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 002惩戒
  “好!好你个口出狂言的孽障!你们姊妹俩就给我留在这里好生反省!”

  三日前,端木太夫人愤怒的威胁声犹在耳边,那日,端木太夫人丢下端木纭和端木绯姊妹俩,就带着其他端木家女眷回了京城。

  端木纭对此毫不在意,端木绯落水后受了寒,有些发热。端木纭一心都扑在妹妹身上,忙着让人请大夫,开方子,抓药、煎药。

  喝了三日的汤药,端木绯的烧总算是退了,渐渐地精神了起来,也接受了自己已经成为另一个人的事实。

  这几天,她借着养病大部分时候都躺在床榻上,实际上,也是趁此梳理原身的记忆。

  端木家是本朝新贵,作为楚青辞时,她也对端木家知道一二。

  端木老太爷端木宪官拜户部尚书,端木太夫人贺氏乃是当今太后的胞妹,贺氏的嫡长女更是今上最宠爱的贵妃,诞下了皇长子。

  端木宪是天子近臣,又是皇长子的外祖父,可谓贵不可言。

  端木宪出身贫寒,却天姿卓绝,刚及弱冠就被先帝钦点为了探花郎,风光无限。端木家也由此崛起,自诩书香门弟。偏偏端木宪的长子端木朗弃文从戎,私自投了军,惹得端木宪大怒,此后,端木朗更是不顾端木宪的反对带着妻女一同去了边关定居。

  三年前,端木朗在北境的扶青城以身殉城,尸骨无存,留下了一双孤女,就是端木纭与端木绯。

  姊妹俩孤苦无依,只得来京城投奔亲祖父,这三年来,这对无父无母的孤女在端木府中过得甚是艰辛。

  端木纭性子沉稳坚毅,而端木绯或许是因为早产,自小就不太灵巧,反应慢,记性差,府中的堂姊妹们觉得她呆头呆脑的,经常拿她撒气,三日前也是如此,可怜的端木绯就因为落水而丢了性命……

  “蓁蓁……”

  端木纭关切的声音自耳边响起,端木绯赶忙乖乖地张开嘴,咽下姊姊喂来的最后一勺汤药。

  端木绯满意地笑了,又给妹妹嘴里塞了一颗松子糖,“蓁蓁真乖!”

  端木绯含着香甜的松子糖,眉眼弯弯。

  自从她落水又发烧以后,端木纭简直就把她当成一个搪瓷娃娃一般,什么事也不让她做,而端木绯也不敢表现出太多与原主不同的言行,只得乖乖地配合。

  这时,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妇人端着一个红漆木托盘进来了,她穿了一件柳色的素面褙子,身形略显丰腴。

  “四姑娘,您醒了啊,大姑娘刚刚让厨房帮着煮了一碗鸡丝粥,您睡了大半日,想必也饿了。”

  妇人把热腾腾的粥端了过来,送到了端木绯的手中。

  然后,她迟疑了一瞬,看向了端木纭,嗫嚅道:“大姑娘,咱们手边的银钱不够了,要不要奴婢回府取些?”

  她们这趟出来只随身带了几个银裸子,这几日为给端木绯看病,已经用得差不多了。也不知道会在这庄子上待多久,以后的花用怕也是个大问题……

  端木纭半垂眼帘,她心里明白就算是回京也取不到银两,只要自己不认错,端木太夫人是不会让她们中的任何人进府的。

  端木纭沉吟一下后,解下了腰侧一块雕着云雀的白玉佩,眸中闪过一丝不舍,还是把玉佩交给了妇人,道:“张嬷嬷,你把这个拿去遥平镇当了。”

  接过玉佩的张嬷嬷犹豫了一瞬,屈膝领命,说道:“奴婢一早去遥平镇抓药的时候,听说明日简王世子会到遥平镇,怕是镇子上要戒严免得惊扰了贵人,奴婢明日早点出发,也好早去早回。”

  闻言,端木绯顿时眸中一亮,机会终于来了。

  “端木绯”最在意的就是端木纭了,而既然上天赐给她重生的机会,让她成为了端木绯,她也会把端木纭当作自己的亲姐姐看待。

  素来,被遣到庄子上的女子都是些被家中厌弃之人,留在庄子里久了,对姊妹俩的名声都有碍。自己还好,才九岁,再过个几年,大家都会忘了这件事,但姐姐端木纭已经十三岁了,也到了快要说亲的年纪了,她们必须得尽快回京。

  想着,端木绯嘴角微抿。

  那日,她对端木太夫人放下的豪言,并非是意气用事。

  在她还是楚青辞的时候,经常会去祖父楚老太爷的书房为他铺纸研墨,数日前她就曾听祖父说起大盛与北燕僵持十年,月前才终于停战,近日简王世子奉父命回京向圣上复命,而端木朗在阵亡前曾在简王麾下多年……

  “姐姐,”端木绯轻轻地拉了拉端木纭的袖口,一脸期待地说道,“明日遥平镇肯定会很热闹吧!我也想去看看!”

  想着妹妹这几日为了调养身子一直闷在屋子里,端木纭揉了揉妹妹的发顶,爽快地答应了:“好,蓁蓁,明日姐姐带你去镇上散散心。”

  “谢谢姐姐。”端木绯甜甜地笑了,嘴角露出一对可爱的梨涡,看得端木纭不由也笑了,眼神更为柔和。

  遥平镇距离这杨合庄约一个时辰的路程,次日一早,她们和张嬷嬷就从庄子动身,坐着一辆普通的青篷马车去了遥平镇。

  当抵达镇上时,还不到巳时,金灿灿的旭日高悬蓝天,和煦的阳光温暖惬意。

  一进城门,就可以看到镇子里收拾得异常整洁,平日里那些街道上吆喝的小摊小贩都收了起来,路边甚至看不到任何衣衫褴褛的乞丐,镇子里焕然一新。

  张嬷嬷在一旁絮絮叨叨地说着遥平镇的变化,马车在城门附近的一家茶楼门口停下,姊妹俩上了茶楼的二楼,临街而坐。

  点了茶水和点心后,小二就退下了,端木纭低声吩咐张嬷嬷道:“张嬷嬷,你就近找家当铺先去把玉佩当了……”

  张嬷嬷正要领命,就听端木绯歪着螓首,天真地出声道:“姐姐,戏本子里都说当铺里有很多乘人之危的坏人,我们还是把玉佩卖给贵人吧!”

  卖给贵人?!端木纭心念一动,心口砰砰跳了两下。

  对了!

  父亲是正三品的城守尉,在简王麾下效力多年,又是在守城时以身殉国的,简王世子一定也认识父亲,倘若他知道她和妹妹一双孤女要靠卖玉佩过活,会怎么样?!

  ------题外话------

  这么快就找过来的,绝对是真爱!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看过《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