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急婚如律令 > 第380章 想多坑点桑小七

第380章 想多坑点桑小七

  “我怎么会有你们这三个蠢东西?还有脸在这里骂小七,你们的脸皮就是比城墙还厚,我怎么会有你这么刻薄的妻女,我告诉你们明天去给小七道歉去,否则我跟你离婚。”桑京海猩红的眼里,指着董秋兰,桑清梦和桑衍二骂。

  三人皆是懵的,这么多年,何曾见过桑京海对他们有疾言厉色的时候。

  董秋兰眯眼,冷眼看桑京海眼里热烈的贪婪和算计,看到那枚空间戒指里的东西价值不菲,再看桑京海的嘴脸,不由讽刺道,“桑京海,在你眼里,桑小七的那点赏赐比你的妻子,你的儿女还重要是不是?”

  居然让她们给那小贱人道歉,他怎么说得出口。

  董秋兰多年养尊处优惯了,让她做那种低声下气的事,也只有在老爷子面前,她会软三分,但桑小七算什么。

  一个晚辈,让她这个长辈去道歉,也不怕闪了她的腰。

  “你做错了事,难道不该道歉?”桑京海反问。

  蠢货,做坏事就吩咐人去做,居然让人逮了个现场,还敢这么理直气壮,真当桑家非她不可?

  桑京海用脚趾头都能想到,她触犯了父亲的底线,岂是道歉就能善了的。

  一想到自己的好日子都被这两蠢货给毁了,桑京海再看董秋兰眼里闪过一抹厌恶和嫌弃。

  董秋兰再怎么保养,怎么年轻,年纪在那摆着。哪里是青春有朝气的小女生能比的,桑京海脑海里情不自禁的就闪过一个小身影。

  楚楚惹人心怜,不吵不闹却很会撒娇。

  董秋兰攥紧手心,气得脸一阵青一阵红的,昨天还不见他骂自己要去道歉,得了大便宜后,就舔着去巴结一个小辈。

  拿她的脸面去给桑小七踩。

  董秋兰再怒恨,但在桑京海半点没有转圜的冷眼下,不得不妥协忍让。

  否则就算离婚事小,但是会害了衍二和清梦。

  “知道了。”两人毕竟多年夫妻,心中各自算计着什么,心知肚明。

  董秋兰还是全了桑京海的面子,没有在孩子面前戳破他。

  见她答应,桑京海冷哼了一声就出门了。

  桑京海一走,董秋兰冷眼凝睇向一直冷漠寡言的大儿子,从来没有哪一天,她会像今天一样恨极了这个儿子。

  都一样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衍二就知道维护她和亲妹妹。

  偏偏这个……整天冷着脸像个死人一样,从昨天到今天的情景,他连一个字都没有帮他们说。

  “衍一,桑小七给你的空间戒指呢?”

  桑衍一抬起眼帘,眼神淡淡如凉水,他没说话,只是从裤兜里掏出空间戒指。

  董秋兰一把从他手里夺过空间戒指,“哼,你倒是还知道留着好东西。”再看傻愣愣的衍二,心不自觉就柔软了下去,“衍一你向来成稳谨慎,衍二大大咧咧的,什么事都做不好,这东西,就给衍二吧。”

  衍二瞪大了眼睛,看看董秋兰,又看看衍一。

  他开口想说不要,毕竟本来他也有,是他自己不要的。

  只是他还没有说话,就听衍一淡漠的启声,“好。”

  衍二又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衍一。

  衍一依旧面无表情的冷,用纸巾擦了擦嘴,就退椅起身离开。

  回过神来的衍二,怒意也跟着上来,“妈,这是衍一的,你怎么能这样?”

