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最强废材系统 > 第116章我叫恒念无

第116章我叫恒念无

  周飞不喜欢男人盯着自己笑。

  尤其是长的这么受的男人。

  这会让周飞产生很多不好的联想。

  比方说哲学什么的。

  但是这个人给周飞的感觉不仅仅是小受,更多的还是强大。

  而且周飞发现,对方好似笼罩在一层轻纱淡雾之中,面容时而清楚,时而模糊。

  岳辰也注意到了这点。

  他倒是一眼就将对方认了出来。

  白衣青年抢在岳辰说破他身份之前开口,“在下恒念无,见过书院四先生,五先生。”

  恒这个姓并不多见。

  来自听雪楼的恒姓青年,身份呼之欲出。

  周飞道:“你找我?”

  恒念无淡然的说道:“请五先生不吝赐教。”

  得,又是一个挑战者。

  书院代表就是个苦差事。

  自己就不该从书院出来,躲在二层楼就没有这么多的破事儿了。

  岳辰站出来替周飞说话。

  “我家小师弟几天前才与悬空寺冽尘师兄战斗过一场,状态还没有恢复到巅峰期,你这时候跑来挑战,太过取巧了吧。”

  恒念无道:“五先生击败冽尘的事儿,在下也已经知晓。心中甚是佩服,所以日夜兼程从听雪楼赶来,就是为了与五先生一战,还请五先生莫要推辞。”

  岳辰怒了:“你是听不懂人话么?我说我小师弟现在状态不好,不能跟你打。那要不这样,老子跟你打如何?”

  恒念无看了一眼岳辰,摇头道:“我的挑战对象是书院代表,四先生并非书院代表,所以请恕在下不能与你一战。”

  岳辰还要说话,周飞拦住了他,冲着恒念无说:“我现在确实没什么心思打架,要不这样,这一次就当做你赢。你可以把这事儿拿出去大肆的炫耀,说你击败了书院这一届的世间代表,没关系的,我脸皮厚不怕这些流言蜚语。”

  恒念无道:“赢就是赢,输就是输,哪有撒谎的道理。五先生脸皮厚,可是在下脸皮很薄,从来不会撒谎。”

  周飞顶了顶腮帮子,点头道:“那行,那就打呗,咱们换个地方,这里人太多。”

  “不用,就在这里。”恒念无道:“在哪里相遇,就在那里出手,没必要换地方。”

  周飞嘶了一声,眯着眼睛看着他:“我们见过?”

  “未曾。”恒念无答。

  “我偷过你家菜?还是抢了你的钱?”周飞又问。

  “都没有。”恒念无面无表情的回答。

  周飞一拍手:“那你干嘛跟我过不去?”

  “永焱师弟。”恒念无答。

  周飞一拍额头恍然大悟,怎么把这一茬给忘了。

  永焱的师父就是听雪楼的楼主恒云哲啊。

  这个恒念无,是恒云哲的儿子,也是永焱的师兄。

  “这个道理说得通,好吧,我接受你的挑战。”周飞道。

  恒念无停下了转动扳指的手,再度面露微笑。

  但是他的笑容非常的假,是那种看上一眼就会让人起鸡皮疙瘩的笑容。

  说的简单点就是特别阴险狡诈的笑容。

  而且他的眼睛没有笑。

  一个人若是真心发笑的话,眼睛也会跟着笑起来,那种笑容看上去阳光灿烂,让一旁的人也会跟着心情变得很好。

  而恒念无的笑,则完全起到了相反的作用。

  这天已经很冷了,再加上他的笑容,让人有种如坠冰窟的感觉。

  而当恒念无停止转动手中扳指,周飞顿时有种周围一切都停滞的错觉。

  时间,空间都变成了凝固的东西。

  甚至连岳辰都已经变成了液态。

  周飞尝试着伸手去触碰岳辰,指尖点过去,摸到了一层如同橡胶制品的“膜”。

  念师!

  恒念无是一名念师!

  听雪楼的楼主恒云哲乃是大荒第一念师。

  他的儿子自然也是念师。

  在大荒有一个大家公认的事实,那就是同境界下,念师无敌。

  倒不是说其他职业就无法击败念师,只是把这些同境界的强者搂到一起打一场,念师应该是站到最后的那个人。

  说个通俗点的比喻,念师就如同法师跟射手的结合体。

  拥有无以伦比的蓝量跟恐怖的射程。

  远距离就把人风筝到死。

  这里的蓝量,只得就是灵气。

  念师因为修习的心法特殊,加上本身对天地灵气的感知最强,所以在同境界下能调动最多的灵气为自己所用,一旦被念师盯上,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死了。

  因为完全摸不透念师是从哪儿展开攻击的。

  恒念无之前一直转动的扳指是他的念物,每一个念师都会有自己的念物,那东西就是念师的命,也是他发起攻击时候的必要手段。一开始恒念无转动扳指,就是在默默的积蓄灵气,同时封闭周围人群的五感,并且将这个区域彻底的“割裂”开来,形成一个“域”。

