是外祖父和大舅父!”端木纭看着老将和李传应喜不自胜地合掌道。

  以程训离与李羲为首的一行车马不紧不慢地进了城,后方跟随着二三百名身着重甲的将士,浩浩荡荡。

  在这些将士的中间夹着一辆囚车,分外醒目。

  那简陋的囚车里关着一个身着白色中衣的男子,男子披头散发,狼狈不堪,手上脚上都戴着沉重的镣铐。他低垂着头,蓬乱的头发遮挡住他大半张脸。

  路边的百姓们对囚车里的男子指指点点,那神情或愤慨,或嘲讽,或唏嘘,又或幸灾乐祸。

  端木绯也同样在看着这个熟悉而陌生的囚徒,目光发直,心里默默地念道:

  肃王。

  她死死地盯着他,小脸上面无表情,可是眼底却瞬间卷起了一片惊涛骇浪,狂风大作,浪头拍打……

  一时间,她的脑海中飞快地闪过许许多多过去的画面,每一幕都记忆犹新,每一幕都让她心痛难当。她咬了咬下唇,下意识地抬手捂住了左胸口。

  当年,父亲楚君羡外派去陇州任二品布政使,两年未归,母亲带着弟弟离京远赴陇州探望父亲。

  自己身子不好,不能长途出行,哪怕心里再不舍,也只能依依惜别,笑着送母亲和弟弟离开,却没想到这一别就成了阴阳永隔。

  她的父亲、母亲……她最亲的人一下子离她远去,只有她拖着那个病弱的身子孤零零地被留下了……

  祖父祖母承受丧子之痛,白发人送黑发人。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肃王!

  端木绯思绪翻涌,心潮澎湃,眸子更幽暗了。

  当年,她也曾苦苦哀求过祖父,她想为父母报仇,可是祖父拦下了她,说她是楚家嫡女,她不能任性!

  是啊,她还有祖父,还有祖母,还有楚家……

  她只能忍耐,她只能静待时机——她一度以为以她曾经病弱的身子怕是不能活着等到那天了!

  可是她终究是等到了,办到了!

  端木绯的眼眶又是一阵酸涩,微微湿润,闪烁着晶莹的光泽。

  肃王犯下谋逆之罪,为了一己私欲,不惜害了陇州数以万计的军民,自当伏法,让真相大白于天下,同时——

  血债血偿!

  她闭了闭眼,心绪随着囚车的远去渐渐平静了下来,呼吸也随之恢复了正常。

  端木纭见李羲和李传应的身影远去,笑吟吟地收回了目光,转头看向端木绯道:“蓁蓁,等外祖父忙完后,我们就去祥云巷那边给他老人家请安吧。”

  端木绯若无其事地笑着,嘴角弯弯地点了点头,“姐姐,外祖父这几天想必会忙得很,干脆待会儿我让碧蝉去趟祥云巷跟攸表哥说一说,让他等外祖父得了空就来与我们通一下气。”顿了一下后,她又道,“正好我想给外祖父亲手做双鞋,也让碧蝉悄悄去量量外祖父的鞋……”

  端木纭笑着应了,觉得妹妹果然是大了,行事比她还要周到体贴。

  姐妹俩喝完了手中的茶,见外面街上看热闹的人四散而去,也就起身离开了天茗茶楼。

  “蓁蓁,反正时间早,我们也不急着回府,干脆去逛逛街吧。”端木纭兴致勃勃地说道,“马上就二月了,天也会渐渐暖和起来了,这春天就该搭配些应景的首饰、香囊。”

  说话间,端木纭上下打量着妹妹,觉得妹妹头上的石榴珠花冬天看着还不错,但是等过些日子配起春衫来,怎么看都厚重了些。正好今天出来,干脆就买些首饰,等过几天去给外祖父请安的时候,可以让妹妹好生装扮装扮。

  “蓁蓁,我记得这条街上有几家首饰、绣品铺子都不错……”端木纭兴致来了,根本就不给端木绯任何反对的机会,拉着端木绯的小手,就沿着街道一路往北而去。

  端木纭本就性子爽利,自打管起府里的内务后,为人处世就越发雷厉风行,这才随意地逛了两三处铺子,随行的紫藤、绿萝怀里已经捧满了大包小盒。

  又出了一家首饰铺子后,端木绯清清嗓子道:“姐姐,快正午了,我们回……”

  她话还没说完,就见前面的端木纭忽然停下了脚步,表情有些怪异。

  “姐姐……”

  端木绯顺着端木纭的目光一看,却看到了隔壁的香粉铺子外站着两道熟悉的身影,一男一女,青年俊逸斯文,少女娇俏明丽。

  此刻,少女正拿着一方粉色的帕子仔细地替青年擦拭着额角的汗滴,笑道:“罗哥哥,我替你擦……”

  端木绯一下子把这二人认了出来,眨了眨眼。这不是九华和罗其昉吗?!

  端木纭微微皱眉,表情有些古怪。她认识九华,也曾见过罗其昉两次,一次是他去百草堂求医的时候,另一次罗其昉却是和长庆长公主在一起……

  九华很快收起了帕子,柔柔地笑道:“罗哥……”

  她才说了两个字,声音就戛然而止。

  她本来也瞟到了有人从隔壁的首饰铺子出来,却没在意,直到此刻才注意到对方竟然是熟人。

  看着几步外的端木绯与端木纭姐妹俩,九华的俏脸瞬间就变了,先是慌乱,接着就冷静了下来。

  她转头对罗其昉低声说了一句,然后就走了过来。

  “县主,那位……”端木纭压低声音,飞快地朝罗其昉又看了一眼,想提醒九华,她曾经在迎春宴里看到过长庆带着罗其昉去清音台。

  然而,九华像是被踩到了什么痛脚般差点没跳起来,没好气地直接打断了端木纭:“端木大姑娘,本县主劝你和令妹最好管住自己的嘴巴,不准把你们在这里看到本县主的事说出去!否则,别怪本县主不客气!”

  九华昂着下巴,狠狠地瞪着端木纭和端木绯,语气中透出毫不掩饰的威胁。

  跟着,她冷哼了一声,不再理会姐妹俩,直接就拉着罗其昉相携离去。

  从背影看,这一男一女好似神仙眷侣般。

  端木纭却是眉宇紧锁地盯着那个挎在青年右肩上的行囊,眸光一闪。

  看九华和罗其昉的样子显然是要私奔,这也太胆大妄为了吧!

  “聘则为妻奔是妾。”端木纭嘴里低声喃喃道,“无论长庆长公主为人处事如何,九华县主也太不知轻重,不懂礼仪廉耻了。”

  前方几丈外,九华拉着罗其昉的左手往前走去,仰首对他露出灿烂的笑容,道:“罗哥哥,今晚我们就成亲。等成亲后,皇上舅舅一定会替我们做主的。届时,就算我母亲想反对,也没辙了……”

  少女的眸子波光流转,潋滟动人,带着一分羞涩,两分妩媚,以及对未来的无限向往……

看过《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