  虽然他也有点后悔当时脑子一热,就把空间戒指还给了桑小七,但是也做不出抢夺衍一的。

  “他也不需要,留在他身上也是浪费。”董秋兰不以为意。

  反正那个儿子,她对他再好,他都不会帮自己,不如全都给了衍二。

  “五哥,你就收着吧。”桑清梦也表明了立场。

  谁让平时最疼自己的是这个哥哥呢。

  衍二心里有挣扎。

  但董秋兰强硬套进他的手指上,并告诉了他魂契的方法。

  桑衍二半推半就的收了那枚空间戒指,魂契完成,手上的戒指瞬间化为虚无,“我看到了,我看到了,这里面就跟一个小世界上一样,里面有一栋小别墅,还有一个大仓库。”

  “那里面有什么宝贝?”听得,董秋兰和桑清梦都忍不住激动起来。

  这是桑小七的东西,她们该是不稀罕的。

  可想到桑小七随随便便拿出来的东西都能拍出上亿的价格,她们忍不住就对那里面的东西期待起来。

  “小别墅里,没什么东西,回头我按自己的喜好买东西放进去,我去仓库看看……藏书,武器,丹药,服装,食物,工具,财物和三个其他类,分类明确,这里有十六瓶丹药,每瓶里都有二十枚,那臭丫头大方起来,真是大方得可以。”

  桑衍二直接略过藏书房和武器房,在看过丹药房内,有这么多丹药后,兴奋了,然后他就每个房间都看了一遍。

  结果可惜……因为都是空空如也。

  看完了,桑衍二的意念就被强行赶出来。

  桑衍二脑袋里就跟针扎似的痛,脸色微微白了一寸。

  “衍二,你怎么了?”

  “五哥?”

  董秋兰和桑清梦紧张的看着他,桑衍二说不出话,缓了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那刺痛感也随之消失。

  “我刚刚感觉脑子有点痛。”

  董秋兰本想骂桑小七故意害人,突然又想起昨晚大伯在电话里的警告,“哦,我忘了告诉你,因为我们是普通人,每日用意念的时间只有十分钟,超过十分钟对大脑就会有损伤,你记住了,下次不要用太多。”

  桑衍二放下心,差点以为自己怎么了呢。

  “五哥,那里面还有什么?有没有钻石翡翠之类的?”桑清梦最惦记的是郁炎天送的那一箱箱的聘礼。

  想到钻石翡翠,两眼放光。

  然而,桑衍二的回答给了她大大的失望,“没了,除了丹药,里面什么都没有了。”

  桑衍二也没有太失望,空间戒指本来就是给他们置物的。

  郁家人再加上桑家人,桑小七一出手便已是百亿了。

  桑清梦嗤冷,“那贱人真是个小气鬼,妈,我可不会给她道歉,再道歉她也不会给我什么,浪费感情。”

  听女儿这么说,董秋兰脸冷了。

  难道她想去吗?

  她比谁都讨厌那贱丫头。

  但谁让贱丫头现在是桑家的摇钱树,老爷子本来就宠爱她,再闹下去她们这辈子就甭想回桑家了。

  “你昨天已经犯了爷爷的大忌,公然拆小嘢种的台,不知道这是公然打桑家的脸吗?你不去也行,那就永远别回桑家,赶紧找个人嫁了吧,那就什么都省心了。”董秋兰说到嫁人,恨不得立刻把她嫁出去,那个郁若洋有什么好惦记的,以为谁都稀罕嫁他似的。

  董秋兰不劝她,也不跟她废话,撂下话就上楼了。

  桑清梦气恨得很,一气之下就掀了桌子,啪啦啪啦的桌子上的盘碟碎了一地。

  说的好听,一个个的还不就是想多坑点桑小七。

  但就算是坑桑小七,桑清梦心里也是嫉妒得不行,感觉自己会一直被桑小七压着。

  讨厌都讨厌不过来,还要她跟小贱人低头认错。

  桑衍二清晰的看清桑清梦满脸狰狞恐怖,跟电影里鬼片差不多。

  桑衍二吓得有些瑟缩。

  第一次没有像往常一样在宝贝妹妹不痛快的时候,去安慰她,此刻他只想躲远一点。

  女人生气起来真的不亚于一颗炸弹。

  小心翼翼的出了门,桑衍二忘了先前董秋兰和桑清梦做过的事情,没心没肺的揣着一颗激动的心,上街购物去了。

  (//)

  :。:

看过《急婚如律令》的书友还喜欢