  这是需要极其高深的念力才能做到的事儿,恒念无的实力还并不足以做到这点,这一切都多亏了他的念物。

  那枚扳指,是他老爹恒云哲亲手打造,完全称得上是神器。

  在念物的帮助下,恒念无成功的将周飞拖入到了自己创造出来的“域”中,并且将最不确定的因素岳辰派出在了域之外。

  在念师构筑出来的“域”中打架,念师的胜算几乎是百分之百。

  周飞并不缺少与念师战斗的经验,之前在魔教山门前与永焱交手,就已经让他明白了念师的战斗方法。

  然而恒念无的战斗方法,却与永焱有着极大的区别。

  不知道是永焱当初太过轻敌还是怎样,他并没有对周飞用这一招,否则周飞根本就无法将其击杀。

  眼下这一次,才算是周飞真正意义上与念师的生死大战。

  他闭上了眼角。

  抽出雪饮刀。

  看也未看,一刀斩下。

  在这片“域”,看的越多越容易迷失,所以周飞干脆什么都不看,直接施展“傲寒三式”之“冰冻三尺”!

  随着周飞施展刀法,这片“域”的空间忽然被拉的很长很长,那股被释放出来的刀气一直在不停的往前飞驰,仿佛没有尽头一般。

  也不知道飞了多久,刀气渐渐衰弱,发出“啵”的一声,像是没入了什么东西的体内,又像是凌空崩碎。

  周飞听到了这细不可闻的一声,他的眼皮抖了几下,眼珠转动了几次,耳朵的上沿也抖了抖,接着将刀换到了右手,再度横劈一刀。

  周飞喜欢左手持刀,因为他觉得自己左手力气大一些,就是准度稍微差点。

  而右手力气不如左手,但是却更加的精准。

  在这片“域”中,需要的显然不是力气大,而是准度。

  所以他将刀换了个手。

  “冷若冰霜。”

  傲寒三式第二式。

  然而这一刀还是落空了,虽然所到之处都因为这一刀的缘故出现了冰冻现象,但是这一刀最终的下场还是跟头一刀一样,消失在无边无际的“域”中。

  周飞的眼皮抖动更加厉害。

  他换成了双手握住刀柄。

  这一次,是束劈。

  而且是一口气劈了三刀。

  傲寒三式尽数施展。

  砰砰砰。

  “域”中响起了连绵不绝的撞击声。

  甚至能看到飞溅而起的火星子。

  吹糖人的摊位旁边,恒念无捏住了他的念物扳指,眼神平静而专注的看着前方,那一缕缕的刀气就在他眼前不足一毫米的地方飞舞,仿佛随时都可能劈到他的脸上。

  然而恒念无的眼皮子都没有眨一下。

  他就这么默默的看着前方。

  同时握紧了扳指。

  这时,一直站在他身后的那名黑衣少年,忽然抽出背上宝剑,双手握住剑柄,将长剑束在面前,嘴里发出了一声轻喝,人则来到了恒念无的身前,用肉躯替他阻挡周飞的刀气。

  一旁观战的岳辰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眼神中也掺杂了几分困惑。

  念师配近战已经成为了大荒标配,念师与人战斗的时候,近战替他格挡一切近身伤害也是被允许的。所以岳辰并不觉得那名黑衣少年出手有什么不妥,或者说有违公平公义。

  他只是没想到,恒念无的实力竟然如此强大。

  而且这俩人当街打的热闹非凡,周围的人群仿佛并没有察觉,小孩还在围着吹糖人的手艺人,一旁的菜摊上,妇孺正在讨价还价,店主则在诉苦哭穷,一个铜子也不肯少。两名巡逻的衙役刚刚走过,手里还抓着庆丰源的包子,那是长安城最好吃的包子,岳辰很喜欢吃。

  能做到这点,恒念无已经懂得了如何创造与施展“域”。

  小师弟很危险。

  因为在“域”中,念师更是无敌的存在。

  因为黑衣少年的出手,“域”中的周飞被击退了好几步,身体晃了几晃,脸色有些发青。

  他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压制住了胸口略有些沸腾的气血。

  与此同时,“域”的状况再度发生了变化。

  不再是雾蒙蒙的一片。

  而是出现了有型的物质。

  电脑,空调,手机,机械座椅……

  周飞笑了。

  这些东西都太过虚假,恒念无应当是想要构造一个周飞怀念的空间,以此来迷惑他的心智,让他永恒的迷失在“域”中,但是他从周飞脑海中提取出来的记忆,却是他无法理解的东西。

  然而“域”一旦施展,就无法停下,所以恒念无也只能将错就错,把这些自己完全不懂的东西给弄出来。

  这,就成为了他最大的破绽。

  周飞深吸一口气,挥刀就砍:“给我破!”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最强废材系统》,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看过《最强废材系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